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答案要从“《资本论》 + 结合实际”中找

2021-12-15 01:33|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27136| 评论: 2|原作者: 如何看待长江存储 2022 届招聘待遇暴涨?|来自: 知乎

摘要: 在长期加班甚至倒班中,公司告诉学生们一个最基本的道理:你就是螺丝钉,给公司剥削压榨用的,国家崛起,民族振兴,产业升级,你不过是代价罢了。于是,曾经意气风发的学生,成为了满屏戾气的劝退专业人士,像我一样在知乎无能狂怒地打字。

才两年时间,长存就开的这么高了?

不过我分析,长存的高待遇除了自身成长外,主要有半导体行业来自政府的巨额补贴带来的因素。

当然了,我本人没去长存,身边好多同学去了。

我们学校算是长存眼里的名校了,连校招宣讲会都在两个校区分别开了两次,不过好像给offer的速度有点慢,好多人都是面试完好几个月才发的offer,19年校招,我们学校给的是12.5 K×13,这么算的话大概是16万,这个薪资待遇在武汉还算可以的,不过左岭三剑客给的offer待遇那年也没差太多,去华星也能拿到这些钱,不过五险一金交的少,天马给的略少一些,不过相对来说人性化一丢丢吧。

到了21届秋招,问了下学弟学妹,长存offer一年税前涨到了大概19万,多了两三万吧,平均算下来一个月多了一千块钱左右,这个薪资涨幅速度是大过20届毕业生的入职+调薪的待遇的,换句话讲就是被倒挂了,其实华星天马那边也差不多,调薪涨薪慢,被倒挂是常态,我去三剑客之一的时候,名校+应届生的加持,让我的薪资比干了四五年反复横跳的资深员工还要多,长存也是同理,新入职的比17年那会儿进来的老人薪资待遇还要好,老人很伤心,要知道长存的工作量可是要熬命的,待遇再高多半也待不长久,能坚持下来的多半都是希望公司壮大,给自己分口汤喝,结果……

至于今年秋招,我没有问过,不过按照既定的薪资上涨速度的话,我估计我们学校长存offer应该在税前22万左右的样子,平均下来的话应该满足18 K×12这个标准,这样算的话,长存待遇可以说是武汉制造业天花板了,甚至可以和武汉的互联网公司相比(其实武汉的互联网待遇并不高,有认识的人在上海互联网工作,一个月四万多,回武汉直接打折到一万五,而且工作强度从995变成了996),而且长存有自己的福利房,听说在未来三路地铁口附近?这个薪资待遇,即使除去税前五险一金和生活费用,辛苦三年福利房首付基本就够了,剩下的就是给长存卖命一辈子还二三十年房贷的事情了(貌似福利房价格也在疯涨,这两年的年涨幅都超过了长存一年的薪资收入,炒房兴邦啊)。

签字费貌似网上传的挺厉害,但是身边同学没听说过有拿到的,难道是看本科学历下菜碟,只给本校本硕的?

至于奖金什么的,大家看看就好,这种多半是看长存自己高不高兴,高兴就发,不高兴就不发,现在长存是高兴的时候,自然就有。把奖金算进薪资待遇里是企业的常规操作了,特别是各行各业的大厂,喜欢把奖金绩效甚至政府补贴什么的都算到总包里,这里实名d i s s宁德时代(有同学进坑),在我们学校吹嘘自己32万的待遇,结果发现是工资收入+虚空的奖金+干好几年才能拿到的政府补贴+按最低工资保证给的加班费,后三个基本上在刚入职头三年都是拿不到或者特别少的,实际的宁德时代,我们学校一年收入也就15万左右,配合上早八晚十一周六天的工作制度,实名制不推荐!!!


我主要是想和大家聊聊到底要不要选择长存或者选择半导体行业,给大家分析下利弊。

这个回答既适用于在校的学生,也适用于工作党,特别是和我一样曾经或者现在在半导体行业工作过的同志。


得益于我现在的工作性质,我从今年七月份开始有时间系统的在知乎写文章。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写过几篇关于半导体行业前景的文章,大多是聚焦于行业发展的,不过之前的回答多半同时兼顾了设计和制造两大块,所以这个回答,我重点聊聊我更熟悉一些的制造,因为长存是个制造为主的企业。

如果大家是半导体郊区宫酱或者在校的学生,应该会发现半导体公司,乃至广大制造业公司的几个显著特点:

1.应届生薪资待遇水涨船高,但是一旦进入企业,薪资涨幅变得特别的慢。

老人被后来的应届生拍在沙滩上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从业者要想提高收入待遇,只能采取跳槽的方法,这也是为什么一些老员工会在全国范围内到处跳槽,甚至会有在两个公司间反复横跳的情况,然而即使反复跳槽,很多工作三五年的从业者待遇,还是没能高过学校牌子不错的应届生!!!

