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未明子是个彻头彻尾的政治投机分子、资产阶级的走狗

2024-6-29 22:45|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5987| 评论: 55|原作者: 普通人

摘要: 未明子的美梦很快就破灭了,他的组织活动触到了中资的政治红线。正是在中资的压力之下,本来就没有坚定理想信念的未明子迅速变节投敌,沦为顾顺章、陈公博一类人物。于是他摇身一变,开始全心全意地为资产阶级辩护,却对无产阶级争取自身合法权益的行为重拳出击。

最近未明子又在大放厥词,胡说什么“鼓吹八小时工作制是西方颜色革命的阴谋”,并且恶毒地攻击远航一号和红色中国网,对这种无耻的污蔑,我们决不能坐以待毙、无动于衷,必须坚决回击。既然未明子已经原形毕露,我们就没有任何必要手下留情,落入未明子的圈套去搞什么“自证清白”,而是要坚决揭发、批判未明子的丑恶面目,让所有人看清未明子是个什么东西。


我们都知道,自从走资派上台,中国一步步变成了资本主义国家,走向了资产阶级专政。在这个过程中,无数国有资产落入到私人的口袋,沦为资产阶级的造富机器;无数工人被强制下岗、一夜间失去了收入来源;而农民也被三提五统的残酷剥削逼得几乎揭竿而起,和反动派的军警同归于尽。这些工人、农民在资产阶级统治集团的精心设计下,失去了原先握在手中的一切生产资料,不得不背井离乡,到大城市中去出卖劳动力;失去了一切保障、不得不十年如一日地给黑心老板打工,累死累活也只能拿到微薄的劳动报酬,还要面对极为恶劣的工作环境、极为严苛的劳动纪律。早在二十年前的调查中,就有人发现珠三角的生产车间一年就要断掉数百根手指,这就是资本主义复辟中无产阶级所付出的血泪代价!但在未明子这条天良丧尽的走狗看来,这些都是必要的牺牲。反正断的不是他未明子的手指嘛!反正是其他人嘛!就算是断别人的头,他未明子会眨眨眼睛吗?


未明子反对八小时工作制,他的理由是什么?他说“现在的国家”是隐形的国际主义,是“列宁主义国家”,要“成为共产主义运动策源地”,所以老百姓必须勒紧裤腰带为国做贡献。你们听听,他这说的是人话吗?我不知道他怎么有脸这么说的。列宁是搞过新经济政策,但那只是一段时间内的权宜之计,五十年代我国也有过新民主主义阶段,但这和现在的情况有可比性吗?请问列宁允许过资本家入党吗?列宁允许过国内出现大型的私人企业吗?列宁对资本家的态度,和现在统治阶级对待资本家的态度一致吗?未明子是不是欺负列宁已经死了,已经不会说话了,就可以随便信口开河,以为别人都是不学无术的傻瓜?他以为所有人都是文盲吗?


未明子反对八小时工作制,他胡说什么“八小时工作制是脱离实际搞高福利,要搞高工资”,这简直是放屁。我想问问未明子,为什么工人追求自身的合法权益就是“搞高福利”?这是什么狗屁逻辑?无产阶级走资本主义道路这么多年被剥削压榨得还不够吗?如果在充满毒气的工厂里面毫无休息的天天劳作十几个钟头,现在要求给工人一段基本的休息时间,就算“搞高福利”,那么资产阶级天天吃香喝辣、睡别墅、出行坐豪车、开私人飞机,过着挥霍无度纸醉金迷的生活,算是什么福利?资产阶级能够享受这种奢侈生活的基础不就是靠着对无产阶级残酷的剥削压榨得来的吗?为什么未明子一到这些地方就失明呢,他为什么不改名叫失明子呢?无产阶级被残酷剥削压榨的时候,未明子不出现;无产阶级忍受负福利的时候,未明子不发声;但只要无产阶级开始为自己争取合理合法的正当权益的时候,哪怕只是刚刚开始,未明子就迫不及待地跳将出来,开始大谈什么“为国奉献”,这还不能说明他是站在什么立场上吗?这还不能揭穿他的真面目吗?


