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中国和资本主义全球经济,2000-2022年

2023-4-2 09:53|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26230| 评论: 0|原作者: 红色经济观察

摘要: 无论是资产阶级还是小资产阶级的沙文主义都不懂得的是,美帝霸权的衰落并非意味着中国资本主义的“崛起”可以从此走上平坦的道路。恰恰相反,美元的崩溃将不仅导致美帝霸权的崩溃,而且还将开启全球资本主义的长期萧条。

红色经济观察(2023年第1期):中国和资本主义全球经济,2000-2022

 

自即日起,红色中国网开始发布2023年度红色经济观察。红色经济观察系列由红色经济观察组撰写,以往于每年夏季发布,今年应网友要求提前发布。红色经济观察系列通过整理和分析中国和世界经济的统计数据,追踪中国与世界资本主义矛盾的发展,借以认识和分析中国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相对地位、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力量对比、中国资本主义积累内外条件的变化,力求在科学的基础上推断资本主义危机来临的可能性以及未来革命迫近的程度。

红色经济观察组认为,中国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一个专门从事出口制造业的半外围国家。一方面,作为一个专门从事出口制造业的国家,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必然带来城市无产阶级、半无产阶级以及小资产阶级的发展壮大;在中国资本主义发展的一定阶段,城市无产阶级、半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必然提出广泛的经济和政治要求,这些要求必将在不远的将来超出中国资本主义可以容纳的最大限度。

另一方面,作为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半外围国家,中国资产阶级将无法从世界市场上获取足够的超额剩余价值,以便在国内工人阶级中收买一支足够庞大的工人贵族队伍。中国资本主义的这一特点决定了中国资本主义未来的矛盾将无法以阶级妥协或社会改良的方式求得解决。中国资本主义的上述基本矛盾,决定了未来无产阶级革命的可能性和必然性。

如马克思在1859年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所说:在考察社会的变革时,必须时刻把下面两者区别开来:一种是生产的经济条件方面所发生的物质的、可以用自然科学的精确性指明的变革,一种是人们借以意识到这个冲突并力求把它克服的那些 ... 意识形态的形式。我们判断一个人不能以他对自己的看法为根据,同样,我们判断这样一个变革时代也不能以它的意识为根据;相反,这个意识必须从物质生活的矛盾中,从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现存冲突中去解释。

红色经济观察系列要做的工作,就是力求用“自然科学的精确性来把握在“生产的经济条件方面所发生的物质的变革,努力正确地反映“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现实冲突”,从“物质生活的矛盾”来解释包括人们的思想意识变化在内的世界上的种种变化,进而为改造世界服务;而不是从一厢情愿的主观愿望出发,在想象中实现“变革”,更不是为了逃避现实、自我麻醉,以抚慰小资产阶级的脆弱心灵。

 

1.1比较了2000年以来中国和美国分别占世界经济生产总值的比例及其变化情况。

 

 

   2022年,按照市场汇率计算,世界经济生产总值达到约102万亿美元,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8.3万亿美元,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达到约25万亿美元。

在本世纪初,美国经济约占世界经济生产总值的31%,中国经济约占世界经济生产总值的4%。到了2011年(即2008-2009年世界经济危机之后),美国经济占世界经济生产总值的比例下降到了21%,中国经济占世界经济生产总值的比例上升到了10%此后,美国经济占世界经济的比例有所回升。2014年以来,美国经济占世界经济生产总值的比例一直保持在24%左右;2022年,美国经济占世界经济的比例为24.7%2021年,中国经济占世界经济生产总值的比例进一步上升到18.4%2022年,由于人民币贬值等因素,中国经济占世界经济的比例略降至18%

1.2比较了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和美国在各个十年期间对世界经济累计增长的贡献(即在每一个十年期间中国或美国按照当期美元计算的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额与世界经济生产总值的增长额之比)。通过观察这个比例变化的情况,可以了解未来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所占比例在长期可以趋近的上限。