2.面试造核弹,实际拧螺丝。

因为应届生好骗,所以为了增加签约率,制造业的公司会刻意营造自己很难进的氛围,硬是在校招的时候搞出个两三轮的面试,面试的时候基本上把你的科研经历,研究方向,个人素质问了个遍,然后再强调自己人才云集不好进,以此营造公司很好的假象,有点类似于涨价去库存的操作。最后进公司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工作内容基本都是在写胶片开会议看机台被上级P U A和其他人推诿扯皮中度过,工作内容专科生就能胜任,一旦度过前一两个月的蜜月期,高强度工作带来的生命无意义感随之到来,由此引发大规模离职,即使薪资待遇并不算差。

社招呢?实际我在社招的时候发现,这些制造业公司的社招流程极其简单,而且门槛和校招的时候差的十万八千里,甚至可以这样说,一轮面试,本科及以上,只要你稍微有点物理常识,足够年轻有活力,他们就照单全收了,而且薪资待遇基本是参照同年应届生的,换句话说,绝大部分人的待遇都不会超过应届生,这又印证了第一点。

3.学生和从业者的巨大割裂感。

这个行业,学生的感受和从业者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在校学生因为看了大国宫酱的宣传,或者听了公司高大上的宣讲会,以为自己是天选之子,996又何妨,三年组长,五年基层主管,十年中层经理,二十年成为厂长总工等高层,指日可待,自己成为芯片半导体行业崛起的大国巨匠,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一想到这些,心里可高兴了,然后看到薪资待遇和HR忽悠,早九晚五,加班给钱或者调休,太舒服了,既有钱又有梦想。于是学生们竞相加入,为了老板们给刻画的家国情怀,为了自己的财富自由,人生赢家的梦想,哪怕周边人劝退,他们也轻蔑一笑,嘲笑他人无谋,前辈少智,没有爱国情怀。

然后,学生们成为了从业者,在长期加班甚至倒班中,公司告诉学生们一个最基本的道理:你就是螺丝钉,给公司剥削压榨用的,国家崛起,民族振兴,产业升级,你不过是代价罢了。于是,曾经意气风发的学生,成为了满屏戾气的劝退专业人士,像我一样在知乎无能狂怒的打字。

4.作为制造业,中年危机却十分严重。

我国半导体行业早在九十年代就被列入五年计划当中,并且聚集了大批从业者,如果大家有了解华虹宏力的成立历史,就知道这一点,华星虽然09年出现,但是tcl作为电视企业,有了很长时间的历史了,至于天马,那可是有了接近四十年的历史了。简而言之,我国半导体行业并不是刚刚起步,只是在14年大基金成立前,没有被受到广泛重视。

那么这样算下来,即使是零几年在华宏和中芯国际工作的人,放到现在也得有四十多岁了。但是咱们在各个半导体制造厂中,可有看到年长的前辈?怕是除了四十五岁的高管,四十岁的中层,三十五的基层主管以外,在基层工作人员中很少能看到三十五以上的员工,记得在左岭御三家的时候,某厂长的梦想居然是能待到退休,由此可见其中端倪。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包括车企,机械厂等各种制造行业当中。

那么,制造业作为吃经验的行业,中年的前辈都去哪儿了?


上面的这些,直到我离开制造业,才有时间系统的进行思考,并最终在资本论的书中,以及我个人结合现如今实际情况的一些总结中,得到了一些浅显的答案:

1.我国半导体行业的薪资待遇,来自于资本风口的聚集,而非市场的占有或者技术的垄断。

我国半导体之所以薪资待遇可观,是因为资本跑马圈地带来的额外溢价,简单来说就是,各个工厂和设计公司背后支持的金主有钱,无论是国家大基金本身,还是地方政府给予的补贴,亦或者是各个金融证券行业的风投等等。这使得资本大量流入到半导体行业当中,分摊软件,工厂,设备仪器,乃至员工薪资等成本,而员工薪资,也得益于资本的汇集而呈现较高的溢价。

实际上,这是个正面的现象,有钱才是壮大的开始,而且从业者待遇提高,也能让从业者更愿意留下来。

但是资本跑马圈地的负面影响,却要加以重视。

一方面,资本不是白来的,就和贼不走空一个道理,资本的汇集,本质上是为了赚钱,而资本赚钱的方式绝对不是大家认为的技术研发,专利垄断云云,这种方式不但成效缓慢,而且也不符合金融证券投资中利滚利的做法。