未明子无耻地拿前三十年给自己做辩护,说什么毛泽东时期也没有八小时工作制,所以争取八小时工作制是错误的。这简直是把其他人都当成弱智看待。的确,我们不否认,当时并没有实行八小时工作制,苏联也实行过“星期六义务劳动”,但这绝不是你否定无产阶级为自己争取合法权益的理由。不管是毛泽东时期也好、苏联时期也好,你睁大眼睛看看,那个时候有没有资本家?有没有资产阶级?有没有走资本主义道路?新生的社会主义政权,由于国内基础薄弱、国外反动势力强敌环伺,还没有条件彻底实行八小时工作制,还需要无产阶级奉献和付出,增加劳动时间,这我们绝不否认。但那个时候无产阶级奉献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谁?是为了国家的工业化、是为了粉碎反动势力的入侵、是为了社会主义的稳固、是为了全体无产阶级人民群众!可现在呢?现在无产阶级拼死拼活,是在为资本家的资本积累出人出力、是在为资本主义的大厦添砖加瓦,这和社会主义时期的艰苦奋斗有任何相同之处吗?未明子谈这个、说那个,但就是对这最关键、最根本的区别闭口不提。他以为只要自己不说,其他人就都看不出来吗?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难道是这种雕虫小技可以掩盖得了的吗?


为了反对八小时工作制,未明子拿起了小粉红民族主义者的惯用话术,说什么“要跟西方抢占市场,要勒紧裤腰带”。这又是未明子的无耻谎言。你不是说要跟西方竞争吗,你不是说要勒紧裤腰带吗?很好!无产阶级的裤腰带早已经勒紧了,已经紧的不能再紧了。既然要团结起来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奋斗,那么自然应该齐心协力吧?自然应该一视同仁吧!可是在这广阔的中国大地上,却滋生出了一个不劳而获、靠剥削为生,活得脑满肠肥的资产阶级,披着马列主义的皮占据着统治地位。这些人十指不沾阳春水,却过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奢侈生活,催生着骇人听闻的资源浪费。当农民在田埂间挥洒汗水、忍受烈日的暴晒时,这些人在空调房悠闲地看着报纸;当工人们在路边蹲着啃冷馒头、吃着方便面充饥时,这些人在五星级酒店喝得烂醉如泥,糟蹋着整桌整桌的精美饭菜。不是要勒紧裤腰带吗?为什么这些人却被未明子颁发了豁免权?为什么大喊勒紧裤腰带的人会对这些大腹便便视而不见?原来未明子要勒紧的,不是资产阶级高档的爱马仕鳄鱼皮带,却是工农兄弟们布满灰尘、沾满汗水的松紧带。鲁迅先生早就说过:“敌人是不足惧的,最可怕的是自己营垒里的蛀虫”。未明子拼命渲染敌人的可怕,却对营垒里的蛀虫网开一面,这就是未明子和资产阶级蛇鼠一窝、狼狈为奸的丑恶真面目!


未明子胡说什么减产和裁员对劳动者的伤害更大,胡说什么“劳动者需要考虑企业基本生存和长远发展的问题”,鼓吹为了共度时艰需要“各退一步”。他堂而皇之地无视无产阶级劳动人民几十年来已被资产阶级逼到生死存亡边缘的残酷现实。当劳动人民痛苦嚎啕的时候,他在哪里?当劳动人民挣扎求生的时候,他在哪里?当劳动人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时候,他又在哪里?什么“各退一步”,分明是资产阶级每进一步、无产阶级就被逼退一步。当资产阶级步步紧逼的时候,未明子无动于衷;当无产阶级忍无可忍、退无可退,鼓起勇气争取自己最基本权益的时候,未明子出来和稀泥了,要求双方“各退一步”。看看,这就是未明子所谓的“公平”,就是让无产阶级替资产阶级去考虑,资产阶级可曾有什么时候为无产阶级考虑过?


未明子无耻地自吹自擂,说自己为劳动者提供了法律援助,“做了三年劳动法咨询,案例数千”,且不论他口说无凭。如果他真是做了三年劳动法咨询,援助了数千劳动者,那么他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在法律层面劳动者相对于资本家是处于绝对劣势这一现实?怎么可能会对产生这种现实情况的根本原因毫无思考?难道这些血淋淋的残酷事实竟会对他麻木不仁的内心毫无触动,让他能够毫无顾忌地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上,却挖空心思反对改善劳动者的劳动条件吗?这就是他未明子能够“肉身成圣”的现实基础吗?


