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群众文艺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祝贺 —— 毛主席访问苏联》(1957年)

2022-7-14 11:54|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49044| 评论: 1|原作者: 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

摘要: 1957年11月,毛主席访问苏联,参加十月革命四十周年庆典并参加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这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上的一次重要事件。正是在这次访苏期间,毛主席对青年寄予了无限的期望:“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

编注:1957年11月,毛主席访问苏联,参加十月革命四十周年庆典并参加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这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上的一次重要事件。正是在这次访苏期间,毛主席在接见中国留学生时,对青年寄予了无限的期望:“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 在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上,毛主席指出:“世界上现在有两股风:东风,西风。中国有句成语: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我认为目前形势的特点是东风压倒西风,也就是说,社会主义的力量对于帝国主义的力量占了压倒的优势。” 

在讲到帝国主义战争威胁以及核讹诈时,毛主席以中国革命特有的乐观主义及大无畏革命精神揭示了只有敢于斗争、不怕战争才能制止战争的革命真理:“要设想一下,如果爆发战争要死多少人。全世界二十七亿人口,可能损失三分之一;再多一点,可能损失一半。不是我们要打,是他们要打,一打就要摔原子弹、氢弹。我和一位外国政治家辩论过这个问题。他认为如果打原子战争,人会死绝的。我说,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还有一半人,帝国主义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二十七亿,一定还要多。我们中国还没有建设好,我们希望和平。但是如果帝国主义硬要打仗,我们也只好横下一条心,打了仗再建设。每天怕战争,战争来了你有什么办法呢?” 这段话,当时在缺乏独立自主革命斗争经验的东欧各国共产党领导人中引起很大的惊慌与不安,后来又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将其歪曲作为“毛泽东是一个不惜牺牲几亿人的战争狂人”的“证据”。

这部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长拍摄的纪录片反映了当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大团结、苏联社会主义欣欣向荣的盛况。下面是阎明复写的回忆文章,供参考。

随毛泽东赴苏参加十月革命庆典
作者:阎明复 朱瑞真    发布时间:2014-06-16   :
1957年11月2日,毛泽东应苏共中央和苏联部长会议的邀请,率中国党政代表团访问苏联,参加十月革命40周年庆祝活动,并出席64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这是毛泽东第二次访问苏联,也是他一生中最后一次出国访问。我们和赵仲元当时都在中共中央办公厅翻译组,参加了前期的准备工作,并随团赴莫斯科参与了翻译工作。

毛泽东率团访苏

1957年11月2日早晨8点半,毛泽东率中国党政代表团乘坐由苏共中央派来的图104专机从南苑机场起飞,赴莫斯科参加十月革命40周年庆祝活动,并出席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中国党政代表团团长是毛泽东,副团长是宋庆龄,团员有邓小平、彭德怀、李先念、乌兰夫、郭沫若、沈雁冰、陆定一、陈伯达、杨尚昆、胡乔木、刘晓、赛福鼎,杨尚昆兼任秘书长。同时,彭德怀又是中国军事代表团团长,郭沫若又是中苏友好代表团团长。在中国党政代表团的名单上,本来还有王稼祥的名字,但在代表团出发的前两天,邓小平在一次筹备会上宣布:今天稼祥给主席打电话,说他有病请假,不能参加代表团的工作了。我看,代表团的对外联络工作,由尚昆来兼管吧!这样,代表团就由15人减为14人。对于代表团团员的排列顺序,外交部曾提出,按惯例刘晓大使应排在最后。杨尚昆说,我们的代表团是党政代表团,刘晓曾任上海市委书记,按党内职务应排在赛福鼎的前面。也是在这次筹备会议上,杨尚昆说,这次代表团除了毛主席、宋庆龄、邓小平几位主要领导以外,其他团员一般都不带警卫、秘书,尽量多带一些“会讲话的”(指各种语种的翻译)。杨尚昆同王稼祥商议,选派张香山任代表团副秘书长,协助他工作,负责联络、文电、分管代表团的工作班子。礼宾工作由外交部礼宾司司长王雨田、专员韩叙负责。警卫工作由中央警卫局副局长王敬先负责。保健工作由中央保健局局长黄树则负责。财务、礼品工作由中办特别会计室主任赖祖烈负责。此外,毛泽东的秘书叶子龙、林克、卫士长李银桥、护士长吴旭君、宋庆龄的警卫秘书隋学芳、邓小平的卫士长吕增科等也陪同首长出访。

为了保证高质量地完成翻译任务,中国代表团配备了力量雄厚的翻译班子:俄文方面有李越然、阎明复、赵仲元、朱瑞真、陈道生,英文方面有浦寿昌、俞志英,法文翻译有齐宗华。代表团还从中国驻波兰大使馆借调了一位波文翻译高佩玉,在莫斯科留学生中选调了一位上海籍的女大学生,专门给宋庆龄做翻译。

