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对2023年的粗浅预测及一些朴素观点

2023-3-14 22:19| 发布者: 临床哲学实习生| 查看: 65601| 评论: 8|原作者: 顽皮蛋

摘要: 当前的时期,是一个知识分子或被迫,或主动,或被迫主动融入无产阶级的时期。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就为左派重新回归无产阶级提供了可能。那么,应该做什么?

前言

 

这一段历史时期,总体上可以说是对社会的保守端越来越不利,对社会的变革端越来越有利的时期。经济的总体情况进一步下行,直接反映到了工厂承接的国内外订单数量减少、大批小厂破产、工人找工作困难、各地方政府财政困难持续加大上。在这样的情况下,也许我可以基于自身的一点点经历和看法,对社会运动的趋势、以及左派如何参与到社会运动中来这两个问题,提出一点粗浅的预测,以及可能的方法。

 

由于我自身经历与知识的局限性,我的看法中不可避免地会带有主观性、片面性、形而上学甚至于玄学的性质,但是无论其正确与否,符合未来实际与否,也许都可以作为一种意见供以参考。哪怕是全然错误,或者没有任何价值,也可以作为一种反面观念彰显正确观念的真理性,正如只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派这种“反面教员”存在,才更能彰显毛主席的伟大及其路线的正确性一样。

 

 

 

二、2023年的总体趋势

 

2023年开年,整个社会的经济就面临着严峻的形势。在投资、消费、贸易的“三驾马车”中,之前曾由于疫情取得优势而严重依赖的外贸经济,在今年进一步萎靡了。它的直接反映,就是珠三角这样的外贸工业基地大批工厂倒闭,抖音上长三角地区大批卡车闲置,以及在商务部见报的国际贸易订单数量减少。

 

而投资,本国可以真正依靠的对象则只有对基建的投资,而当局对房市的限制正在逐步松动,似乎有旧瘾复发之势。然而政府投资的本质是信用扩张——即举债进行投资从而拉动经济,但一方面,各地城投公司的债务已经深不见底,另一方面,政府财政系统本身已经入不敷出。在此情况下仍然要执行基建及房建投资,那么也就只能继续挖空居民储蓄,以及玩出各种金融花样(比如说对不动产的投资私募基金,本质上这些花样仍然是为了挖空居民储蓄以提取劳动剩余),那样将更会加速自身的灭亡。

 

消费则根本指望不上,难道说,我们指望年轻工人拿着1112元的时薪,每天工作12甚至17小时,中间还要遭受各种中介的克扣,然后跑出来大笔消费?不会吧不会吧?在资本家不肯让利给工人的情况下,基于消费的所谓内循环就是一个笑话。


在前述条件下,社会会如何变化?

 

首先,直接在开年2月份反映出的就是底层工人找工作的困难。一方面,由于大量小厂倒闭,以及订单总量的减少,大量工人被释放到劳动力市场上,而工厂承接工人的意愿逐渐变得不强;另一方面,由于疫情三年耗费了许多人的积蓄,使得更多的不得不出来打工,劳动力市场进一步饱和。在之前的几篇临时工文章中,提到了广州东莞深圳的工厂厂选人择优录取、工资进一步压低的情况,也反映了出来打工的人身上的积蓄都不多,有的甚至几乎身无分文的情况(身上就几十块钱了,最后还要买中介的那30块钱的纸)。而后来我到了郑州与西安,这里也基本上是处于一种饱和状态。郑州的招工意愿非常不强,郑州富士康目前不招临时工,而我在招聘软件上与其余招工方联系,他们也兴致缺缺,回信息非常慢,也没有什么进一步的意向。在西安这边,情况比郑州稍微好一点,但我之前去面试一家工厂,结果被告知普工岗位已经饱和,“等到人员有空缺”的时候,再来联系我,害我白跑一趟。而目前我正准备入职的这个厂子(截至发帖时已离职),则是我在路上走的时候他们的人事经理在车上看我拖着行李走非常可怜的样子,把我强行插进来的(当时他们的招聘流程已经基本结束,而且厂子里岗位已经几乎没有什么空缺了),而他们这个厂子已经宿舍都已经住不下了,我只能在外面的村里找房子租住。全国的劳动力过剩情况可见一斑。

 

这样的情况,将会导致底层打工人的三种动向:


