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71|回复: 10

二十年后再读吴敬琏的《中国当代经济改革战略与实施》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2-26 15:30: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井冈山卫士 于 2024-2-26 23:37 编辑

       回老家过年,把家里的书柜收拾了一下放我的马列毛文库,收拾出来一堆当厕纸都嫌硬的玩意儿,比如傅高义的《邓小平时代》,一堆经管类的鸡汤文学,还有这本吴敬琏的《中国当代经济改革战略与实施》。吴敬琏何许人也,市场经济的教师爷,这本出版自世纪之交的“力作”,正是资产阶级自由派气焰最嚣张,卖国最猖獗的时候。我不经产生了些兴趣,想看看究竟这个教师爷是怎么颠倒黑白的,究竟有多高的理论水平能把犯罪吹成功德的。
         本着稻子最喜欢吹的“实事求是”,不妨用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实践结果来检验一下改革开放教师爷的理论是否真的站得住脚。右派们总是说马列主义过时了,跟不上时代了,但事实却是马克思所揭示出的资本家剥削劳动者所采用的手段至今依然新瓶装旧酒,无甚新意,可是改革开放教师爷当年抨击社会主义经济体制的论调,在今天看来却格外可笑,在当年似是而非却言之凿凿的论调如今已经被时间已经被无情的证伪,精心编造的谎言也已经被时间所无情地粉碎掉了。
         首先需要知道的是,整本书吴大教授的所有论述都是在两个大前提之下展开的:1. 计划经济信息成本和激励成本高,从而导致效率低。2. 效率低导致缺乏物质基础,因而无法实现社会主义公正和共同富裕的价值观。经过将近四十罪恶的改革开放,相信第二个前提的谎言已经不攻自破。现如今,中国GDP已经高居全球第二,中国亿万富翁的数量也直逼美帝,没有人会认为中国还缺乏物质基础,但是社会主义公正和共同富裕在哪里?在这个笑贫不笑娼,金钱至上的社会里,社会主义“价值观”已经沦为笑柄。这里的底层逻辑和那个臭名昭著“做蛋糕还是分蛋糕”其实是如出一辙的,本来做蛋糕的始终都是劳动人民,不劳而获的权贵资产阶级把蛋糕分进了自己的腰包里,还哄骗着做蛋糕的人不计回报,永远做蛋糕,但这个蛋糕究竟做多大才算大,决定权掌握在分蛋糕的人手里,那么它就可以是无限大。物质基础怎样才算“不缺乏”,才可以实现社会主义公正和共同富裕?这就好比永远都不会到来的“戈多”。事实上,权贵精英在乎的其实并不是劳动人民创造出来的社会总价值,而是他们可以从中转化为个人财富积累的“私有的”价值。他们话术体系里面的效率,也并不是指的创造社会价值的效率,而是社会价值转化为个人财富的效率,是制造亿万富翁的效率,是剥削的效率。这一点在随后的论证中也会进一步得到论证。
        根据上文,吴敬琏教授提出的两大前提中的第二大已经被现实无情击破,接下来需要重点讨论的,是吴大教授的第一个大前提,也是这么多年来,走资派们将卖国和剥削进行合理化的最重要的理论根基:市场经济高效论。下面我将按照所谓信息成本和激励成本两个方面来揭穿吴大教授为代表的走资派骗子集团的画皮,和他们叵测的居心。作为哈耶克的门徒,吴大教授为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罗织的罪名之一,就是所谓信息成本高的伪命题。吴大教授援引哈耶克的经典名著,计划经济模式会产生高昂的信息成本根源在于计划经济委员会无法合理地计算出价值和价格,是由于:1. 信息完整性和信息技术缺乏;2. 消费者选择的不准确性。不得不说,哈耶克和吴敬琏这样的经济学“大师”半仙儿,确实把理论玩儿得炉火纯青,他们出神入化的把“信息”,这个显然属于资产的经济要素,打扮成了成本的模样,把一个本应属于大众的国色天香的美人西施,用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下三滥话术涂抹成丑女东施,大摇大摆地迎娶进门,还一副得了便宜卖乖的模样。把信息定义为成本,首先就把信息技术从生产力的范畴剥离开来,同时把人民政权假设为永远不会进步的,只会原地踏步的反进化论反事物发展普遍的“逆天”的存在。事实上,信息技术作为生产力的表现形式之一,它必然会伴随着生产力的提升而不断进步。