所以,资本的目标一般是两种,设计和制造各遵循一种道路。对于设计公司来说,主要目标是做大上市,然后通过上市分得的大量股权,想办法套现跑路,全身而退,这是在光伏和互联网行业中屡试不爽的战略。对于制造公司来说,目标则是巨额的政府补贴,资本通过做出宏大的PPT,骗取政府信任,吸引政府投资补贴,而资本在这个过程中则尝试套现跑路,柔和一点的,是在建厂完成后转让股权套现离开,激进一点的,则是像弘芯那样直接一开始就画大饼骗政府。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在半导体公司,应届生待遇水涨船高,但是老人的薪资涨幅却很慢,只能靠跳槽获得高薪资。因为应届生和社招跳槽人士的薪资待遇是与行业和社会环境相关的,这使得其待遇会受到政府稳就业保障和行业资本汇集的影响,因此无论是设计还是制造,政府补贴和资本汇集会直接加成到应届生和跳槽人士的身上,只要资本和政府补贴一年更比一年高,待遇就会一年赛过一年。

而一个公司老人的待遇,却主要取决于公司本身的成长性本身。如果我们国家的半导体产业长久停留在原地,无法在产业升级上有所建树,既不像台积电三星那样抢占大量市场,也不像欧美设备厂商那样通过仪器占据大量技术壁垒,那么企业本身自然是成长缓慢的(请勿把疯狂建厂视为企业成长),而企业的发展停滞,也意味着企业内老人的薪资待遇成长缓慢。

当企业成长缓慢带来的老人调薪速度,追赶不上资本和政府补贴增加的速度时,老人被应届生或者跳槽者薪资倒挂,自然就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我们说回长存身上。

实际上,长存已经是国内半导体领域相当有建树的那个了,至少这是个真正做实事,而且发展足够快的公司,这一点还是要给长存点赞的。

但是,即使是长存,也出现了明显的倒挂现象,这意味着即使是长存,政府补贴和资本仍然占据了大头,长存本质上还没有实现自身产品的市场份额占据,需要靠政府和资本输血才行,而且即使长存是发展较快的那个,长存仍然没有跑赢资本进程本身。

上面的事实,将会带来一个严重后果:

企业的发展跑不赢资本和补贴本身,而资本和补贴是有周期的,必然遵循着资本进入—资本壮大—套现跑路的周期律。

而企业成长速度,跑不赢资本的周期,这会让企业在发展壮大前,出现资本离开另寻风口的情况,跑马圈地,有圈半导体的那天,也会有不圈半导体的那天。

而按照目前的趋势,一旦资本离开,企业是还没发展成型的,没有足够的实力占据市场和掌握技术壁垒,就好比被断奶的婴儿一样,婴儿没了奶吃,还没有消化饭的能力,婴儿如何生存可就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所以就像曾经国家和资本青睐的各个行业一样,一旦资本离开,从业者的好日子就立刻到头。一方面,资本离开,应届生的待遇高涨将不再是定律,相反,由于资本的大量流失和形势逆转,未来应届生校招或者从业者跳槽甚至会出现待遇下降的情况都不奇怪,尽管这不符合常识。另一方面,离开资本和补贴的扶持,公司本身却没有成长完成,这会让企业发展举步维艰,即使长存作为国家级项目,受到政府的持续关注,但是非国家队的金融资本的离去对长存的影响同样会非常大,从而极大的影响到未来从业者的待遇。

可惜的是,这种趋势可能未来三五年就会出现,甚至在我当年校招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很多设计公司倒闭合并潮,以及制造厂烂尾或者各种骗补被惩罚的案例了,这一点连长存都不例外(长存自己就有烂尾的项目,而且紫光为盲目扩张付出了惨痛代价),而一旦资本离开,行业进入下滑期,工程烂尾,初创公司合并破产就会大量出现,大量的从业者根本就没办法消化,从业者或者忍受资本离开后的低工资待遇,或者和其他人一起,成为失业转行大军中的芸芸众生。

同样的,企业也会先于从业者察觉到这一趋势,并做出相应的对策。主要的做法有两种,一是开源,大幅度降低入职门槛,比如降低学历要求,去更普通的学校招聘,给普通学生更好的待遇等等,吸引更多学生入职,补充行业内的劳动力流失,实际上这一点在包括长存在内的很多制造业企业已经出现并且十分严重。本质上,这是透支未来天花板换取当下稳定的方法,与饮鸩止渴无异。二是节流,通过各种合理和不合理的方式,限制老员工跳槽,合理的诸如竞业协议,调换岗位,不合理的诸如强行拖流程,HR合体做局,法务团队警告等等,这一点不知道长存有没有,不过这是普遍规律,长存也没办法幸免。

2.半导体行业已经基本实现了资本的终极形态,在剥削压迫劳动者上形成了最为完善的模式,难以改变,也难以取代。

随着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协作与分工逐渐细化,机器开始被大规模应用,这会最大化生产资料的利用率,而劳动时间延长和技术进化,也会让资本更多的压榨劳动者的绝对和相对剩余价值,让劳动者变得越来越不值钱!!!