第一,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继续保持着失业的状态。这样一大批人持续失业,身上又没有多少钱,这样的话社会治安会进一步恶化。


第二,接受中介的盘剥与厂方极其苛刻的待遇条件,进厂打工。劳累的生产生活、进一步微薄的劳动所得,继续酝酿不满情绪,直到被某种突发性事件点燃,进行经济斗争。


第三,转去送外卖,或者从事一些其他的简单服务性工作。但是在当前经济情况下,在居民消费进一步降低的情况下,送外卖或者其他服务性工作也会越来越艰难。因为大家都不消费了,那么为这些消费提供的服务也就相应减少了。这样的艰难,又会一方面导致更多的人失业,而没有失业的人,则还要继续忍受进一步的薪资待遇与生活条件的降低。

 

从上面的粗略分析中可以看出,无论是什么动向,底层劳动者都会活得分外艰难。那么,时局又会如何演化呢?

 

对于资产阶级而言,3-7月份应该是他们处于观望的阶段。尽管大家都知道当前很难,但是还是在某种意义上保持着“对未来的希望”,说不定之后就会好一些呢?更何况开年的这段时间本来就基本上是生产淡季,而生产的高峰期一般在第三、第四季度出现(例如郑州富士康,他们直到34月份才有比较稳定的苹果订单给过来,而在此之前都相对闲一点,在去年1011月则是一个生产的高峰期,订单很多,有工人加班3个月赚6万,也同样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才有了10月份工人因为疫情原因“大逃杀”之后对临时工招募的政府行政措施,并最终导致了那次斗争)。在这样的视角下,尽管当前已经觉得是艰难时刻,但资产阶级还是要维持着生产体系的继续存在。

 

因此,这里产生一个变量就是上半年的订单情况。若上半年的订单数量尚可,还能够使整个社会的生产部门维持再生产(哪怕是简单再生产),那么,资产阶级的信心就会保持下去,从而整个社会还可以维持一个比较脆弱的稳定。若上半年订单数量不佳,各种反映经济不利的信息继续放出,连简单再生产都无法维持下去,对经济复苏的预期受到严重打击,那么资产阶级就会一方面进一步压低工人工资待遇,另一方面通过裁员、关厂等方式造成更大范围的失业。

 

而根据目前了解到的现象来看,这个经济复苏的预期较大概率会落空。并且在夏天或者夏秋之交的时候,对全年的形势估计会基本成型。在这样的条件下,今年下半年的社会形势会进一步恶化,工人的经济斗争倾向将会上升。

 

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失业率上升了,岂不是有更多的无产阶级后备军?在“你不干,有的是人干”的情况下,工人岂不是会进一步忍气吞声?为什么经济斗争的倾向会起来呢?原因就在于临时工。

 

资产阶级为了拉拢基层员工,将苦活累活丢给临时工做,而正式工则做一些相对轻松的活。这样,就将工人队伍割裂,成为了两个看起来漠不相关的群体。对于正式工,资产阶级是有底气通过无产阶级后备军来打压的——只要正式工从他的岗位上离职,就等于是失去了一个稳定的生活(哪怕这种生活过得仍然也比较苦),如果他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技术,他也就不得不成为临时工的一员。就像厂方招人,然后面试问这样的曾经的离职工人:“你说你有五年工作经验,这五年是做什么的?”这个工人说:“我打了五年螺丝。”一样。这样的可替代性非常强的工作之量的积累,并不能成为获取优势之质的保证。所以,对于正式工来说,庞大的无产阶级后备军队伍,的确是资产阶级可以拿来震慑他们的手段。

 

但是对于临时工,却不是这样。一方面,由于他们做的基本上都是苦活累活,拿的工资还很低,更不用说什么五险一金,又经常受到中介的二次剥削,因此他们对于现状的不满是非常深刻的,本身就是火药桶。而另一方面,恰恰是由于临时工的流动性强的性质,使得他们相对于正式工而言,并不会由于无产阶级后备军的存在而受到很大约束。你说你不要我了,那我走,我去找别的厂子去,大不了回家种地。但是你说你还要扣我的钱,那我就要闹,反正我又不在你这里长期工作,闹到你给钱为止。这样的不稳定性,是非常显著的,并且是极其容易被显化为社会现象的现实的。正如郑州富士康的斗争,本质上就是临时工与厂方及其背后的当局的较量,正式工在这里基本上作了看客。

