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来谈谈中国资本主义舆论场上的“谷爱凌现象”

2024-6-30 09:31|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5310| 评论: 17|原作者: 隐秘战线

摘要: “共同体”难道就是“中国人骗中国人”、“中国人压迫中国人”、“中国人剥削中国人”?这样的“民族共同体”,不要也罢。中国资产阶级要求中国人民为了虚无缥缈的“天国”与“未来”,在当世甘愿受苦、任劳任怨。这就是当代版的“西藏农奴制”!
最近,一向喜欢在左翼政治话题借机发挥,表现出十足机会主义倾向的小布尔乔亚分子未明子,终于在为中国广大劳动人民争取“八小时工作制”的问题上,露出了他为中国资产阶级对人民超高强度劳动压榨剥削摇旗呐喊的真面目。并搬出了在小布尔乔亚民族主义“小粉红”那里早就腐败不堪,散发着一股浓烈恶臭的所谓“八小时工作制是西方颜色革命阴谋”的论调,公然对追求工时缩短的广大中国无产阶级的斗争发动了卑鄙的背刺!还吹嘘什么中国资产阶级是什么“隐形的国际主义”,是什么“列宁主义国家”——全然不顾自1976年毛泽东主席逝世后中国资本主义复辟、中国资产阶级趁新自由主义的“西风”、对广大中国人民实行无比残酷的反攻倒算的事实!简直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未明子借“八小时工作制”话题,恶毒地攻击包括远航一号在内的红色中国网全体同志的这一所作所为,毫无疑问是未明子见对无产阶级展开的虚情假意之所谓“工益”活动无果且受到中国资产阶级的无情打压后,索性摘下他那所谓的“左派”头衔,积极向他的中国资产阶级主子纳“投名状”去了:为了向他的主子表达他对“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忠心耿耿,未明子公然宣扬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刘少奇之流所叫嚣的所谓“剥削有理”、“剥削有功”的反革命论调,真是厚颜无耻!

未明子这样无耻地为剥削辩护,为剥削阶级辩护,除了说明他是一个潜伏在中国“左派”当中的机会主义分子,暴露他那丑恶的叛徒嘴脸之外,还能说明什么呢?大叛徒未明子还说什么“剥削是救无产阶级”、“有人剥削比没有人剥削好”、“能剥削无产阶级我们倒舒服些,否则我们倒觉得痛苦”。这是大叛徒、大工贼未明子的丑恶灵魂的自我暴露,也是对中国无产阶级人民的莫大污蔑!大家愤慨地指出:“剥削救人”,救的什么人?救的是资本家!“欢迎剥削”,谁欢迎?是吸血鬼!是寄生虫!

当然,在对未明子之流为中国资产阶级超高强度压榨剥削广大中国人民辩护而愤慨其卑鄙下流之余,我们也必须认识到:未明子除了代表他自己那肮脏龌龊的灵魂之外,也代表了今天中国资本主义社会当中表现极为活跃的一批人 —— 他们就是活跃在抖音、哔哩哔哩等媒体平台上的“资产阶级护旗手”。鉴于未明子最近的这番急不可耐地要为资产阶级辩护的狂热表现,今天这篇文章将给这些民族主义宣传机器上的齿轮来个“大起底”,揭露这群反动小资表面上关照中国人民,实则和中资一同蔑视压迫人民,为“中特社”新自由主义反动制度辩护的本质。

一、既然是“谷爱凌现象”,那为什么不是“伏拉夫现象”呢?

一些猜到今天这篇文章的大致内容为何的同志们,可能会问出和本小节标题相似的问题。没错,就如阿拉伯数字其实是由印度人发明的一样 —— “谷爱凌现象”并不发源于谷爱凌,而是另一个虽然相较于谷爱凌只是小有名气,但是早已在中国互联网上声名狼藉,并为中国人民所唾弃的俄罗斯人伏拉夫。