实际上,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生产力提升与劳动者境遇是反作用的,生产力越提升,劳动者越不像人,受剥削压迫的程度也越强。这一点其实是和大家的既定思维是相反的,知乎里也有类似的问题。

而半导体行业,作为目前制造业中自动化和机器化程度最高的行业,甚至可以说没有之一,必然是满足上面的规律的。

具体说来就是,半导体行业设备先进,生产力高过很多行业,但是从业者的工作体验必然是极其差劲的。

而这种差劲的工作体验,会让劳动者承受着巨大的工作强度,以及来自生命的无意义感,并最终促使劳动者本人,为了幸福和生命体验,选择离职。

我们说回长存。

作为国内存储一哥,长存在武汉制造业当中实际上是员工体验最好的那个,食堂宿舍福利房应有尽有,而且质量还属于中上乘,如果员工愿意像机器一样活一辈子,这个人可以在长存生活的非常好,不用怀疑。

但是,人不是机器,更不能和资本世界中的生产资料相提并论,而高度发达的制造业,就是希望人像冰冷的机器一样,高强度运转,周而复始。

这时候,长存先进的工厂,成为了剥削压迫劳动者的温床。

在左岭三剑客里,长存的工作强度是最高的,甚至放在整个国家制造业里,也只有中芯国际和三一重工能与之相提并论,即使是工作强度稍低的设计,品质,失效分析岗位,加班也可以说是家常便饭,995+周末on call是常态,部分靠近产线的岗位,996甚至一周无休,倒班值班就更不说了。

当资本主义生产制度发展到一定程度时,机器,软件和分工协作会让劳动者长期固定在一个工作岗位和某个固定的工作流程上,同时大大降低这个岗位的工作难度,让劳动者适应岗位的时间缩短的同时,也让劳动者的工作经验和可替代性聊胜于无,从而在制度和技术双管齐下的情况下,最大化压迫劳动者的相对剩余价值。

同时,在缺乏外部约束的情况下,资本将尽可能延长劳动者的工作时间,最大化剥削劳动者的绝对剩余价值。劳动者将被只给予睡觉,吃饭,上厕所等必须维持生命体征的必要休息时间,而内卷和人口红利工程师红利本身,又让资本对劳动力损耗和补充无需任何担心,从而资本将无限制的使用劳动者,无需担心劳动力的损耗。

最终,劳动力在长期的过度损耗中,劳动能力,智力,身体健康,机能发生迅速下滑,并不再能承担高强度工作量,而资本只需要像更换生锈螺丝一样,把旧的劳动者替换掉,换上新的即可,而螺丝钉不是钻戒,并不珍贵,多的是螺丝第钉安插上去。

最终,旧的螺丝钉,拖着亚健康的身体,在硬着陆中开启人生下半场,人们给这种现象起了个比较专业的名词:“中年危机”。

资本对劳动力的过度损耗,以及一个行业机器化,工业化,软件化,信息化的完善,必然导致工作经验的重要性下降,员工可替代性上升,身体机能受损,并最终爆发劳动者无差别,来自各行各业的中年危机,传统行业和新发展行业都不会例外。

如果你和我一样,是郊区宫酱,相信大家都在离市区几十公里的工厂里,在郊区的工位或者产线内996的工作,时刻体会着生命的无意义感,并促使自己为了像个人而不是机器一样的活着,不顾一切的寻求出路,甚至裸辞,尽管它的待遇很是优厚,但是比起金钱,难道生命的意义不是更重要吗?要知道长存乃至华星天马京东方中芯甚至各行各业的工程师们学历都不低,并不愁生存问题。

于是大家就会看到一句话的应验:城里的想出来,城外的想进去。

一方面,向往长存和半导体待遇的人流络绎不绝,另一方面,进入的从业者却想尽办法想要离开,哪怕它的待遇并不低甚至非常优厚。这个规律,在华为,阿里等互联网大厂同样适用,人们要用很长的时间,很沉重的教训,发现金钱很重要的现实,然后又要花更长的时间,经历更沉重的教训,来发现有些东西比金钱更重要这一更深层次的现实。