 

因此,至少在临时工这个层面,资产阶级拿无产阶级后备军震慑来震慑临时工,并不会起到多大效果。更何况,临时工自身就带有很强的无产阶级后备军属性,拿他们自己来镇压自己,并不会多么有效率。于是,从临时工的角度来看,工人的经济斗争已经成为了现实的可能。


基于以上叙述,这样的经济斗争,最早也许在夏秋之交前后出现,而在深秋与冬月之时取得进一步的发展。在地域上,则是临时工广泛聚集的地区。

 

而房市是否暴雷,则可以继续关注郑州,我在郑州看到的在建楼盘,几乎比广州长沙西安三城看到的在建楼盘还要多(也有可能是在其余三城我还见得太少了吧)。整个城市到处都在摊大饼,哪里都有工地,给我的感觉就是根本没有规划。这样的城市,在房市上是很有可能出问题的。在去年8月份从郑州等地出现了断供潮,但是至今似乎他们也没有很好的解决这个矛盾。这个时间表,也同样可以参考上述经济斗争趋势的时间预测。并且它不仅仅会影响工人阶级,更会直接冲击小资产阶级。

 

因此,如果说疫情是给2022年的社会变得不稳定、经济继续崩坏的遮羞布,那么在2023年,这块遮羞布被扯下,资本主义社会的内生性矛盾与阶级矛盾将会赤裸裸地展现在全社会面前。

 

 

 

正视小资产阶级

 

左派中的很多流派都有一种奇怪的观点,好像只要是小资就一定是自由派,殊不知目前左派本身的主要承担者就是小资产阶级(但是不能否认,左派中仍然有很多优秀的工人阶级分子)。这样的形而上学观念,起到了消极的影响。左派内部的各个流派大玩宗派主义、身份政治的排列组合,最终陷入无端的内耗而失去其先进性意义。我想说,需要正视小资产阶级的问题,因为一方面,小资产阶级里,究竟哪些人是盟友?哪些人可以被争取?哪些人是敌人?这需要弄明白;而另一方面,在当前阶段下,正视小资产阶级,也对当前多数左派找准自身的定位具有参考性意义,并不需要为自己的“阶级身份”而忸怩。因此,进一步地,这个问题也许会比较重要,一方面,许多左派对自己的身份比较困惑,他们觉察到自己可能是“小资产阶级”,但是在左派之内又对自己的现实社会地位感到不好意思,最后就只能觍着脸“代表”工人阶级“发声”,但是他说的是否真的是工人想说的?还只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这并不好说;而另一方面,小资产阶级在很多人的观念中都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好像坐办公室的、找格调的、大谈理论的、喝咖啡的、知乎上IP上海的就是小资产阶级,而忽略了小资产阶级原本在生产关系上的定义。最终就是一方面互扣帽子,另一方面忽略了在这个时代小资产阶级的成分复杂与在其中仍然存在着的进步性意义,从而把人一棒子打死了。因此,不妨回归小资产阶级在生产关系上的定义,并在今天这个时代的具体条件下作进一步区分。

 

第一,非体力劳动的无产阶级

在脑力劳动者无产化的今天,大批从事非体力劳动的白领,却和大部分体力劳动者一样,做着简单的重复劳动,只不过一个是在工厂里,一个是在写字楼里。例如我的一位同学,在某私企设计院上班,天天就是根据任务要求画图,每天都要加班,就连回到自己的住处也还要想着明天的任务,除了周末打打电脑游戏,基本上没有任何娱乐休闲的时间。这样机器人般的生活,其实是大多数底层白领的写照。他们基本不占据任何生产资料,可替代性极强。这一部分人,可以直接称之为非体力劳动的无产阶级(或者脑力劳动无产阶级)。

这样的非体力劳动的无产阶级,变革的意愿也是同样强烈的。不过与传统体力劳动的工人不同,由于他们所处职业的文化水平,他们往往喜欢在网络空间发表以及查看各种高论,大多数网络舆论场上的左派和自由派,都来自这一群体(粉红派则主要是初高中生、大学生和一些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在目前来看,左派在和自由派的舆论斗争中占了下风,并没有把握住19-21年的舆论机会,这其实同样反映了左派自身的一些局限性。

 

