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779|回复: 23

对中苏分裂的反思(六)—— 1957年莫斯科会议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25 11:23: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4-2-25 12:04 编辑

对中苏分裂的反思(六)——1957年莫斯科会议


远航一号



1957年11月7日,是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四十周年。毛主席率中国党政代表团第二次访问苏联并参加十月革命庆典。毛主席在访问苏联期间,接见了中国在苏联的留学生、实习生和中国驻苏使馆工作人员。在接见时,毛主席一开头便讲:“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 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这段振奋人心的话,鼓舞了几代革命青年,今天,仍然激励着新一代中国马列主义青年。


十月革命庆典结束后,来自全世界64个国家的共产党和工人党公开参加了在莫斯科举行的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另有来自四个国家的共产党秘密出席了这次会议。


11月18日,毛主席在大会上发表讲话。在讲话中,毛主席提出了注明的“东风压倒西风”的论断:“我认为目前形势的特点是东风压倒西风,也就是说,社会主义的力量对于帝国主义的力量占了压倒的优势。”


毛主席重申了“一切所有号称强大的反动派统统不过是纸老虎”的观点:“我们在一个长时间内形成了一个概念,就是说,在战略上我们要藐视一切敌人,在战术上我们要重视一切敌人。也就是说在整体上我们一定要藐视它,在一个一个的具体问题上我们一定要重视它,如果不是在整体上藐视敌人,我们就要犯机会主义的错误。马克思、思格斯只有两个人,那时他们就说全世界资本主义要被打倒。但是在具体问题上,在一个一个敌人的问题上,如果我们不重视它,我们就要犯冒险主义的错误。” 可以说,毛主席关于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观点体现了马克思主义革命理论的精髓。


毛主席讲了十件事,来说明世界力量对比有利于社会主义、不利于帝国主义和反动派。毛主席特别赞扬了苏联成功发射世界上第一个人造卫星:“苏联抛上了两个卫星。… 不是讲美国非常厉害吗?你为什么到现在连一个山药蛋还没有抛上去?”


毛主席豪迈地表示:“我们要争取十五年和平。到那个时候,我们就无敌于天下了”。


但是,在讲到未来世界大战的危险时,毛主席讲了这样一段话:“现在还要估计一种情况,就是想发动战争的疯子,他们可能把原子弹、氢弹到处摔。他们摔,我们也摔,这就打得一塌糊涂,这就要损失人。问题要放在最坏的基点上来考虑。我们党的政治局开过几次会,讲过这个问题。现在要打,中国只有手榴弹,没有原子弹,但是苏联有。要设想一下,如果爆发战争要死多少人。全世界二十七亿人口,可能损失三分之一;再多一点,可能损失一半。不是我们要打,是他们要打,一打就要摔原子弹、氢弹。我和一位外国政治家辩论过这个问题。他认为如果打原子战争,人会死绝的。我说,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还有一半人,帝国主义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二十七亿,一定还要多。我们中国还没有建设好,我们希望和平。但是如果帝国主义硬要打仗,我们也只好横下一条心,打了仗再建设。每天怕战争,战争来了你有什么办法呢?我先是说东风压倒西风,战争打不起来,现在再就如果发生了战争的情况,作了这些补充的说明,这样两种可能性都估计到了。”


对于毛主席的这段话,当时在现场的许多国家的共产党领导人都为之震惊,甚至感到恐慌!


熟悉中国革命传统以及毛主席著作、讲话的中国马列主义者,在读毛主席这段话时,自然不会感到特别诧异。知道毛主席的本意并不是真地不惜全世界死掉一半人也要与帝国主义进行世界大战,而只是从最坏的可能出发,劝告各个社会主义国家和各国共产党的领导人在思想上不要害怕战争,做好最坏的准备,努力争取好的结果(和平、不打仗)。


但是,并不是人人都像毛主席那样透彻地掌握唯物辩证法。就是在今天,在中国的马列主义者队伍中,只要遇到新的、历史上没有出现过的情况,又有多少人敢说自己就掌握了对唯物辩证法的运用?而毛主席当时可是对着来自几十个国家、成百上千他素未谋面(也就是几乎没有任何相互了解)的外国共产党人在讲这番话,而且又是通过翻译!