未明子无耻地污蔑赞成八小时工作制的人是西方颜色革命势力的拥趸、是民粹分子,背后有境外势力的支持。如果是未明子认为提倡八小时工作制不切实际,那么我请问:李大钊先生在一百年前就已提出“八小时工作,八小时休息,八小时归我们自己!“是不是也是收了境外势力的黑钱呢?红军曾经宣传过“工人只做八小时工作,青工六小时,重工四小时!”是不是也是收了境外势力的黑钱呢?”就算现在实行不了,难道就不能宣传吗?这就是未明子的荒谬逻辑!社会主义到现在也没有被真正实行,未明子却说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请问未明子是不是不切实际?是不是收了境外势力的黑钱?我们清楚地发现,虽然未明子恶毒攻击一切和他意见不合的人,但他的逻辑总是一到自己身上就失效,这就是他的无耻真面目,给别人划下无数条红线,自己却为所欲为。他追求的根本不是什么社会主义,而是他自己一个人的特权,一个人的“唯我独尊”。


未明子把支持实行八小时工作制的人都打成“左皮自由派”,说这些人是“资产阶级派系”,不服从党的纪律。且不说共产党历史上就宣传过八小时工作制,未明子是不是要反共产党。抛开这些不谈,他的这种逻辑也是荒谬绝伦。就算自由派有人支持八小时工作制,是不是因为他们支持了,左派就不能支持了?这是什么逻辑?资产阶级吃饭,是不是无产阶级就要吃屎?毛主席早就说过,“宣传阵地我们不去占领,敌人就会占领”。因此,凡是敌人占领的阵地,要想方设法地夺回来,将之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胡说什么“敌人已经占领了,所以要放弃这个阵地”。未明子和他的拥趸们,你们去退却吧,直到退无可退时你们就剩下投降一条路了。国民党反动派吃饭,解放军战士也要吃饭,吃了饭才有力气,才能够打垮敌人。未明子和他的拥趸们,你们去吃屎吧,我是不吃屎的,因为我要吃饭。


未明子千方百计地为中资的统治合法性找理由,千方百计地渲染革命的“恐怖前途”,好像只要工人起来争取权利了,天就要塌了,大好局面就丧失殆尽了。毛主席早说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未明子如果真的想要稳定局面,为什么不去劝说资本家勒紧裤腰带,让出部分利益,和无产阶级共克时艰?他不仅不这么做,反而想尽办法污蔑工人的合法斗争,劝说工人配合资本家“服从大局”。他成了资产阶级的帮凶和走狗,竭尽全力帮助资产阶级逃避责任,想把责任和后果全部转嫁到无产阶级的头上,却闭口不提无产阶级凭什么要为此负责,他的险恶用心岂不是再一次暴露无遗吗?


在未明子眼中,凡是反对他的,动机都不纯,背后都有邪恶势力的影子。天下岂有“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道理?我们都知道,未明子以前组织过一些所谓的“工益”活动,似乎是为工人做了些好事,可是没过多久,他就受到了中资暴力机关的警告,活动被迫停止,其组织也被公告为非法组织。既然未明子可以信口开河,动不动就把人称为“傻逼”,极尽污蔑攻击之能事,那么我们何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们完全有理由推测,未明子投身“工益”,其动机本来就不是为了实行社会主义,也不是为了工人群众的真正利益着想,而是出于小资产阶级英雄主义,不甘心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默默无闻地度过一生,因此想要搞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为自己博取英名,享受万人拥戴的领袖荣光。观未明子其人,哪里有一点脚踏实地为无产阶级事业奋斗的样子?他不去上班,没有体验过996,而是昼夜颠倒,半夜开直播指点江山,白天睡觉;说话颠三倒四、嘴里都是各种奇形怪状、晦涩难懂的哲学名词;还开网店出售一些抽象的哲学周边产品,在直播屏幕上给自己店铺打广告……所有这些无可争辩的事实都证明未明子根本不是什么社会主义者,而是一个哗众取宠的自我感觉良好的小资产阶级。这也是为什么他总是把“你也配评价我”挂在嘴上,因为他是一个极端的个人主义者和精致利己主义者,根本不屑于和真正的无产阶级劳动者共同奋斗,而只是把这些活动作为自己的政治资本,为自己将来可能的“登堂入室”做足准备。