第二,有地农民

土地本身就是一种生产资料,占有了土地(哪怕这种占有是国家把土地“转包”出来给的)的农民就是占有了生产资料。由于农民仍然需要靠自己的体力劳动耕地谋生,因此并不能作为资产阶级,而只能作为小资产阶级。

而在今天的中国,由于单纯的农业生产并不能养活自己的家庭,越来越多的农民不得不农闲时出去打零工,农忙时再回来农业生产,因此,中国的有地农民,大多数实际上是作为一种半无产阶级存在。他们有土地,但是这样的土地并不足以维持自身生存。

 

第三,泛小资产阶级

而工人中的高级技工、拥有自己货车的货车司机、可以通过自己知识技能保持自身生产活动与其他生产活动有质的区别的人,这些可以算是泛小资产阶级。

原因无他,没有他们的技能或者所有物,本次生产-流通过程就无法完成(更加广义的说,是从产品的实现到产品价值的实现之过程),因此他们实际通过自己的生产要素提取了他人的劳动剩余,或者说参与到了对他人劳动剩余的分配中。

而在这个泛小资产阶级中,由于技能、所有物之量的不同,又会造成对劳动剩余提取的量的不同,在这里,可以作定量上的区分。

几乎仅仅能够通过自身的技能或者所有物维持自身劳动力再生产的,这一类人是泛小资产阶级中最底层的人,几乎等同于无产阶级,并且随时可能跌落至工人阶级,甚至过得不如工人阶级。比如说我们工厂外面有一对卖炒面炒河粉的老两口子,一辆小吃摊车和一手厨艺,就是他们活下去的唯一希望。由于这里的所有工厂都是两班倒的,所以他们不得不中午12点出来营业一次,晚上12点出来营业一次,再加上准备食材和路程的各种时间,其实生活过得相当不容易。他们说,要不是他们年纪大了,做不了工厂的体力活,他们也会进厂打工。这样的人,可以说是边缘小资产阶级。他们同样是相当渴望变革的一支力量。

而不仅能够完成劳动力再生产,还能有一些不错的积蓄的,可以说是泛小资产阶级的中层。这些人是工人中的技工、拥有自己货车的司机、基层科研人员、工地管理岗位的基层员工、白领中的中下层领导等。由于各自劳动质的区别,他们的劳动强度与劳动所得也非常参差不齐。总的来说,就是所拥有的技能或者所有物越稀缺,所在行业越稀缺,则他们的收入就越高。但是对于这些人来说,社会关系对他们的技能或者所有物的挤压是严重的。拥有越多的社会关系,就越接近小资产阶级的上层。反之,社会关系越少,就越趋于边缘化。因此,在这个群体中,对人事关系会比较敏感。这样的人,可以称之为中层小资产阶级。这里是自由派的核心。

然而,尽管我们通常知道的小资产阶级的毛病,在中层小资产阶级中都可以得到反映,但是在整个社会都在强烈呼唤变革的情况下,这一支力量也同样会发挥其独特的作用。最大的作用就是,它是生产技术革新(也就是资本有机构成提升)的直接承担者,能够去改变世界的人工智能技术,就会从这里诞生,重新定义自由(这样的自由,绝对不会是资本主义下的自由主义那样狭隘的自由),催生人类对自己的反思,并且最终和无产阶级革命交汇在一起,共同终结人类的史前史。那会是全人类褪下各自物化标签的共同联合。

而社会关系挤压的极致,就是类似于劳务中介公司那样的东西了,那是纯粹依托社会关系提取劳动剩余,在这里,连生产技能或者所有物都失去了意义,是一种小资产阶级的质变(只不过劳务中介公司一开始就是这样,而对于更加一般的情况来说,只有生产技能或者所有物需要达到一定量之程度以后才能到达这个质变。比如一些教授接私活,然后交给自己手底下的研究生做,在这个里面,教授的学历只是起到了一个门面的作用,没有生产性意义,真正发挥作用的是教授因为自己的学历造成的社会关系)。这样的人,就是高层小资产阶级,他们是资产阶级的紧密同盟,并且有机会的话,就会直接掌握生产资料转化为资产阶级。

 

以上,就是对整个小资产阶级的大致区分。需要看到作为城市工薪阶层的非体力劳动的无产阶级、边缘小资产阶级已经从传统的小资产阶级中分化出来,并且要重新考虑中层小资产阶级在技术革新上的进步性意义。

 

 

 

小资产阶级的跌落与在当前情况下左派工作的可能性

 

在前面临时工的文章中,已经阐述了一个现象,即有越来越多的小资产阶级开始进厂打工。也就是说,当前的时期,是一个知识分子或被迫,或主动,或被迫主动融入无产阶级的时期。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就为左派重新回归无产阶级提供了可能。那么,应该做什么?