        现在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尤其是深度学习和人工智能领域的不断突破,已经证明,随着数据量的增大,通过训练,就连机器处理信息的能力都是不断提升的。就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孩子,只要给他足够多的时间训练,他总会学会走路,不止能学会走路,他还能跑能跳,甚至还可能学会眼花缭乱的跑酷。当数据量足够大的时候,则不光能求出最优解,它甚至能做到引导生产环节的参与者,甚至是引导消费者去主动迎合算法,做出符合预期的行为(短视频算法推送和信息茧房)。当然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们在当时大概率是无法预计到信息技术的爆炸式革命,为什么急于在计划经济的幼年时期起就急着给他判死刑,他们原本的动机其实很简单,这和他们急着拆散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农业集体化是一脉相承的,其目的是要消灭collective bargaining,也就是人民群众的集体议价权,从而消除社会主义制度下集体对特定个体的优势,转变为特殊个体对集体的优势。在政治上则是消灭多数人的无产阶级专政,建立起少数精英的资产阶级暴政。
        书中吴敬琏教授对于价格信息,他是这样描述的:“由市场竞争形成的各种资源的相对价格是一种全息参数。它们承载了各种资源相对于全社会千百万种其他资源而言的稀缺程度的信息,社会个别成员通过商品的相对价格掌握关键信息,就能够做出正确的决策,因而可以大大降低信息成本…”在这里,我们堂堂的大经济学家吴教授,将这样一个能够为掌控者(社会个别成员)带来未来净现金流入(通过做出正确决策)的典型的如假包换的资产,说成是成本,玩得一手好偷梁换柱。事实上,正是这样掌握“全息参数”的“社会个别成员”,在资本市场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利用信息资源做空做多,人为制造波动,并以此实现了“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为自己和自己的家族迅速积累了海量的个人财富,他们成为了先富起来的人。金融领域的超额利润并不来自生产环节而是来自流通环节,而在流通环节中资本家的超额利润其实就是来自信息的不对称(说白了就是来自基于自身掌握的关键信息来进行投机倒把坑蒙拐骗)。于是,当利用释放虚假信息来炒作资产价格产生的利润率远超那些踏踏实实做实业的实业家们的时候,虚拟化和产业空心化就产生了。泡沫经济的不良后果恰恰才可以看作是吴大教授所说信息成本的集中体现,而这些成本则是转嫁由劳动人民承担。比如,大资本家为了获得定价权,增加竞争对手的信息获取成本而通过垂直兼并的方式。一旦垄断形成,资本家则更加倾向于把关键信息藏起来,从而实现利益的最大化,而在这时,甚至一些本应确保大多数人利益有义务确保信息披露质量的第三方机构比如注册会计师事务所等往往成为垄断资本的帮凶。从安然、世通公司的财务造假,到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发展陷入停顿,从美次贷危机爆发波及全球,再到p2p恒大河南村镇银行暴雷,后来的事实一次次证明了市场经济下信息成本不仅没有降低甚至是大幅增加了!甚至超越了货币范畴,像今年爆出的上海毒地事件,人民群众被转嫁之信息成本,昂贵到了足以致命的程度。由此可见,市场经济下反而会产生海量的信息成本,其对于息息相关的绝大多数普通人而言,甚至可以是无穷大的。而掌握核心信息资产的资本家,则可以此将自身的利益最大化,这才是鼓吹市场经济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初衷。由此甚至出现了金融排斥实业,生产过剩导致滞缩的现象,并非提升效率而是制造危机!