伏拉夫原本只是一位活动在中国互联网上,为满足小资产阶级的附庸风雅而发布各类酒品评测的普通博主;然而,也许是伏拉夫逐渐意识到能够真正附庸资产阶级之风雅的小布尔乔亚不占多数,他转而开始狂热地吹捧起中国,以及统治中国的资产阶级政权。他的表现就如同某位“互联网甲亢患者”一样:他在他所制作的每一期视频里,都如《三国演义》中的张翼德般“怒目圆瞪”,嘴里飙出一些貌似是想在政治上极度迎合资产阶级的少先队员才会说出来的话。如此巨大的转变当然为他带来了相较于评酒师(他的资历配不上“品”这个字)更高的知名度,但是那些早就厌恶中国资产阶级媒体数十年如一日“赢了”、“厉害了”等一众如金圆券般廉价的民族主义宣传材料的人民,也开始对伏拉夫口诛笔伐。最终这个在中国互联网上无底线吹嘘资产阶级的俄罗斯人,以惨淡收场 —— 他以往的甲亢症状表现可能为他带来的为数不菲的利润,足够他骄奢淫逸地度过自己人生的下半辈子,只不过他要为如浮士德交易那般与恶魔签订的契约,付出在历史上遗臭万年的代价!

伏拉夫作为令中国人民所唾弃的资产阶级“护旗手”,他的特征在散发各类民族主义宣传材料的小布尔乔亚分子中有着极大的代表性:可以说他就是一个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肖小为了取得“成功”,而必须参考乃至于在一定程度上模仿的,一个“样板”。

二、成为一个成功的民族主义自媒体喉舌,需要达到什么样的条件?

“一出国,就爱国”似乎是如今在中国互联网上活跃的民族主义自媒体的一大共识。不过,历史的幽默感也埋藏于其中:因为这句话似乎为“爱国”,提供了一个与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宣传特征完美吻合的前提,那便是“出国”。

“爱国”的前提,居然是“出国” —— “一出国,就爱国”的背后还不仅仅只是隐藏有这一层含义,我问你:“那,出国以前呢?”难道没出过国的人就统统的“反贼”?哦 …… “出国的有,爱国的是;出国的没有,爱国的不是”,原来你们这群民族主义者是觉得,只有出过国的人才是爱国的,才能“爱国”啊?“爱国情怀”原来是和出国次数的多少与时间长短有关啊 ……

不过各位同志如果到这里就准备对其口诛笔伐之,还请且慢,这些民族主义小资虽然思想立场反动,但是我们必须承认:他们说的,是实话。

“爱国” —— 我想以红色中国网各位同志们的思想觉悟,在这里绝对不可能是什么具有正面意义的事物,只能是拥护中国资产阶级政权这唯一一层含义;而“出国”,那肯定指的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出国”咯。不过你只能想到这一步的话,请允许我遗憾地指出:你的辩证思维能力还有待进一步提高。不过没有关系,毕竟只有当自由派和民族主义“小粉红”,为新自由主义反动秩序和早已融入这一秩序中并为其甘当奴才的中国资产阶级辩护,那才是真正的“愚不可及”。

马克思主义思想有两大核心,当然也不止这两大核心,那就是唯物辩证法和对立统一规律。未明子在当机会主义分子以前不是学哲学的吗?我今天也来讲一讲哲学:首先,“出国”这两字看起来轻松,实则背后隐含着一个无比严苛的阶级条件,这个条件浓缩成一个问题便是“你觉得在中国资本主义社会,什么阶级的人能出国?” 答案是不是都在往高了说?不用说要多么高的阶级才能出国,你就说什么阶级的人能出国旅游就行了。那么答案就很明显了:小资产阶级,而且还得是小资产阶级的中上层,才能拥有足够的经济能力支持出国旅游,才能有机会亲身感受“外国的落后”,进而同“国内的发达”做对比。

于是我们就得到了当民族主义自媒体喉舌的第一个必要条件,那就是:
社会阶级至少得是小资产阶级中上层往上

其实吧,能够出国旅游还不足以成为一个合格的民族主义自媒体人,得是长期生活在国外,而且还必须是欧美等核心国家才可以。所以,这一条件变得更加严格了。但是伏拉夫的出现似乎提供了一个替代条件:为中国资产阶级宣传民族主义的,何必非得是中国人呢?外国人也可以呀!于是这个条件变成了:
本国小资产阶级中上层以上,或者是外国小资产阶级。根据常识后者一般是核心国家的小资产阶级