3.学校环境与现实社会的严重割裂

如果你是社会上的打工人,相信你会有一个所有人都有共鸣的感受,那就是:自己在学校的时候真是太年轻了

但这不是学校的错,学校培养的人,和社会需要的人是两回事。

理想情况下,学校希望培养的人是全才和博才,在各个方面有完善的宏观掌控力,而且要重视爱国教育,这样的人可以在国家危难之时,凭借良好的判断力和大局观,不被利欲熏心,保持自己的初心,引领国家前进,所以,一百年前的大学生,是国家的栋梁,是祖国的未来,是崛起的希望。

但是,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化,资本主义生产制度的引入,社会上并不需要这样的人。

资本市场需要的,是能够满足资本流程化工作的螺丝钉,以及一个毫无思想,唯命是从的生命机器,如果一个人有独到的见解,出色的大局观,他反而在资本眼中是不好用的。

于是,资本决定改变学校,改变教育。

首先,资本掌握产品生产和经济运行,于是,资本通过消费主义,物价增长,首先让钱成为核心事物,让人们的眼中只有钱,这样就可以让广大学校培养的人才变得短视,从而在资本面前更加听话;而后,资本发展他们的生产力,以第二点的方式,让劳动者的工作经验离开资本就变得啥都不是,只能乖乖依附于资本本身,哪怕资本996剥削,劳动者也只能默默接受,否则就要面临生存危机;最后,对那些还不听话的劳动者各个击破,解决剩下的反抗问题。

于是就这样,在学校里满怀信心,立志干一番大事的年轻人,被改造成了只看薪资待遇和职位晋升,不关注个人理想的拜金男女娃,并在进入企业工作后,逐步成为资本异化的机器,离不开资本而独自生存,在无休止的劳动中,失去了理想,失去了激情。

而社会的资本化,自然也会反面影响到学校当中。

一方面,学校发现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高效率,于是学校为了论文和数据产出,将这个模式引入到了学校当中,使得无数学生沦为了论文产出和横向课题的搬砖民工,另一方面,资本又与学校深度合作,将天真且蒙在鼓里的学生源源不断的以协议的方式输送到企业中,即使出了安全问题也不想断掉财路。

终于,学校培养的学生不再是国家先进思想的急先锋,而是成为了资本挑选人肉干电池的集散地,学生不再是学生,而是没有生命的干电池本身,只不过和社会人士相比,他们还抱有一丝丝的侥幸心理,希望资本能对他们好一点,让他们成为那个财富自由的幸运儿。


说了很多自己的个人思考,我最后总结一下,同时也说点对大家来说更有用的话吧:

1.长存待遇暴涨是真实存在的,可以确定。

2.长存乃至半导体待遇暴涨,主要来自于政府补贴和资本的跑马圈地,长存等半导体公司自己的努力尽管肉眼可见,但是并不起主要作用。

3.一旦三五年后资本市场遇冷,从业者待遇会迅速下降,同时引起大量项目烂尾和和公司兼并,从业者将会有面临一定的失业风险和竞争上岗的压力。

4.长存以及半导体行业的高离职率,并非源自于待遇问题,除了互联网金融外,目前没有待遇上稳压半导体一头的,更多时候,这个行业的离职问题,来自于行业本身极高的工作强度,以及从业者像机器一样干活的生命的无意义感,配合上工厂的封闭环境和郊区位置,即使待遇再高,从业者长待也不现实,最多赚点买房钱就走。

5.996等加班文化盛行的情况下,中年危机是必然的,与你的工作性质,工作岗位,工作经验无关,只要你是生命,你必然有作为劳动力被过度使用耗竭的那天,当你长时间加班,周末躺在床上刷手机躺尸一天的时候,你就应该想象,自己是不是有真的起不来床的那天,万一那天是三十五而不是七十五该怎么办?

6.不要和学生讲道理,他们有他们的理想和天真,就像咱们在学校的时候一样,聪明人自然会根据大家提供的信息,权衡利弊,做出自己的选择,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有的时候,这种天真比老油条的认命更加重要,因为这是改变的希望。

7.如果你需要钱,半导体行业可以赚几年快钱,但这大概率不会是劳动者想从事一辈子的行业,工作筋疲力尽的时候,再累也请掏出部分必要的时间,看看远方的路,做做自己的长远规划。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激活 2021-12-15 16:02
文章写的好啊,不过能在知乎上活着?
引用 远航一号 2021-12-15 01:34
该文由水边编辑推荐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6-19 00:23 , Processed in 0.01058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