据杨尚昆说,1949年毛泽东第一次访苏,送给斯大林一车皮山东大葱和一车皮江西蜜橘。斯大林对蜜橘赞不绝口,称之为“橘中之王”。这次毛泽东访苏,中央办公厅、外交部精心准备了反映中国在苏联帮助下实行现代化进程的鞍钢全景的立体模型等,以及中国传统手工艺国宝级的“北海全景”牙雕等礼品。这些礼品在中南海居仁堂展示时,邓小平问“北海全景”牙雕是国宝级的艺术品,作为礼品送出是否妥当,并请杨尚昆研究处理。后来了解到,创作这一牙雕的工艺大师当年50多岁,仍有精力再创作同一主题的作品,这样就决定不更换礼品了。

苏方的盛情接待

11月2日上午11时,中国党政代表团乘坐的专机到达苏联边境城市伊尔库茨克,苏共中央主席团候补委员波斯别洛夫和外交部副部长费德林以及中国驻苏大使刘晓夫妇专程来此迎接中国代表团,前来迎接的还有苏联地方党政领导人。波斯别洛夫是苏联著名理论家、哲学家,曾和苏斯洛夫一起主管意识形态工作。他文质彬彬,讲起话来慢条斯理。

在伊尔库茨克,发生过一个小插曲。伊尔库茨克这年冬天来得早,已经下了一场雪。毛泽东惊奇地发现,机场附近有一片庄稼长得绿油油的。他便问地方领导人:这是什么庄稼,现在还在开花?地方领导人回答说,这是“ROSH(罗什)”,我们几个翻译都不知道这个词,有的说是“大麦”,有的说是“荞麦”,毛泽东都一一否定了,说这个季节不可能长大麦、荞麦。著名汉学家费德林急忙走上前来说,这是做黑面包的一种麦子。毛泽东听了点点头。回到飞机上,阎明复查了俄汉字典,原来“ROSH”就是“黑麦”。于是他拿着字典走到前舱,对毛泽东说,字典里写的是黑麦,刚才我们都翻译错了。毛泽东听了笑着点点头。

11月2日莫斯科时间下午3点,中国代表团乘坐的图104飞机在伏努科夫机场降落,舷梯下是红地毯铺路,赫鲁晓夫、布尔加宁、伏罗希洛夫、库西宁、米高扬、苏斯洛夫、福尔采娃、柯西金等苏联党政领导人前来迎接。在一阵拥抱、亲颊之后,毛泽东检阅了三军仪仗队,并发表简短讲话,对苏联的盛情邀请表示感谢,赞扬40年前十月革命的胜利“创始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40年来苏联获得了辉煌的成就,“为追求进步和幸福的人民树立了卓越的榜样”,明确指出“以伟大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是保障世界和平的坚强堡垒,是一切不愿意受帝国主义压迫和奴役的人民的忠实朋友。”

欢迎仪式结束后,赫鲁晓夫陪同毛泽东同乘一辆装甲“吉斯”汽车,来到克里姆林宫内的捷列姆诺伊宫。在一间宽大的休息室里,赫鲁晓夫向毛泽东简要介绍了会议的筹备情况后,看了一眼正在同毛泽东谈笑风生的伏罗希洛夫,提醒说:该让毛泽东休息了,我们告辞吧?在握手告别时,赫鲁晓夫对毛泽东说:你住的捷列姆诺伊宫,曾是沙皇的寝宫。这里离会场即乔治大厅只有几十米远,有一条走廊通往乔治大厅。

中国代表团其他成员以及工作人员也都被安排住在克里姆林宫。这里又有一个小插曲。我们刚安顿下来,忽然听到有人说,毛主席来看我们啦!于是大家都涌到走廊里,等候毛泽东。原来,毛泽东从楼上走下来看望大家。当时每个卧室的门上都贴有名单,毛泽东走到我们几个翻译的卧室门口,看到名单上的“朱瑞真”,就说:“这是个女孩子的名字呀”。朱瑞真回答说:“这是家里老人们起的名,可以改”。毛泽东说:“不用改,就这样叫也很好嘛。”