但未明子的美梦很快就破灭了,他的组织活动触到了中资的政治红线。正是在中资的压力之下,本来就没有坚定理想信念的未明子迅速变节投敌,沦为顾顺章、陈公博一类人物。经过这一番折腾,他深知要实现自己“登堂入室”的目的,就决不能与统治集团为敌,而只能投靠他们、为他们说话,只有这样才能安全地抛头露面,使自己“意见领袖”的虚荣心得到最大满足。于是他摇身一变,开始全心全意地为中资辩护,为中资的政治经济路线辩护,也为资产阶级而辩护,却对无产阶级争取自身合法权益的行为重拳出击。这就是为什么他总是在直播里说出“别波及我”、“血别溅到我身上”这种话,因为他最害怕的就是无产阶级的行为让中资收紧红线,把谈论政治话题的自媒体一锅端了。他才不在乎无产阶级的利益,他在乎的只是自己的饭碗,那个装着肉骨头的狗盆。如果有朝一日被打翻了,未明子就将面临着失去打赏这个经济来源的境地,不得不打工为生。不劳而获的局面被打破,这才是他这个小资产阶级骨子里最恐惧的。


虽然未明子还拿着自己过去“为劳动者维护权益”的光荣事迹给自己打掩护,装出一副“为你好”、“维护人民群众的兜底利益”的样子,但狐狸尾巴是遮不住的,他的丑恶面目已经昭然若揭。未明子从来就不是什么社会主义者,过去他是一个伪装成社会主义者的小资产阶级政治投机分子,而现在,他是一个“叛徒、内奸、工贼”,是一个混进左派内部的间谍破坏分子。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不是我们害怕资产阶级,而是资产阶级害怕无产阶级人民群众!未明子这条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他的无耻行径必将被广大人民群众所唾弃,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10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蓝色的天空 2024-7-6 14:03
他是否有点像NPD(自恋型人格障碍)
李方舟 2024-7-5 00:04
本帖最后由 李方舟 于 2024-7-5 00:06 编辑
周德通 发表于 2024-7-4 23:55
现实中肯定是“莫谈国事”,只是还是想做点有意义的事,不想空度日,还是要搞点理论。 ...

我觉得看问题要抓住重点:中资当局做的决策,出发点是什么?有什么利益让他们不得不这么做?他们这么做的心理是什么?抓住这三点,就可以理解中资为什么做出种种决策。我引用邓小平语录,也是为了找出它们“一百年不变”的是什么国策。其实,作为革无产阶级命家,小平同志说话还是很通俗易懂的,只是有的时候会歇斯底里,原形毕露。再也出不了邓小平这样杰出的革无产阶级命家了!永
周德通 2024-7-4 23:55
李方舟 发表于 2024-7-4 23:43
我觉得没必要特意搞理论宣传。多从家人口中了解本朝复辟史和前朝遗迹,同时在现实中好好活着,多为自己的 ...

现实中肯定是“莫谈国事”,只是还是想做点有意义的事,不想空度日,还是要搞点理论。
周德通 2024-7-4 23:49
Drascension 发表于 2024-7-1 11:11
这里面提到的购买力度量以及“单位时间劳动待遇”说的没错,但是“八小时工作制”主张被他狭隘地说成“落 ...

人怕出名猪怕壮,出名了就要提高相应的妥协原则底线,要考虑妥协造成的负面影响,不顾及后果影响的妥协那是投降!
李方舟 2024-7-4 23:43
周德通 发表于 2024-7-4 23:39
是的,脱产搞左派理论宣传容易使自己的物质利益和理想初衷对立,这是问题的关键。 ...

我觉得没必要特意搞理论宣传。多从家人口中了解本朝复辟史和前朝遗迹,同时在现实中好好活着,多为自己的利益争取。哪怕你对别人闭口不谈政治,也不影响你对客观社会的看法。这段时间我也处理了一些维权的事情,从老板手上狠狠地榨了一笔。没办法,打工的就是不可能站在资本家的角度考虑问题。
周德通 2024-7-4 23:39
李方舟 发表于 2024-7-1 10:53
从未明子的小丑行为来看,我们为什么需要组织建设 - 第2页 - 红色社区 红色中国网 (redchinacn.net)面具戴 ...