如果我们换个角度想,如果一个过去从来没有出过国的中国同志,头一次出国,在大会上通过翻译来听某个外国同志讲话,能一下子就把所有话的里里外外(字面意思和隐含意思)、前后段落之间的逻辑关系,哪些是在讲个别情况、哪些是在讲普遍规律,哪些是表面、哪些是本质,哪些是直白叙述、哪些是隐喻引申,都搞得一清二楚吗?绝大多数情况下,这位头一次出国的同志,肯定只能是先听几个关键句、抓住几个重点词,然后连蒙带猜地揣摩一下外国同志讲话的主旨。而毛主席那段话里最让人印象深刻地肯定是诸如“死掉一半人,还有一半人,帝国主义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二十七亿,一定还要多”一类句子,而绝不会是后面毛主席所说的“两种可能性都估计到了”等需要较深入思考才能够体会的东西。


毛主席的这一段话,后来引起了很多误解,造成了很多麻烦。应当说,无论毛主席的本意如何,在国际场合这样讲话,是比较轻率的,是不了解国际宣传工作特殊性的表现。作为马列主义积极分子,无论是在对一般群众做宣传时,还是在对与自己斗争经验很不同的同志说明情况时,最忌讳的,就是将从自己的经验中得出来的自以为是显而易见的东西,立即就不问青红皂白地希望或要求别人接受。我们日常生活中,因为讲话不当,引起朋友或同志误解、弄不好反目成仇的情况,都不免发生,何况是在那样重大的国际场合呢?



11月16日,与会的12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团签署了《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莫斯科会议宣言》,即著名的《莫斯科宣言》。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的代表团没有在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的宣言上签名,只参加了64个共产党和工人党共同签署的《和平宣言》。


《莫斯科宣言》是12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共产党和工人党协商一致的结果。苏联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在《宣言》的起草工作中发挥了主要作用。


《宣言》首先指出:“我们时代的主要内容是由俄国伟大十月社会主义革命所开始的由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宣言》指出,全世界三分之一以上的人口已经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除了社会主义国家以外,还有七亿多人摆脱了殖民枷锁,建立了民族独立的国家;帝国主义已经丧失了对大多数人类的统治,帝国主义的体系正在分崩离析。


在论述决定世界发展方向的主要因素时,《宣言》认为,“世界的发展取决于两个对立的社会制度竞赛的过程。”“四十年来,社会主义证明了它是比资本主义远为优越的社会制度。它保证了生产力以资本主义所没有也不可能有的速度向前发展,保证了劳动人民的物质和文化生活水平的提高。”“在帝国主义各国,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尖锐化了。… 在资本主义世界的一些国家里,暂时仍然保持着的比较景气的现象在很大程度上是在军备竞赛和其他暂时因素的不巩固的基础上产生的。但是,资本主义经济不能避免新的、深刻的震动和危机。”《宣言》中的这些论述与苏共二十大关于社会主义通过“和平竞赛”战胜资本主义的设想相一致。


在论述战争与和平的问题时,《宣言》认为:“只要帝国主义还存在,就有发生侵略战争的土壤。” “如果在未能缔结禁用核武器的协定的情况下发生世界战争,那么,它就必将是一场破坏力空前巨大的核武器战争。” 这里,对核战争破坏性的强调,是与苏共对争取和平斗争的重视相一致的。


《宣言》认为,“是战争还是和平共处,已经成为世界政治的根本问题。”“当前全世界最重要的斗争是保卫和平的斗争。”认为当时世界政治的根本问题是“战争还是和平”,认为共产党、工人党和一切进步力量最主要的斗争任务是“保卫和平”,这些,都是与苏共二十大纲领相一致的。


《宣言》指出,“和平的力量已经大大增长,已经有实际可能来防止战争。”社会主义阵营、站在反帝立场上的爱好和平的亚非国家、国际工人阶级、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人民的解放运动、帝国主义国家的人民群众,构成了强大的和平力量。“这些强大力量的联合可以阻止战争的爆发。”认为和平力量的增长,可以阻止战争的爆发,这是与苏共观点相一致的。


《宣言》继续指出,“根据当前条件在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的决议得到了进一步发展的关于两种制度和平共处的列宁主义原则,是社会主义国家对外政策的不可动摇的基础 … 各国共产党认为争取和平的斗争是自己的首要任务。”这段话,以正式文件的形式,将苏共二十大所制定的“和平共处”路线进一步确立为整个国际共运的路线。