        吴敬琏并没有对他所认为的社会主义体制激励成本高昂这一论断进行展开,他只是运用了老掉牙的资产阶级人性论,对社会主义制度下劳动生产积极性进行了拍脑门式的攻击和批判。他和所有的历史虚无主义者们一样,都选择性地忽略了自己看三十年的所有建设成就。吴大教授没有看到大寨和红旗渠这一新中国在农村实践活动中的辉煌成就,没有看到两座长江大桥和全国铁路交通网的基础设施建设成就,没有看到知识分子两弹一星精神永放光芒结晶牛胰岛素诺奖提名,他更没有看到医疗工作者在消灭血吸虫病和疟疾方面的突出成就,他没有看到工、农、兵在各条战线上捷报频传。试问如果社会主义体制在激励上是低效的,中国这么一个一穷二白的农业国,是怎么在短短三十年走完了西方发达国家两百年才能走完的工业化路程?吴大教授他不想解释也不能解释,于是他只能选择装作看不见刻意忽略,如和尚念经一样一遍又一遍重复着激励成本高这一无凭无据的论调。工、农、兵、学都投入到新中国的建设之中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社会主义制度对于他们的激励从结果上来看是有效的。那么究竟是感受到的激励不足呢?很显然,是官和商!从封建时代走过来的官僚们,与作威作福盘剥老百姓的老祖宗们相比,他们感到自己没有在新中国的建设中榨取到足够多的油水,没当够老爷。
        在农村改革的篇章里,吴敬琏干脆撕下伪装,带着他对毛泽东浓浓的恨意,一屁股就坐在了中国共产党的对立面上。在他笔下,中国共产党在农村的所有革命活动,从土地改革到农业集体化,从来就只有破坏而没有建设,这是明目张胆地赤裸裸地在掘中国共产党的祖坟!如此气焰嚣张的反共分子居然能主导中国经济改革,足以见得特色的底色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了。不出所料,吴敬琏所有引用的材料都来自于那个时期最臭名昭著的历史虚无主义谎言,包括他把一平二调和共产风一股脑全部扣在了毛主席的头上。他不愧为洋奴买办的祖师爷,在他笔下,中国就不应该自力更生独立自主完成工业化,中国的工业化进程是对农民犯下的罪。在这一章节,吴教授仿佛失忆一般,抛弃了之前大张旗鼓宣扬的效率论,无视农业机械化提升劳动效率和水利工程对自然环境的改造,甚至大言不惭地鼓吹起了唐宋明清封建王朝田亩制度,美其名曰农民更熟悉这样的耕作模式。最后更是在没有任何论据支撑的情况下直接武断地下了定论:农民在回到封建小农生产模式后只有所得没有所失!然而事实是这样的吗?我有理由相信吴大教授并不会不清楚封建小农经济的发展规律,他不会不知道农民在短期的所得之后必然要面临长期的所失。劳动技能的差异,土穰肥力的差异,甚至更原始的家中男丁数量的差异(独生子女政策甚至人为放大了这一差异),必然会造成土地兼并,最终大量农民失去土地流离失所。从文本中也能清楚地看到,吴大教授是百分百清楚这一点的,因为他在后文中迫不及待的点出了问题的实质:人民公社制度限制了农村人口的自由流动,浪费了农村的劳动力资源!如果吴教授的经济学位不是混出来的,他肯定知道英国羊吃人、俄国农奴制改革、美国南北战争,工业资产阶级要想获取超额利润,必然要在农村制造灾难。从而大量的农村劳动力脱离土地,流入城镇血汗工厂。只有源源不断的劳动力供应,大量的产业后备军才可以拉低人工成本,这样超额利润才能变成所有者权益进入官僚买办资本的个人腰包,形成他们日渐膨胀的个人财富积累。而农民阶级呢?果真如吴教授所言只有所得一无所失吗?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失去了家庭天伦之乐,孩子失去了母亲陪伴父亲教育而走上歧途(农村留守儿童恶性犯罪频发),他们年纪轻轻饱经风霜,不少人断指断肢落下终身残疾,不乏有女性在曾经的性都出卖肉体,甚至还有人葬身井底失去了生命。在本篇的最后部分,吴教授甚至说起了昏话,他说包产到户没有损害统治阶级的利益,因而没有遭到任何阻力。不清楚吴大教授是否还清楚这个国家宪法里明确规定的领导阶级是什么阶级?可能在权贵精英看来,什么宪法,不过是擦屁股还嫌硬的废纸一堆吧。最可悲的是,对于农民阶级来说,这显然是一条不归之路。尽管表面上遮遮掩掩,吴教授背后的那些人还是掩饰不了他们早已把贪婪的目光盯上了无数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做出了巨大牺牲才换来的公有制的土地基础。这里他们所列举的事实和他们之前的鼓吹完全前后矛盾:从84年到87年农民对于农业的投入从15.5%下降到11.9%,非农投资从84.5%上升到88.1%。用以论述农民土地利用率不高,要求进一步对土地所有权进行改革,允许土地流转,鼓励土地兼并。资产阶级装模作样假惺惺地分地给农民,他们就有的是方法和手段把农民从土地上赶出去,嫌市场经济所谓“看不见的手”暗偷太慢,他们还可以赤裸裸地用产业化上下游垄断,用产品准入门槛来明抢。失去了集体和组织,再一次被分散了的小农落入资本的手里便有如待宰的羔羊,毫无还手之力。而这一切,在二十年后的今天,都已经被残酷的现实所验证。