是的,脱产搞左派理论宣传容易使自己的物质利益和理想初衷对立,这是问题的关键。
隐秘战线 2024-7-1 11:58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6-30 20:58 编辑
李方舟 发表于 2024-6-30 19:53
从未明子的小丑行为来看,我们为什么需要组织建设 - 第2页 - 红色社区 红色中国网 (redchinacn.net)面具戴 ...
现实版的SCP-035(有端联想)
Drascension 2024-7-1 11:34
本帖最后由 Drascension 于 2024-7-1 11:39 编辑
李方舟 发表于 2024-7-1 10:53
从未明子的小丑行为来看,我们为什么需要组织建设 - 第2页 - 红色社区 红色中国网 (redchinacn.net)面具戴 ...

只能说未明子的退化速度之快还是超出了我的预料。他当年通过主义主义通俗讲解意识形态结构分类、组织“工益”组织“互保”的时候我确实是挺佩服他的(甚至疫情期间我就是仿照他的逻辑联系自己家里和关系亲密的朋友让他们实行这种“区域性的底层互保”规划,最后在那时候保全了我们家的老人一个都没走),以前也一直觉得“既然在墙内说话,套盾就套一点也无所谓(我自己墙内墙外的发言也是有尺度差异的。更何况看够了学院派“神左合流”的荼毒,说实话我相对而言更能认可那种“从朴素国族主义里长出阶级意识”的宣传方式,所以有时候说话有点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皮,只要保持在合适的尺度并且措辞足够精准不会被扩大化解释,那也是可以接受的)”,后来他对线曼纳海姆、MHYYY和马前卒三场逆风局我都一直在B站多少为他说过话。没想到前几天抽了时间看了看他最新的视频,再加上他和红中的误读近乎扭曲化和扩大化,才发现不对劲有了问题。未从来没有考虑过“套盾”和“投降”的表现型差异,退一万步讲他这种网络知名度和地位,也不可能有条件去当“地下党”搞“潜伏”,结合楼内网友讨论的他的社会关系以及经济基础来源,对其进行提防乃至划清界限那都是合理的一种行动方式。

就像34楼“狠活难整D4C”网友所说的,自身的社会关系是会在不经意间让一个人“变节”的,未虽然透明化自己的资金流水,透明化自己的收入来源,虽然穷点但是自己到底是可以靠着做视频做直播有个兜底收益的。但是一旦这种来源的基础因为愈演愈烈的阶级矛盾问题有要被刈除的风险,那么小资产阶级特有的阶级滑落恐惧也同样就会在他身上显示出来(说到底这还是一种小资产阶级底色,也就是说在大矛盾面前未的小资产阶级性盖过了其意识形态理想,本质上他的思想底色一直是一个“相对高峰亮节点的小资产阶级”)。更何况他自己视频里说过自己是“认识一些关系”的,某种意义上也表明了他的这个路线不可被一个与他有着同样哲学和社会学知识储备的另一个无产或者无产化的小资产阶级所复制——正是这种“独有性”成就了他的网络位置,那么这种“独有性”在日后让其退化甚至变为他口中的“怅杰”恐怕也是可以预期的到的,以此自警罢。
Drascension 2024-7-1 11:11
满目新贵道路衰 发表于 2024-6-30 08:43
以及他对“反对八小时工作制”的回答

这里面提到的购买力度量以及“单位时间劳动待遇”说的没错,但是“八小时工作制”主张被他狭隘地说成“落实工时制本身”就有问题了(我感觉没有人是这么“字面意思上的想法”罢?不过这引出来了一个“境况较好的资产阶级是否会部分放弃短期利益增殖,通过‘字面意义上执行八小时工作制’来限制劳动者生产资料使用时间从而大幅降低劳动者实际收入,使劳动者‘被驯化自愿加班’”的问题。这个问题在微观层面上如果劳动者没有很好的自组织,是真的会在资产阶级面前迅速溃败下去从而达到资产阶级“污名化八小时工作制”的目的)。看得出未明子不是不懂,而是就在诚心故意找茬。他仗着自己组织出来的人际关系能够了解比大众更多的(但也只是片面的一部分)细节信息,用细节去诘问抨击宏观的应然方向,属于是“平地结仇”,这种对红中的态度我不得不怀疑其是否有“做姿态”的嫌疑,那么做给谁,要做多久,是“自愿”还是“被自愿”,恐怕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李方舟 2024-7-1 10:53
从未明子的小丑行为来看,我们为什么需要组织建设 - 第2页 - 红色社区 红色中国网 (redchinacn.net)面具戴久了不仅摘不下来,而且还会被面具感染。所以,对马列主义感兴趣的中国年轻人,从一开始就不要戴这个面具。
远航一号 2024-7-1 00:49
还是公平 发表于 2024-6-30 18:06
流氓小资产阶级?