《宣言》在叙述社会主义阵营以及社会主义国家相互之间的关系时,继续采用了“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提法。在《宣言》起草过程中,苏联方面曾经提议,采用“以苏联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提法,中国方面谢绝了。尽管如此,在五十年代的最后几年,在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一些领导人的讲话中,在说到社会主义阵营时,往往会说“以苏联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



《宣言》指出,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必须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与各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践、各民族在历史上形成的特点和传统结合起来。《宣言》概括了“普遍适用于各个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国家的一些主要规律。”《宣言》认为,既要反对“机械地抄袭他国共产党的政策和策略”,也要反对“夸大(民族)特点的作用,借口民族特点而脱离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普遍真理”。《宣言》的这部分内容反映了中国共产党的贡献。


《宣言》指出,“在现阶段,加强反对工人运动和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各种机会主义流派的斗争,具有重大的意义。… 必须在共产党和工人党的队伍中坚决克服修正主义和教条主义。”“教条主义和宗派主义妨碍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的发展,妨碍在不断变化的具体条件下创造性地运用这一理论,用引经据典和死啃书本来代替对具体情况的研究,使党脱离群众。”“在反对教条主义的同时,共产党认为,在目前条件下,主要的危险是修正主义,或者说右倾机会主义。它是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表现,它麻痹工人阶级的革命意志,要求保存或者恢复资本主义。”


后来,在中苏论战中,苏方常常指责中方是教条主义、宗派主义,而中方则批判苏共走上了“修正主义”道路。在《宣言》中,“教条主义和宗派主义”属于思想方法问题,而“修正主义”则属于“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表现”,是目前条件下“主要的危险”。


不过,《宣言》中又说,“对于每一个共产党说来,哪一种危险在某一时期是主要危险,由它自己判断。”


有鉴于波兰、匈牙利事件的教训,《宣言》明确提出了社会主义国家还面临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的问题:“被打倒的资产阶级总是企图复辟,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和它们的知识分子在社会上的影响还很大。因此,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谁胜谁负的问题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才能解决。资产阶级影响的存在,是修正主义的国内根源。屈服于帝国主义的压力,则是修正主义的国外根源。”



在叙述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怎样推翻资本主义、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问题时,《宣言》认为,“各国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形式将是多样化的。工人阶级及其先锋队 —— 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党力图通过和平的方式实现社会主义革命。这种可能如果能实现,对于工人阶级和全体人民,对于全民族,都是有利的。”


《宣言》对此进一步阐述说:“在一些资本主义国家里,以自己的先进部队为首的工人阶级,有可能在工人阵线和人民阵线的基础上,… 把大多数的人民团结起来,不经过内战而取得国家政权,从而保证使基本生产资料转入人民手中。工人阶级依靠人民的大多数,… 取得议会中的稳定的多数,使议会从为资产阶级的阶级利益服务的工具变成为劳动人民服务的工具,同时开展议会外的广泛的群众斗争,… 为和平实现社会主义革命准备必要的条件。”《宣言》的这一段论述,基本肯定了苏共二十大关于资本主义国家实现“和平过渡”的思想。


但是,《宣言》紧接着又说:“在剥削阶级对人民使用暴力的条件下,就必须考虑另外一种可能,即非和平地过渡到社会主义。列宁主义教导我们,而且历史经验也证明,统治阶级是不会自愿让出政权的。”这一段论述,反映了中国共产党的主张。

尽管《宣言》谈到了“和平过渡”和“非和平过渡”两种可能性,但是按照《宣言》的表述,暴力革命已经不再是唯一的符合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的革命道路。“在每一个国家里,哪一种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方式具有现实可能性,决定于具体的历史条件。”



《莫斯科宣言》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世界社会主义阵营发展到鼎盛时发表的,是国际共运历史上一份重要的文献。《宣言》基本肯定了苏共二十大所提出的“和平共处”、“和平过渡”、“和平竞赛”等纲领,并在事实上将苏共二十大的纲领变为整个国际共运的纲领。