 

对于目前还没有跌落阶层、甚至反而有闲的小资产阶级左派而言,可以到当地的工厂招工现场看一看,最好是以求职者的身份去尝试一番(只不过最后不要跟他签约就行),多和同行的工人进行交流,听听他们生产生活的故事,从他们的口中获取信息。这样,可以作为一种对社会的调研(就像佐伊之前做的那样,也许红中网并不是特别喜欢佐伊,但是至少他们做的这种尝试,也应该获得一定的肯定)。

 

与工人交流,一定不要把自己当做信仰马克思主义的“救世主”或者“传教士”,也不要拿着相机或者笔记本装作一个很正式的采访,平常的交流就行,不要给人徒增压力。发发烟,吹吹牛,用平常的方式走近他们。最好心里抱着一个求职者的意念,这样会和工人更有共鸣,话题也就会更多一些。当工人提出一些不正确的观点,也不要急于反驳,一来会让信息无法继续收集,二来短时间的争论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要改造人的思想,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所以不妨先多听多看,了解工人们到底是如何想的。

 

在与工人聊了不少之后,也就可以像我一样写下所见所闻。由于个人的局限性,单个人不可能把全中国的情况都摸清,所了解到的信息,也会有不同方向、不同程度的片面性,但是只要样本够多,交叉验证,也就能够大致反映社会的基本概况了。

 

除此之外,如果左派中有人工智能专业、自动化专业、数学专业、神经科学专业以及哲学专业的人,也可以尝试通过辩证法去构建认识论,理清一下存在、生命、智能与意识之间的关系,将人工智能技术掌握在社会变革端手中。

 

对于像我这样,已经跌落阶层或者即将跌落阶层的人,不妨也就试图去勇敢的加入工人阶级,将以前的美好梦想暂时收起,将自己这一往无前的生命长河,投射到永不终结的历史长河中去。一定会有不甘、不安、焦虑和绝望,但是,那都不要紧,因为生命的长河一往无前,而历史的长河永不终结,我们的命运(如果有命运的话)已然交织于改变命运的进程中。

 

而在工人之中,也不要自视甚高地把自己当成什么“工人的领导者”、“社会活动家”之类的人,对于工人,永远要谦虚。我们会是他们的学生,唯一能做的,就是向工人展示一种打破这样绝望生活的可能性。这并不能通过一次或者几次的理论灌输就能实现,而是要通过长期的相处交流才能达成。要把工人当做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兄弟,要去爱自己身边的工人,而不是当做实现自己所谓理想的工具,只有这样,最后才能和工人成为真正的同志。

 

如果没能与工人取得良好的交流,也不要气馁,先让自己活下去再说。等到社会变革的时候,迟早会有我们的份。总之,不要绝望,因为就像你和我这样卑微渺小的个人,却会是这个世界的光。变革的门,为每一个人敞开。

 

如果取得了良好的交流,那么就可以进一步阐述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立场和方法。并不需要系统的去论述,而是在话题中找到一些机遇顺势而为。比如劳动力的再生产,以及消费问题,工人对此就会比较关注,可以在适当的机遇下,讲他们感兴趣的东西。在谈天说地中潜移默化地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武器,递交给工人,一旦出事,这些曾经提到的东西,立马就会变成趁手的兵器。

 

而如果是以打临时工为主,则可以将一些认为和自己聊的来的人,以共同分享工作资源的名义,拉个小群。就比如说在一个厂子打完工了,然后群里的人分别去找其他厂子,对比一下看哪边厂子更好,然后一起去。这样一来使得自己在打工路上有个相互照应,二来建立一个相对稳定的社会关系环境,也有利于马克思主义的进一步传播。因为交流的时间越长,就越有机会让大家真正认识马克思主义。并且这样的交流,也可以一传十,十传百,就像链式反应一样进行下去。如果这样的找工作群组,可以弄到几百人的规模,那么也许就有直接跟劳务公司叫板、甚至绕过劳务公司直接和厂方谈判直招的机会了(因为劳务中介公司本身的可替代性也很强)。由于这样的群组具备了一定的经济关系性质,那么和大家的关系也就会更紧密一些,而不再是通过目前而言相对虚无缥缈的所谓政治诉求通过在一起,它也会更具有战斗力一些。说实话,有点像古代一些历史时期的流民组织,但是这样的组织,如果能够成立起来,那不得不说是工人阶级与左派结合的共同进步了。