 

 

    1993-2002年期间,美国经济增长曾经一度占到了世界经济增长的46%。在受到2008-2009年世界经济危机的打击以后,美国经济陷入停滞。在2001-2010年期间,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第一次超过了美国。在2011-2020年的十年中,中国经济增长占到了世界经济增长的46%。不过,到了2013-2022年的十年中,中国经济增长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下降到了38%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1年以来,美国经济增长占世界经济增长的比例也在趋于上升。2013-2022年,美国经济增长占世界经济增长的比例为34%。中、美两国合计,占有了过去十年世界经济增长的70%以上;而占世界人口总数近五分之四的世界其他各国仅获得世界经济增长的不到30%。这说明,美国和中国资本主义是当前世界资本主义矛盾的中心,也是国际资产阶级反动统治的两个主要堡垒。

     

1.3比较了2000年至2021年中国和美国分别占世界出口总值的比例及其变化情况。这个比例可以反映中国和美国在资本主义世界市场上分别占有的份额。


 

    2000年,美国商品和服务出口额仍占世界出口总值的14%。到了2008年,美国在世界出口总值中的份额下降到了9%。此后,美国在世界出口总值中的份额一度有所回升。但是,到了新冠危机爆发后,美国在世界出口总值中的份额趋于下降;2021年,美国在世界出口总值中的份额回落到9%

   2000年至2015年,中国商品和服务出口额占世界出口总值的比例从3%大幅度上升到11%2013年,中国出口额首次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出口大国。不过,2016年至2019年期间,中国在世界市场上的扩张受阻,占世界市场的份额徘徊在略低于11%的水平。新冠危机爆发后,中国资本主义经济比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恢复得更早、更快。利用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生产能力一度受到严重限制的时机,中国在世界出口总值中的份额迅速上升,于2021年达到13%

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在资本主义全球分工中主要从事出口制造业。图1.4比较了2000年至2021年中国和美国分别占世界制造业出口总值的比例及其变化情况。

 

 

            2005年,中国制造业出口额首次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制造业出口国。2015年,中国制造业出口额达到世界制造业出口总值的19%。此后,中国占世界制造业出口市场的份额有所下降。2021年,由于新冠疫情导致世界大多数国家制造业出口能力下降,中国制造业出口额占世界制造业出口总值的比例超过了20%

 

   在新自由主义时代,世界上许多国家国内有效需求不足,不得不依赖出口来维持增长。但是,如果许多国家都要保持贸易顺差,就必须有另外一些国家保持贸易逆差。但是,在国际资本自由流动的条件下,保持贸易逆差的国家往往面临资本外逃和金融危机的风险。只有美国,作为拥有主要国际储备货币的霸权国家,才有条件长期保持大幅度的贸易逆差。

1.5说明了2000年至2021年世界上几个主要贸易顺差国经常账户顺差变化的情况。所谓经常账户,指的是广义的贸易账户,包括国际间的进出口及收入往来。一个国家的经常账户平衡等于出口减进口,加上一个国家从海外获得的收入(如利润、利息、工资、汇款等),再减去海外居民从该国获得的收入。


 

   2021年,世界前五大经常账户顺差国及其顺差额分别为:中国(约3200亿美元)、德国(约3100亿美元)、日本(约1600亿美元)、俄罗斯联邦(约1200亿美元)、韩国(约880亿美元)。五大经常账户顺差国的顺差之和约为一万亿美元。

   这里再强调一下,经常账户顺差指的是广义贸易账户上的顺差,并不等于人们通常所说的贸易顺差。比如,据国家统计局的《2021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21年,中国货物进出口顺差4.37万亿元(约合6800亿美元)。但由于中国在服务贸易和收入项目上都有比较大的逆差,整个经常项目的顺差只有3200亿美元。