《宣言》也采纳了中国共产党的一部分意见。但这些意见,就其性质来说,属于对苏共二十大纲领的修改和补充,而不是推翻。


后来历史的实际发展证明,毛主席和中国共产党的其他主要领导人当时以及后来都不同意《宣言》中的这些基本内容。但是,从国际共运的组织原则来说,既然《宣言》是十二个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的代表团共同制定、一致通过的,以毛主席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代表团也在《宣言》上签了字、正式表示了同意,就没有理由不遵守《宣言》,或者只遵守《宣言》中自己赞成的那些部分,而不遵守自己不赞成的那些部分。即使中国共产党诚实地认为,《宣言》的基本内容为后来的实践发展证明是错误的,也不应该单独不服从《宣言》的约束,甚至对《宣言》中的基本纲领进行公开批判;而只能通过对其他国家的共产党、工人党做耐心细致地说服工作,争取在新的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上采纳新的路线,才可以合法地(即按照国际共运的组织原则)改变国际共运的路线。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25 12:17:59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看来,所谓“社会帝国主义”真是害人不浅,不仅仅使得当时社会主义阵营成员国陷入巨大的思想混乱,也影响了后世希望追求马列主义真理的革命青年们。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2-25 12:51:45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记得在这次会议上毛主席说服波兰领导人哥穆尔卡同意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称呼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25 13:02:1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2-25 13:07 编辑
……死掉一半人,还有一半人,帝国主义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二十七亿,一定还要多……

这句话吓坏了时任捷共总书记诺沃提尼:“毛泽东同志说他们准备损失6亿人口中的3亿,那我们怎么办?我们只有1200万,我们到那时将全部损失掉,就没有人来恢复我国人口了。”
这就是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对毛主席发言的理解水平,还是非常贴近本文所描述的情况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25 13:12:4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导 于 2024-2-25 13:15 编辑

主席的部分言论和行动(不通知苏联炮击金门)在国际共产党看来都与苏联的三和策略背道而驰。而这些恰恰是《莫斯科宣言》规定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25 13:35:31 |显示全部楼层
后来历史的实际发展证明,毛主席和中国共产党的其他主要领导人当时以及后来都不同意《宣言》中的这些基本内容。但是,从国际共运的组织原则来说,既然《宣言》是十二个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的代表团共同制定、一致通过的,以毛主席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代表团也在《宣言》上签了字、正式表示了同意,就没有理由不遵守《宣言》,或者只遵守《宣言》中自己赞成的那些部分,而不遵守自己不赞成的那些部分。即使中国共产党诚实地认为,《宣言》的基本内容为后来的实践发展证明是错误的,也不应该单独不服从《宣言》的约束,甚至对《宣言》中的基本纲领进行公开批判;而只能通过对其他国家的共产党、工人党做耐心细致地说服工作,争取在新的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上采纳新的路线,才可以合法地(即按照国际共运的组织原则)改变国际共运的路线。


最后一段话说得对,在中苏论战中,中共自己也反复指出这一点。可惜的是,中共自己没能很好地贯彻这一原则。


我们早就说过,现在有必要再一次指出,根据兄弟党独立的、平等的原则,任何人都没有权利要求其他兄弟党接受某一个兄弟党代表大会的决议或者任何别的什么东西。


任何一个党的任何一次代表大会的决议,都不能作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共同路线,对别的兄弟党都没有约束力。只有马克思列宁主义,只有兄弟党一致协议的文件,才是对我们和所有兄弟党具有约束力的共同行动准则。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25 13:47:33 |显示全部楼层
至少在《莫斯科宣言》后,中共发布“九评”前,苏共在1963年初就向中共进一步阐明了自己的国际路线(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 ... bate/s-19630330.htm):

我们党在反对革命输出的同时,过去和现在都尽一切力量来阻挡反革命输出。我们坚信,当代三种伟大革命力量——建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各国人民,国际革命工人运动和民族解放运动的相互联系和统一行动,是各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斗争的基础,是他们取得胜利的保证。

  世界的革命的过程越来越扩大,席卷世界各大洲。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斗争和民族解放运动,是紧密地相互联系的,是相互援助的。社会发展的进程使得革命斗争,无论它在什么国家进行,都是针对着共同的主要的敌人——帝国主义、垄断资产阶级。