 

以上,就是我的一点预测与看法,不可避免地会有主观性、片面性、与形而上学的性质,但终归希望能够给大家一个参考。

24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5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bapl 2023-3-17 19:39
顽皮蛋: 至少我在广州东莞郑州西安四地的见闻,不是像你说的这样。 1.临时工干苦力活是普遍现象,而所谓的工资高只是假象。 一来,很多招聘信息都是虚假的,嘴上说时薪25 ...
车间主任代表的是工厂老板的利益,不可能代表正职工的利益,招临时工往往意味有批订单贷要赶时间,车间主任关心的是这批货能不能准时保质保量出货,在工作安排上技术性有要求,责任性大的岗位只能安排正式工去干,临时工只能做一些辅助性杂活,这些杂活往往是苦力活。这是做没技术性的临时工命中注定的!如果你有技术和熟练性,到别的厂做临时工,计件单价肯定要比原厂职工要高!
引用 顽皮蛋 2023-3-16 21:33
工厂临时工的待遇并不怎么好,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年轻人宁愿去送外卖也不进厂打工的原因之一。
bapl: 工厂临时工的小时工资比正式工的高,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年轻人宁愿做工厂的临时工,也不做长期工的原因之一。
引用 顽皮蛋 2023-3-16 21:27
至少我在广州东莞郑州西安四地的见闻,不是像你说的这样。
1.临时工干苦力活是普遍现象,而所谓的工资高只是假象。
一来,很多招聘信息都是虚假的,嘴上说时薪25甚至30,结果真正到车间里的时候就14-17了。另外,也有地方从工时计算做文章,8对8的工作制,由于要扣掉午休、吃饭、甚至每2个小时休息10分钟的时间,计算工时每天9.5-11.3个工时不等。还有,厂方对临时工的处置也可以相当随意,你就算拿了20、21块钱这样在目前相对而言较高的时薪,让你上一休一你也根本没脾气,但是他们招人的时候肯定是不会说这样的问题的(这样算下来每个月只有3000块钱左右,临时工四说的就是这个情况)。
二来,由于工厂里的班长和车间主任这样的领导对临时工有一定的岗位分配权,代表了正式工的利益,因此也往往会让临时工做最差劲的活,这个现象在临时工一、二、三、四都有反映。因此综合以上两点并不是你所说的“在工厂普遍不存在这种现象”。
bapl: 资产阶级为了拉拢基层员工,将苦活累活丢给临时工做,而正式工则做一些相对轻松的活。 --------------------------------------------------------------------- ...
...
引用 bapl 2023-3-16 20:08
工厂临时工的小时工资比正式工的高,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年轻人宁愿做工厂的临时工,也不做长期工的原因之一。
引用 bapl 2023-3-16 20:01
资产阶级为了拉拢基层员工,将苦活累活丢给临时工做,而正式工则做一些相对轻松的活。
-----------------------------------------------------------------------
将苦活累活丢给临时工做,而正式工则做一些相对轻松的活在事业编制、国企是这样,在工厂普遍不存在这现象,相反工厂临时工的工资比正式工的高,这主要是因为工厂的模式决定的,工厂临时需要招临时工,肯定会给出更高的工资才可以。还有工厂的正式工比临时更容易工资被被扣,扣了你也不会辞职,相反临时工不用担心这么多的问题,因为临时工敢闹!
引用 龙翔五洲 2023-3-15 02:31
在中国特色资本主义上升阶段出现拐点之后,总的来说将是无产阶级革命走向进展的时期。
引用 远航一号 2023-3-14 23:06
在这篇文章中,顽皮蛋同志比较全面地阐述了他对当前社会和阶级斗争形势的看法。欢迎各位网友围绕相关问题展开讨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23-3-14 22:45
临床哲学实习生说:本文为顽皮蛋同志原在第二篇临时工文章之后所记录的一些感想和看法,现委托我继续代为发布在本网。

查看全部评论(8)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5-30 23:29 , Processed in 0.02030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