张发生啥事儿了?

不是说“流氓“

是仿照“流氓无产阶级”来表达一个社会阶层,意思是出身小资产阶级,但因种种原因失去了正规、稳定的工作和收入来源

不太雅

还是改叫边缘化或无产阶级化的小资产阶级吧
俞聂 2024-6-30 23:48
还是公平 发表于 2024-6-30 18:06
流氓小资产阶级?

张发生啥事儿了?

投资失败或者不顺吧
还是公平 2024-6-30 18:06
俞聂 发表于 2024-6-30 12:27
张曾经是资产阶级,后来就其经济状况而言,已经是流氓小资产阶级了,何谈“供养”?

如果说90年代的话, ...

流氓小资产阶级?

张发生啥事儿了?
马儿在驰骋 2024-6-30 12:52
未名子在国内工人问题上充分暴露了其本质就是粉红一样的资产阶级辩护士,比胡锡进之流强点是因为他在对外问题上还有点反帝的成分。
俞聂 2024-6-30 12:36
普通人1 发表于 2024-6-30 12:10
是啊,未明子最喜欢做的不就是给别人指点江山,所以他不能容忍任何给他提意见建议的人了,他在精神上已经 ...

小资产阶级最有好为人师的毛病了
miracle233 2024-6-30 12:32
能左能右,立场十分坚定
俞聂 2024-6-30 12:27
本帖最后由 俞聂 于 2024-6-30 12:31 编辑
HAD 发表于 2024-6-30 12:20
当下未明子最看重的就是远航和张耀祖的关系,认为张耀祖要么是不清不楚的学院派,要么就和西方自由主义有关 ...

张曾经是资产阶级,后来就其经济状况而言,已经是流氓小资产阶级了,何谈“供养”?

如果说90年代的话,张确实曾经向往自由主义,但后来不是被远航“赤化”了嘛。

甚至曾经张的办站思路,和远航的办站思路有过不可调和的矛盾,但为了进步事业的团结,都还是这么走过来了,把红中网一直运营至今。否则,我们恐怕今天都不可能在这里讨论各种“历史社会主义”和未来共产主义的事情了。

这些完全都能在网上公开搜索到,我不觉得其中有什么“不清不楚”的。

HAD 2024-6-30 12:20
当下未明子最看重的就是远航和张耀祖的关系,认为张耀祖要么是不清不楚的学院派,要么就和西方自由主义有关系,他供养远航作为一个团体,
然后就是指责远航脱离劳动,脱离实际,是书斋学者
再然后就是评论区粉丝说的
“和犯罪分子包饺子是吧,当然是不可能的”

“22年米苏争霸的时候,lmq就在那网站上拍未明子马屁。毕竟lmq和阳和平在观点上的冲突几年前就开始了(认为阳和平和其他一些学院派学者之前提出的观点实际上是在妥协,认为小三权是在画大饼。)很像v的观点吧?但是如今在那个网站上时不时就被拿出来批判的那些学院派学者之前就跟lmq本人有不小的联系(比如张耀祖)”
霧雨魔理莎 2024-6-30 12:16
狠活难整D4C 发表于 2024-6-30 11:38
我认为不是脊梁骨的问题而是他没能够看清统治阶级真正代表的利益以及根据这个来转变斗争的办法,他本是一 ...

翻看中国的历史,软骨文人可不少,像鲁迅那样的文人反而是少数
普通人1 2024-6-30 12:10
HAD 发表于 2024-6-30 12:07
其实我原本还想分析分析他怎么扭曲远航的观点的
他那个下指导棋的那个视频的锐评很有意思 ...

是啊,未明子最喜欢做的不就是给别人指点江山,所以他不能容忍任何给他提意见建议的人了,他在精神上已经和乾隆没什么两样了。

查看全部评论(55)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14 10:08 , Processed in 0.066053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