  全世界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党有一个共同的最终目标,那就是动员一切力量去为工人和劳动农民夺取政权而斗争,去建成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每一个共产党在制定自己的斗争的策略路线时,不能不考虑到整个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经验,不能不注意到我们整个运动的利益、目标和任务,以及这一运动在当前时期的总路线。

  虽然如此,在每一个国家制定争取社会主义的斗争的形式和方法,是各该国工人阶级及其共产主义先锋队的内部事情。任何别的兄弟党,无论其人数多少,经验与威信如何,都不能规定其他国家革命斗争的策略、形式和方法。革命是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的事业。准确地分析具体形势,正确地估计力量对比,是革命的最重要的条件之一。当客观条件和主观条件成熟的时候,不能制止革命群众争取社会主义革命胜利的热潮。如果去制止,就等于死亡。但是,不能人为地去推动革命,如果条件还没有成熟的话。革命的阶级斗争的经验教导说:没有成熟的起义注定要失败。共产党人号召劳动人民高举红旗,是为了在争取世界上最好的生活的斗争中取得胜利,而不是为了死去,即便是英雄地死去。革命战斗中的所必需的英雄主义和自我牺牲精神,不是为了它们本身的需要,而是为了取得伟大社会主义思想的胜利。

  苏共在过去和将来都欢迎任何一个国家的革命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在自己的共产主义先锋队的领导下,善于利用革命形势,对阶级敌人给以致命的打击,建立新的社会制度。

  资本主义国家的共产党的策略和政策都有本质上的共同特征,这些特征是同资本主义总危机的当前阶段,同国际舞台上所形成的力量对比联系着的。由于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发展,不但加深了资本主义社会过去所发生的矛盾,而且产生了新的矛盾。国家垄断资本主义使帝国主义在国内的社会基础进一步缩小,使政权集中在一小撮最大的垄断资本家手里。这就使得在另一极上产生了一支统一的反对垄断组织的洪流,其中包括工人阶级、农民、小资产阶级、劳动知识分子和资本主义社会中关心摆脱垄断组织的独裁、摆脱剥削、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某些其他阶层。

  在我们的时代,各种民主运动,例如争取普遍和平、防止世界热核灾难、维护民族主权、维护民主反对法西斯主义的进攻、争取实行土地改革的斗争,以及保卫文化的人道主义运动和其他运动的意义,都在急剧地增长着。

  我们党完全站在列宁主义的立场上,站在声明的立场上,即社会主义革命不一定同战争联系在一起。如果说世界战争孕育着胜利的革命,那么没有战争,革命也是完全可能的。

  如果共产党人把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同世界大战联系在一起,那么这不仅不能赢得群众对社会主义的同情,而且会使他们同社会主义疏远。在存在着具有可怕的毁灭性后果的进行战争的现代化手段的条件下,这类号召只能有利于我们的敌人。

  工人阶级及其先锋队——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争取以和平方法,不通过内战来实现社会主义革命。这种可能性的实现符合工人阶级和全体人民的利益,符合本国全民族的利益。与此同时,革命发展途径的选择不仅仅取决于工人阶级。如果剥削阶级要对人民施行暴力,工人阶级就不得不采用非和平道路来夺取政权。一切都取决于具体条件,取决于国内和世界舞台上的阶级力量的分布情况。

  自然,由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不管通过何种形式来实现,只有通过社会主义革命、各种形式的无产阶级专政才是可能的。苏共高度评价资本主义国家内以共产党人为首的工人阶级的忘我斗争,并认为给它们以一切援助和支持是自己的义务。

  我们党把民族解放运动看成是世界的革命过程的组成部分,是破坏着帝国主义阵线的强大力量。从前的殖民地人民,现在正在站立起来,去进行独立的历史性创造,并且正在寻找提高自己的民族经济和文化的途径。社会主义体系力量的增长积极地促进被压迫人民的解放和取得经济独立,促进民族解放运动的进一步发展和深化,促进民族解放运动反对任何形式的新老殖民主义的斗争。

  民族解放运动进入了消灭殖民制度的最后阶段。现在还暂时处在殖民主义者桎梏下的一切人民获得自由和独立的日子已经不远了。获得解放的各族人民都立即碰到以下的问题,就是巩固政治上的独立,消除经济和文化上的落后状态,消除对帝国主义的各种形式的依赖。