然而是小资产阶级不一定就出过国或者在核心国家生活过,所以要把这个条件单独列出:
1.本国小资产阶级中上层以上,或者是外国小资产阶级。
2.有在外国(核心国家)的长期生活经历

第一项其实是两个条件的组合,我们再拆分一下:
1.中国人或者外国人
2.小资产阶级中上层以上
3.有在外国(核心国家)的长期生活经历

然后是最最重要的部分:必须对中国半外围资本主义制度下所取得的种种“成就”和中国资产阶级政权的“英明神武”大肆吹嘘。这一点很重要,无法达到这最后一点那就跟帝国主义媒体和中文互联网上的自由派小资别无二致了 ……
1.中国人或者外国人
2.小资产阶级中上层以上
3.有在外国(核心国家)的长期生活经历
4.愿意吹嘘中国资本主义,哪怕只是在镜头面前

我相信同志们读到这里应该就要“流汗黄豆”了。也确实,“爱个国”居然还要满足这么多的条条框框繁文缛节,为“爱国”,为成为“爱国自媒体人”定下如此严苛的条件,只能说明一个事实:
在中国资本主义社会,“爱国”是与广大中国人民绝缘的,“爱国”活动与拥护中资政权的“爱国主义”从来,也永远都只会是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自娱自乐”。

三、谷爱凌的出现,是中国资产阶级媒体民族主义宣传的一个里程碑

谷爱凌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的亮相,是中资媒体民族主义宣传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因为谷爱凌是目前已知的,第一个以公开且毫不遮掩的资产阶级身份进行民族主义宣传的中国资产阶级核心成员。尽管她做的无非就是在冬奥会上为她的祖国赢得几块金牌,但是中国资产阶级媒体的长枪短炮指向已经证明了她就是民族主义宣传机器上的一个主动轮。而自由派对谷爱凌的口诛笔伐则是另一种独特的“回旋镖”:一般来说只有民族主义小粉红会在国籍问题上围攻中国资产阶级的边缘和底层成员;而这次在国籍问题上围攻谷爱凌的却是自由派小资。这无疑再次证明了民族主义小粉红和自由派小资产阶级的“对立统一”本质,他们抨击的都是资产阶级在一些反面表现出来的厚颜无耻,只是他们背后的资产阶级主子不一样罢了。

不过谷爱凌的出现,对于中国人民来说倒也不是没有好处:在冬奥会带来的民族主义狂热过后,中国人民开始在她的一些具体表现上回过味来。谷爱凌在新闻发布会上对自己国籍问题的含糊不清、模棱两可,似乎让他们回想起了一些资产阶级成员“爬外吃里”遭到批判的模样,令他们恍然大悟。

四、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宣传、“民族共同体”与“现代宗教”

“谷爱凌现象”的本质,是一群与劳动人民完全脱节并残酷压迫剥削前者的中国资产阶级成员,在其所一手把持的资产阶级媒体平台上,厚颜无耻地宣传自己“剥削有理”、“剥削有功”,为中国半外围资本主义的“发展”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巨大“成就”。为了中国资产阶级“从胜利迈向胜利”,中国人民必须勒紧裤腰带,紧密团结在以中国资产阶级为首的“剥削党”身边,不许对践踏“八小时工作制”有半句微词,否则就是“解体”、“分裂”、“五十万”、“配合西方搞颜色革命”。而在另一面又温情脉脉地向中国人民讲述资产阶级“怎么从人民中来,再到人民中去”,很显然,这些材料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宣扬所谓的“民族共同体”。

要我说,这种“民族共同体”实在是假冒伪劣意识形态产品:不仅一点基于“同文同种”的改良主义政策也没看到(对于台伪倒是做得很好),还动辄以“你是中国人”相威胁,逼迫中国人民为了中国资产阶级能够“开上保时捷”、“量中华之物力,结帝国主义之欢心”而在各类流水线上累死累活,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谁跟你“民族共同体”了?“共同体”难道就是“中国人骗中国人”、“中国人压迫中国人”、“中国人剥削中国人”?这样的“民族共同体”,不要也罢。对于未明子所谓“建制剥削有底线”的荒谬论调,中国人民大可不必理会。这样的“民族共同体”,我看还不如德国纳粹的“德意志民族共同体”来得实在!工贼卷王们累死累活,中国资产阶级是不会赏他们“劳动模范”牌匾的!