   中国虽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经常账户顺差国,但实际上中国现在的经常账户顺差还小于2008年的最高纪录(当时中国的经常账户顺差达到了约4200亿美元)。此外,2018年,中国的经常账户顺差曾一度缩小到了只有240亿美元。

1.6说明了2000年至2021年世界上几个主要贸易逆差国经常账户逆差变化的情况。   

 

 

   2021年,世界前五大经常账户逆差国及其逆差额分别为:美国(约8500亿美元)、英国(约630亿美元)、印度(约330亿美元)、巴西(约280亿美元)、罗马尼亚(约210亿美元)。五大经常账户逆差国的逆差之和约为9900亿美元。

   五大经常账户逆差国的逆差之和与五大经常账户顺差国的顺差之和大致相当。2021年,美国的经常账户逆差占前五大经常账户逆差国逆差之和的85%,占所有有数据的经常账户逆差国逆差之和(约1.3万亿美元)的65%。可见,新自由主义时代的全球经济主要是靠美国的经常账户逆差(即美国国民总支出超过国民总收入的部分)来吸收依靠出口维持增长的中国、德国、日本以及俄罗斯等石油出口国的贸易顺差,从而维持世界经济总需求的稳定和扩张。如果没有美国保持大规模的经常账户逆差,新自由主义全球经济就有陷入紧缩性恶性循环的危险。

 

   美国能够长期维持大规模的贸易逆差,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元仍然充当着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中的主要储备货币。世界各国的资本家和政府主要用美元来从事国际贸易和资产交易,并将贸易顺差用于购买美元资产,从而保证美国可以获得比较充足和稳定的海外资本净流入。

   1.7说明了自1965年以来世界上几种主要货币在全球官方外汇储备中所占份额变化的情况。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美元在全球官方外汇储备中所占份额曾经高达80%以上。到了1990年,美元份额一度下降到了不足50%。九十年代,美国和全球经济经历了短暂繁荣;至2000年,美元在全球官方外汇储备中所占份额又增加到70%以上。近年来,美元份额下降到了60%左右。

   2010年前后,欧元在全球官方外汇储备中所占份额一度达到四分之一左右;近年来,欧元份额维持在约20%,英镑、日元各占约5%的份额。人民币在全球官方外汇储备中所占份额尚不到3%

   自俄乌战争爆发以来,西方帝国主义国家以海盗式的行径冻结了俄罗斯在海外的资产。西方帝国主义长期赖以自欺欺人的所谓国际金融“信誉”荡然无存。在俄罗斯反霸斗争不断取得胜利的鼓舞下,许多外围、半外围国家纷纷开始去美元化进程,越来越多地使用本国货币从事国际贸易。这一趋势发展下去,必然能够减少美国可以获得的海外资本净流入并最终导致美元崩溃。

   在这一形势下,中国资产阶级也企图浑水摸鱼,趁机推动所谓“人民币国际化”。一些被民族主义狂热冲昏了头脑的小资产阶级沙文主义分子,也纷纷鼓噪,仿佛“人民币”代替美元已经指日可待,中国资产阶级也有望登堂而“入关”、取美帝代之。

    从图1.7可以看出,“人民币”目前仅占全球官方外汇储备很小一部分。即使世界资本主义在未来几十年仍然能够保持“正常”发展并且中国资本主义也能够继续顺利“崛起”(而这两者都是不可能的),“人民币”要代替美元成为主要的国际储备货币也还有漫长的道路要走。

   无论是资产阶级还是小资产阶级的沙文主义都不懂得的是,美帝霸权的衰落并非意味着中国资本主义的“崛起”可以从此走上平坦的道路。恰恰相反,随着美元的崩溃,美国将无法继续通过大规模的贸易逆差来维持全球经济总需求的稳定,而中国资本主义又不具备代替美国的能力。这样,美元的崩溃将不仅导致美帝霸权的崩溃,而且还将开启全球资本主义的长期萧条。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2-27 21:57 , Processed in 0.01748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