        在企业改制相关章节,吴敬琏不光彻底抛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总则第一条明确规定的工人阶级领导权,甚至还完全否定了马克思主义理论核心:剩余价值理论。吴敬琏竟还是中共党员,如果他算是如今中共的“杰出”党员,那么这个党“欺师灭祖”到了何等地步也就可见一斑了。在吴教授援引西方资本主义的观点来看,雇佣劳动和剥削并不存在,是劳动者自愿和企业签署合同贡献了生产要素,并且将企业所有权让渡给了企业主。作为企业所有者剥削来源的剩余价值,被吴教授粉饰为所谓剩余索取权,甚至吴大教授还大言不惭地把剩余索取权论述为企业主社会责任的体现。在这里,我们再一次见识了一个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又一次凭借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完成了偷梁换柱颠倒黑白。继前文吴教授把信息资产包装成信息成本之后,在这里吴教授又把资本家掌握生产资料享受特权不劳而获的本质,偷换成了什么社会责任,把吸血美化为奉献,这样的当代“共产党人”竟能厚颜无耻到这种程度。沿这般反动思路,住房、教育、医疗,这些社会主义体制下生产单元的配套设施,为工人阶级服务的公共事业,也纷纷进入私人领域。工人阶级不光出卖血汗为资本家创造剩余价值,连生活中方方面面都成了资本家敛财吸血修罗场,一鱼两吃三吃四吃,造就了数量庞大亿万富翁,和无数为偿还债务而精疲力尽的“韭菜”。说到底,国营企业股份制改革本质上就是生产资料归谁所有的关键性问题,就是姓资姓社的主义问题,就是决定中国政权属性,中共代表谁利益的制度问题!在这个问题上层建筑的答案,决定了执政党究竟是革命还是反革命,更决定了在大革命中掌握政权,继承无数革命先烈打下这个红色江山执政合法性根本性问题!无论再怎么粉饰,再怎么包装,无论是股份制改革,还是债转股上市融资,吴敬琏们的根本目的其实就只有三个字“私有化”!他们要把中国经济基础的造血干细胞,从工人阶级手中彻底夺去,先变成官僚买办资本大家族的私人印钞机,然后再经由金融市场的全面开放,变成华尔街跨国金融寡头们的囊中之物!全民所有制企业的改革,生产资料的控制权转移到官僚、买办手中,这还不能让吴敬琏、周小川、楼继伟和李剑阁们满意,作为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首位校长的李剑阁,如何把中国的经济主权金融市场人民币发行权全部卖给他们的华尔街犹太资本家们是这些走狗们的历史任务。在本书第364页,吴大教授给出了一份路线图时间表,要知道本书是1999年一版发行的,当时中国入世谈判还正在进行中。但是24年后的今天,再次看到这张时间表,才如梦方醒恍然大悟,原来这些哈耶克门徒华尔街犹太资本的傀儡,挂着中共党员高级干部头衔的卖国贼们,早就在20多年前就把中国的经济主权卖掉了,2024年伊始,中国金融市场的全面开放,就是这张时间表所列举的最后一步。看到这里,不得不承认,他们得逞了。中国已经彻底沦为华尔街的囊中之物,中国人民已经彻底沦为西方经济殖民地的奴隶,中国劳动者付出的所有艰辛劳动,都将变成华尔街吸血鬼们餐桌上的饕餮盛宴,它们会将中国所有可利用的资源吃干抹净,留下一个满目疮痍的中国然后再寻找下一个目标。
         回首百年前,当毛主席还没有将红色旌旗插遍神州大地,蒋介石反动政权通过签订《中美商约》就已险些将中国变为华尔街的经济殖民地。百年以后,华尔街还是再次在腐化堕落的“先锋队”中找到了代理人,终于实现了他们觊觎多年的目标。这一次不知还会不会有天将猛男拯救沉睡中的人民,我们要做的也只有让更多人惊醒过来我们是如何落到如此境地,也许“警世钟”敲得还不够响“猛回头”或为时未晚,马列毛主义者历史任务就是将这点点星火守护好传递下去,我们坚信,人民一旦觉醒将会迸发出强大的力量荡除黑暗,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FUMO!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26 15:53:26 |显示全部楼层
妈的,我又要对逆子做出经典动作了!