中国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宣传虚无缥缈,中国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是否真实存在也扑朔迷离:但是不厌其烦地叫嚣“国家和民族”,已经证明了他们在搞民族主义唯心宗教的本质!

对于广大中国人民来说,中资媒体每天基于所谓“民族共同体”的民族主义宣传,就是纯粹的“精神鸦片”。中国资产阶级要求中国人民每天“遵纪守法”、“筑牢中华民族共同体”,俨然已经有了一副“现代宗教”的模样:信徒为了虚无缥缈的“天国”与“未来”,在当世甘愿受苦、任劳任怨。这就是“现代宗教”,这 —— 就是当代版的“西藏农奴制”!


9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隐秘战线 2024-7-1 12:29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6-30 22:30 编辑
红烈纯 发表于 2024-6-30 08:06
如果把“谷爱凌现象”放到香港的话,就会发现显而易见的扭曲:“民族共同体?不存在的”,大部分港人能做到 ...
那不叫“扭曲”,那叫“失效”。香港历经一个半世纪的英国殖民统治,又被中资放任二十多年
有“中华民族共同体”的认同感就怪了
隐秘战线 2024-7-1 12:21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6-30 21:25 编辑
李方舟 发表于 2024-6-30 21:19
这两位不一样,有点战狼了。他有为历史社会主义正名的强烈态度,或许当一个友军看待还是可以的。 ...
嗯……未明子刚刚才对红色中国网和远航主编发动了一次恶毒的污蔑攻击,你确定?
如果你刚回来还没有搞清楚情况,建议你读读本网首页的文章
(点评回复已读,申鹏这人以后再说)
李方舟 2024-7-1 12:19
本帖最后由 李方舟 于 2024-7-1 12:23 编辑
隐秘战线 发表于 2024-7-1 11:18
巧了,这回还要加上一个未明子

这两位不一样,申鹏有点战狼了。申鹏有为历史社会主义正名的强烈态度,或许当一个友军看待还是可以的。
隐秘战线 2024-7-1 11:18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6-30 20:18 编辑
李方舟 发表于 2024-6-30 20:12
我最反感那个坚决反美反右,但是认为本朝还是社会主义的民族主义博主申鹏! ...
巧了,这回还要加上一个未明子
李方舟 2024-7-1 11:12
我最反感那个坚决反美反右,但是认为本朝还是社会主义的民族主义博主申鹏!
红烈纯 2024-6-30 23:06
如果把“谷爱凌现象”放到香港的话,就会发现显而易见的扭曲:“民族共同体?不存在的”,大部分港人能做到一边骂港内的高昂生活成本、粗暴的服务和”大陆虾“的同时,另一边北上后用高基数的核心地区工资享受半外围最好的服务。

懂不懂什么叫”我嫖得起你是我睇得你起“
猹爱吃瓜 2024-6-30 17:52
我相信同志们读到这里应该就要“流汗黄豆”了。也确实,“爱个国”居然还要满足这么多的条条框框繁文缛节,为“爱国”,为成为“爱国自媒体人”定下如此严苛的条件,只能说明一个事实:

“我也可以发视频,我也可以爱国。”
“你什么身份?他(伏拉夫,谷爱凌,丁真...)是小资产阶级的话事人。”
xin 2024-6-30 10:38
殖产兴业都是帝国的大局,留洋开学都是精英的功绩,地租改正都是必要的阵痛,人足们只要老老实实“听皇话,跟皇走”就行。

乐不眠 2024-6-30 10:12
本帖最后由 乐不眠 于 2024-6-30 10:17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4-6-30 10:01
查了一下,隐秘战线对浮士德交易的用法好像没有明显错误:

隐秘战线在这里指的就是浮士德本人,而浮士德本人在文学界是褒义的存在。

如果说更好的典故,司马光是这样说的。

大司马温恃其材略位望,阴蓄不臣之志,尝抚枕叹曰:“男子不能流芳百世,亦当遗臭万年!”
                      ——司马光《资治通鉴·晋纪二十五》节选

对于刘司墨这种把名气看得比谁都重要的人来说,当如此形容便是。
远航一号 2024-6-30 10:01
乐不眠 发表于 2024-6-30 09:55
典故引用错误,浮士德很好看,浮士德一开始是不满足于象牙塔的垃圾知识,感叹浮生虚度,但是他早年跟他父 ...

查了一下,隐秘战线对浮士德交易的用法好像没有明显错误:

"Faust" and the adjective "Faustian" imply sacrificing spiritual values for power, knowledge, or material gain and / or making a risky bargain with seemingly good intentions that goes terribly wrong.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aust
乐不眠 2024-6-30 09:55
只不过他要像与恶魔签订契约的浮士德那般,以在历史上的遗臭万年为代价!


典故引用错误,浮士德很好看,浮士德一开始是不满足于象牙塔的垃圾知识,感叹浮生虚度,但是他早年跟他父亲用炼金药水治病,他继承了他父亲的好名声,他自己知道这些药水没什么用,但是民众觉得有用,而且两人在病人间没有被传染,吉人自有天相。

浮士德不满足于这些,开始追求怪力乱神,他是禁欲主义的化身,他和梅菲斯特签订契约,如果梅菲斯特能让他堕落,那么他的灵魂就属于后者。上帝也是如此和梅菲斯特打赌的。

浮士德被返老还童,去追求爱情,追求完之后很快失恋,他去追求天上地下第一美女海伦,把她救出来后,又去追求政治生活,后来他和百姓天海造陆,在这种实践中感受到了比象牙塔充实多了有意义的生活,可是这时候他已经太老了,魔鬼给他下了幻术,让他说出了赌约的话,魔鬼以为自己可以赢了,结果上帝知道他在作弊,把浮士德召回身边最后和海伦团聚。
隐秘战线 2024-6-30 09:38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6-29 19:27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4-6-29 18:34
我将原文的最后一段调整为倒数第二段,全文以控诉中国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无非是现代版的西藏农奴制宗教来结尾 ...
好!就该狠狠地痛批!
远航一号 2024-6-30 09:34
我将原文的最后一段调整为倒数第二段,全文以控诉中国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无非是现代版的西藏农奴制宗教来结尾。

这样更见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你看这样改一下,好不好?
普通人1 2024-6-30 08:43
支持,对这种人就是要不留情面地揭批,不给他们任何苟且偷生的余地。
隐秘战线 2024-6-30 08:23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6-29 21:57 编辑
霧雨魔理莎 发表于 2024-6-29 17:20
这里我纠正一点,作为中资民族主义的喉舌也不一定真的出过国或者在欧美生活过,他们只需要复读中资媒体和其 ...
这种的级别太低了,我不想提——擒贼先擒王,抓小喽啰来批判是不会有太大作用的
霧雨魔理莎 2024-6-30 08:20
这里我纠正一点,作为中资民族主义的喉舌也不一定真的出过国或者在欧美生活过,他们只需要复读中资媒体和其他喉舌的话术甚至只要会挂人喷”反贼”就可以。
隐秘战线 2024-6-30 08:14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6-29 17:27 编辑

“一出国,就爱国”这句一经发明就被各路中资媒体不厌其烦地引用,为反动民族主义做宣传的“名句”,用马列毛主义的观点来看隐含着大量否定“列宁主义中国”这一未明子式错误观点的内容

“出国”暗示阶级身份,“爱国”明示中国资产阶级拥簇属性——很显然,只有那些在中国这个半外围资本主义社会“剥削有功”的资产阶级才能“出国”,也才“爱”这个“国”;换言之受到压迫剥削的中国人民就不“爱”这个“国”,就统统都是“反贼”。“剥削爱国”,所以“爱国剥削”

查看全部评论(17)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14 10:26 , Processed in 0.017301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