苏方为接待中国代表团做了很多工作。10月30日,即在中国代表团离开北京的前两天,杨尚昆派中央警卫局负责毛泽东警卫的副局长王敬先、外交部礼宾司专员韩叙和我们翻译组的朱瑞真前往莫斯科“打前站”,任务是在代表团到达莫斯科之前,和苏联同志一起把代表团的住地安排好,特别是根据毛泽东的生活习惯把他的住房安排好。王敬先等到达莫斯科后,苏方人员对他们非常热情,两个谢尔巴科夫(一个是苏共中央联络部中国处处长谢尔巴科夫,另一个是克里姆林宫警卫局副局长谢尔巴科夫少将)和他们一起指挥苏方服务人员根据毛泽东的生活习惯重新布置了他的卧室:把原来笨重的钢丝床撤掉,换上一张宽大的木板床,把毛毯、鸭绒枕头之类的东西拿走,换上从北京带来的又长又宽的棉被和枕头,把卫生间的坐式马桶改成蹲式马桶,调整了床头上的灯光等等。另外,克里姆林宫警卫局长扎哈洛夫少将和王敬先等一起察看了为毛泽东在郊区安排的两幢别墅,供他需要休息时备用。一幢是斯大林当年住过的孔策沃别墅,周围都是森林,离克里姆林宫较远,约40公里;另一幢在列宁山,离克里姆林宫较近,是马林科夫下台前住过的地方。这两处的卧室和卫生间也做了相应的调整。中国代表团抵达莫斯科后,邓小平、杨尚昆于11月3日中午去视察了苏方给毛泽东准备的这两幢别墅。

事后我们获悉,赫鲁晓夫曾亲自到克里姆林宫检查为毛泽东准备的起居室,看到那张硕大的木板床、薄薄的被褥,他作出评价:“丛林里来的战士。”在卫生间,赫鲁晓夫看到,原来的坐式马桶的四周用瓷砖垒起,与坐桶一样高,从旁边砌起了一个台阶,装修了护栏。赫鲁晓夫不解地摇摇头:“难道蹲着大便更舒服?”

参加十月革命系列庆祝活动

1957年11日3日,即中国代表团抵达莫斯科的第二天,苏联发射了第二颗人造地球卫星,重508.3公斤,高度为1500公里,每绕地球一周需1小时40分,上面装有一只叫拉伊卡的小狗和仪器,并有两部电台。代表团的同志获悉后都很高兴,说这是喜从天降。

11月3日晚7时,赫鲁晓夫邀请毛泽东共进晚餐,两人进行了长达四个小时的会谈。中方参加的有邓小平,苏方参加的有布尔加宁、米高扬、波斯别洛夫、尤金等。午夜12时,毛泽东、邓小平返回住地后召开代表团会议,介绍了同赫鲁晓夫会谈的情况,到凌晨1时半结束。

11月4日上午,毛泽东和中国代表团到苏共中央办公大楼,又礼节性地拜会了赫鲁晓夫。会晤持续了40分钟。然后,毛泽东率中国代表团到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礼节性拜会伏罗希洛夫主席。下午6时,毛泽东和中国代表团到苏联部长会议大楼礼节性拜会布尔加宁主席。

11月5日下午,毛泽东率中国代表团到红场拜谒列宁、斯大林墓,并献了花圈。

11月6日上午,苏联最高苏维埃在卢日尼基体育馆召开十月革命40周年庆祝大会,毛泽东率中国代表团全体成员参加。

庆祝大会由卡班诺夫主持,赫鲁晓夫在会上作了长达四个小时的报告。然后,卡班诺夫宣布休会,下午4时继续开会。休会后,大会秘书长谢洛夫走到中国代表团秘书长杨尚昆面前通知说,赫鲁晓夫恳请毛泽东和各国代表团团长留在体育馆共进午餐。杨尚昆问了问毛泽东,然后回答说,毛泽东有点疲劳,需要回去休息。谢洛夫仍再三恳求,杨尚昆回答说,如果一定需要中国代表团留人的话,我们可以留下邓小平。本来苏方打算第二天在各大报纸上发表有关赫鲁晓夫同毛泽东等各国代表团团长共进午餐的报道,但因毛泽东没有参加,苏方的这个计划落空了。

11月6日下午4时,十月革命40周年庆祝大会继续举行,各社会主义国家代表团团长致词。第一个致词的是毛泽东。毛泽东一出场,全体与会者起立致敬,讲话中掌声不断,讲完后全场再次起立,长时间地鼓掌致敬。

毛泽东在讲话中热情地赞扬了苏联40年来所取得的成就,对赫鲁晓夫奉行的方针政策表示了充分的支持。他说:苏共中央在克服个人崇拜,在发展农业,在改组工业和建设的管理,在扩大加盟共和国和地方机构的权限,在反对反党集团、巩固党的团结,在改善苏联陆海空军中党的政治工作等问题上所采取的措施,将毫无疑问地促成苏联各种事业的进一步巩固和进一步发展。在如何对待苏联经验的问题上,毛泽东作了全面分析。他说:“在十月革命以后,各国无产阶级的革命家如果忽视或者不认真研究俄国革命的经验,不认真研究苏联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并且按照本国的具体条件,有分析地、创造性地利用这些经验,那么,他就不能通晓作为马克思主义发展新阶段的列宁主义,就不能正确地解决本国的革命和建设问题;那么,他就会或者陷入教条主义的错误,或者陷入修正主义的错误。我们需要同时反对这两种错误倾向,而在目前,反对修正主义的倾向尤其是迫切的任务。”