  在摆脱了殖民压迫的国家里,民族复兴的迫切任务,只有在同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残余进行坚决斗争的条件下,把本民族的一切爱国力量——工人阶级、农民、民族资产阶级和民主知识分子联合成民族统一战线,才能顺利实现。

  为争取民族解放而斗争的人民和已经赢得政治独立的人民,已不再是,或即将不再是帝国主义的后备军,他们在社会主义国家和一切进步力量的支持下,越来越经常地使帝国主义国家和帝国主义同盟遭到失败。

  年轻的民族国家在两种世界社会体系竞赛的条件下发展着。这种情况对它们的政治和经济的发展,对它们选择将来要走的道路,有极大的影响。不久前获得了民族解放的国家,既没有进入社会主义国家的体系,也没有进入资本主义国家的体系,但是其中绝大部分还没有摆脱世界资本主义经济的轨道,虽然它们在那里占有特别的地位。这是世界上仍然受资本主义垄断组织剥削的一部分。

  现在,当年轻的主权国家取得了政治独立以后,占首要地位的已经是它们反对帝国主义、争取彻底的民族复兴、争取经济独立的斗争了。不发达国家取得完全独立,就会使帝国主义受到新的严重的削弱,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必然会粉碎当前的掠夺式的和不平等的国际分工的整个体系,必然会破坏资本主义垄断组织对“世界农村”进行经济剥削的基础。不发达国家的、依靠社会主义体系有效援助的、独立的民族经济的发展,将给帝国主义以新的沉重打击。

  在争取和巩固独立的斗争中,必须全力团结所有愿意反对帝国主义的民族力量。民族资产阶级右翼,由于力图巩固自己在取得独立以后的统治地位,会在一定时期内建立反动的政权迫害共产党人及其他民主人士。但是,因为这种政权阻碍进步,阻碍解决迫切的民族任务——首先是阻碍取得经济独立和发展生产力,所以它是长久不了的。正因为这样,尽管受到帝国主义的积极支持,这种政权将为人民群众的斗争所扫除。

  苏共把同挣脱了殖民主义枷锁的人民以及同半殖民地人民的兄弟同盟,看作是自己国际政策的基石之一。我们党认为,帮助所有沿着争取和巩固民族独立的道路前进的人民,帮助所有为完全消灭殖民主义体系而斗争的人民,是自己的国际义务。苏联过去和现在都支持各国人民争取本身自由的神圣战争,对民族解放运动给以道义、经济、军事和政治上的大力支持。

  当阿尔及利亚人民进行反对法国殖民主义者的斗争的时候,苏联人民向他们提供了巨大的支援。当也门人民起来反对本国的奴隶制度的时候,我们第一个向他们伸出了援助的手。在印度尼西亚人民为解放西伊里安、反对依靠美帝国主义者的荷兰帝国主义者而进行的斗争中,我们给予了全面的援助。我们欢迎印度尼西亚人民为解放北加里曼丹而进行的斗争。

  新老殖民主义者对东南亚各国人民的解放运动密布阴谋诡计的网罗。我们的同情和支持始终是在争取自己民族自由和独立的人民的一边。我们深信,南越和南朝鲜人民,不管美帝国主义者和他们的傀儡的一切挣扎,将一定得到胜利,恢复祖国土地的统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25 13:51:12 |显示全部楼层
俞聂 发表于 2024-2-25 13:47
至少在《莫斯科宣言》后,中共发布“九评”前,苏共在1963年初就向中共进一步阐明了自己的国际路线(https: ...

关于1963年3月30日苏共中央来信,以后还会讲到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25 14:29:35 |显示全部楼层
突然想到了以前历史课本上描述英国内阁的一个例子,内阁首相在那里说:“我不在乎哪个意见更好,关键是我们需要一个统一的意见”

这话也可以用到当时的社会主义阵营,因为不同路线可能都有道理,都有可能,没有哪条是绝对比另一条好的;但是如果阵营内部因此产生了分裂,那么对于社会主义阵营的削弱是实打实的。

对于现在或者说以后的左翼不同路线(前提是真的左翼),理论上一定要争辩,但是实践路线上不能互相使绊子;对于以后的世界革命,一定要坚持一个路线

点评

乐不眠  宁犯政治错误,不犯组织错误  发表于 2024-2-25 15:57:44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25 15:48:23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5-24 06:21 , Processed in 0.06461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