点评

李方舟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17322  发表于 2024-2-27 09:56:20
李方舟  每次提到逆子语录,我都会把手狠狠地往下按三次,然后心情就好起来了  发表于 2024-2-26 15:59:05
隐秘战线  爬桌底!爬桌底!  发表于 2024-2-26 15:56:36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2-26 16:43:33 |显示全部楼层
有出处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2-26 17:44:36 |显示全部楼层
guisun 发表于 2024-2-26 16:43
有出处吗

https://x.com/qiwujingpu/status/1755657095725068611?s=46

点评

李方舟  是位同志。防火墙防右更防左。  发表于 2024-2-26 17:55:05
FUMO!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2-26 20:43:35 |显示全部楼层
等人口红利没了不知道市场经济还能有什么效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2-26 22:40:27 |显示全部楼层
爱琳娜 发表于 2024-2-26 20:43
等人口红利没了不知道市场经济还能有什么效率。

不排除中特让外国难民和非法移民进来,继续充当人口红利的同时,还能转移视线。

点评

∀与∃  中资可能“想”这么做,但不代表它做得到,不代表移民、难民做得到。  发表于 2024-2-27 01:44:48
FUMO!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2-27 00:26:41 |显示全部楼层
霧雨魔理莎 发表于 2024-2-26 22:40
不排除中特让外国难民和非法移民进来,继续充当人口红利的同时,还能转移视线。 ...

这个早就已经讨论过了,绝无可能。像中国这样的积极性高纪律性强且价格便宜的劳动力其实在全世界都属于极其罕见的。别人穷不代表别人就勤快,事实上从中国的许多海外工程最后还是要靠大量招聘中国工人才能完成这一现象上就能看出端倪。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2-27 00:46:52 |显示全部楼层
爱琳娜 发表于 2024-2-27 00:26
这个早就已经讨论过了,绝无可能。像中国这样的积极性高纪律性强且价格便宜的劳动力其实在全世界都属于极 ...

那我只能说中特是一点不把中国工人当人看,和当年的国民党反动派如出一辙,以此兴也必将以此亡,中国现在人口老龄化、少子化,人口红利彻底消失之时就是这帮贵物走向坟墓之日。

点评

∀与∃  剥削者怎么可能将被剥削者当做人来看呢?阶级矛盾使然嘛。更别说中国这个必须依靠人口红利来取得资产阶级的长期的多数的利润的半外围环境了。  发表于 2024-2-27 01:47:45
FUMO!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4-2-27 11:51:06 |显示全部楼层
爱琳娜 发表于 2024-2-27 00:26
这个早就已经讨论过了,绝无可能。像中国这样的积极性高纪律性强且价格便宜的劳动力其实在全世界都属于极 ...

这到底是因为我们在历史上是最发达的农耕文明导致的“吃苦耐劳”的“民族性”,还是社会主义时期的遗产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27 11:56:58 |显示全部楼层
工人阶级的解放 发表于 2024-2-27 11:51
这到底是因为我们在历史上是最发达的农耕文明导致的“吃苦耐劳”的“民族性”,还是社会主义时期的遗产呢 ...

不是中国人天生就有吃苦耐劳的”民族性“,而是客观条件约束导致中国的劳动人民不得不”内卷“。至少在明朝中叶以后的封建农业社会,人多地少是让中国劳动人民不得不”勤劳“(”内卷“)的重要原因。

资本主义复辟以来,中国劳动人民不得不”勤劳“(”内卷“)的一大重要原因是工农联盟被打垮拆散,庞大的产业后备军加剧了工人阶级的内部竞争。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4-18 22:05 , Processed in 0.033300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