毛泽东的祝词稿是我们在离开北京前翻译成俄文的。经杨尚昆批准,我们特地请了尤金大使的翻译、苏联驻华使馆二秘罗满宁到我们在中南海居仁堂后楼的办公室,帮助定稿,一起工作了两天两夜。毛泽东在大会上致词时,也是由罗满宁担任翻译。在讲台上,他站在毛泽东右后侧,毛泽东讲一段,他读一段译文。因为他熟悉祝词的译文,读起来铿锵有力,很好地表达了祝词的原意。

毛泽东致词后,依次致词的为波兰、捷克、民主德国、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南斯拉夫、匈牙利、越南、朝鲜、阿尔巴尼亚、蒙古的代表团团长。他们的讲话都受到与会者的热烈鼓掌欢迎,但没有起立。接着,苏联最高苏维埃代表致谢词,然后大会通过了《告苏联人民和世界人民书》,于晚上8点半结束。

11月7日上午,为庆祝十月革命胜利40周年,苏联在红场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和群众游行。毛泽东和中国代表团步行到红场观看了阅兵和群众游行。群众通过列宁墓时,总是高呼“毛主席!毛主席!”游行结束时,当毛泽东和赫鲁晓夫等苏联领导人从列宁墓上走下来,群众围上前来,热烈欢呼。据苏联朋友讲,这种场面是前所未有的。

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当时,苏方为防止毛泽东在观礼台上站的时间长而脚受冻,曾想为他做一双厚的毛皮鞋,但被毛泽东拒绝。11月4日上午,苏方警卫人员陪同莫斯科一家著名鞋厂的一位师傅来到毛泽东的住所。警卫人员对在场的王敬先说,11日7日那天,毛主席要在红场观礼台上站几个钟头,我们首长担心毛主席的脚会冻伤,要我们给他定做一双厚的毛皮鞋。师傅接着说,他是奉命而来,要量一量毛主席穿的皮鞋尺寸,他还带来各种颜色的面料和毛皮样品,请挑选。王敬先报告后,毛泽东非常生气,责怪他说,我们这次来,人家对我们招待得这么好,不要再向人家提这样那样的要求!王敬先解释说,我们根本没有提过任何要求,这是苏方主动安排的,他们还要为您缝制一顶皮帽子。毛泽东说,一概谢绝。总之,为这些事,不要麻烦人家。

11月7日晚上8时,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在克里姆林宫举行庆祝十月革命40周年招待会,毛泽东和中国代表团出席。出席酒会的有1800多人,席间伏罗希洛夫致词,11时结束。

11月8日上午,莫斯科市在卢日尼基体育馆举行庆祝十月革命40周年群众纪念大会。毛泽东和中国代表团出席。莫斯科市委书记福尔采娃致开幕词,接着陶里亚蒂、多列士和宋庆龄相继致词。宋庆龄在致词中说,30年前的十月革命节,我也曾经同你们在一起。30年来在你们的国家和我的国家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两国人民为和平和人类的进步赢得了光辉的胜利。她说,30年前,当我到你们这里来的时候,我的心情是沉重的。我为了抗议对孙中山先生的遗嘱和对中国革命的背叛,被迫离开了我的国家。但是,当我一踏上苏维埃的土地,我就知道我们的事业并没有完全失败。苏联人民的鼓励使我确信,人民是会胜利的。中国人民在久经锻炼的共产党和毛泽东的领导下,获得了胜利。根据历史,我们可以看到中苏友谊的深厚,在我们所进行的改造世界的历史性事业中,中国将永远同伟大朋友苏联站在一起。最后,宋庆龄说,我深信,在不远的将来,社会主义将成为全人类的选择,剥削和民族压迫将会永远消灭。国与国之间,人民与人民之间,将会出现普遍的和睦。人类的充分的和广阔的发展将会开始。宋庆龄热情洋溢的讲话,获得多次长时间的热烈掌声。

毛泽东率中国党政代表团参加苏联十月革命40周年庆祝活动后,还出席了64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对毛泽东率团出席这次会议的情况,在这里就不记述了。

原载:中国共产党口述史料丛书第6卷(上),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m_u 2022-8-13 22:21
多么美好的事业

查看全部评论(1)

相关分类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6-18 22:27 , Processed in 0.01357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