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全球资本主义总危机时代的揭幕之战 —— 俄乌战争的过去与前景 ...

2023-5-21 12:40|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239816| 评论: 28|原作者: 红色军事观察

摘要: 俄罗斯在这场伟大的、正义的、具有解放性质的斗争中取得最终胜利的前景,是由人心,政治,经济,军事等多方面原因所决定的。基辅政权及其西方宗主可以选择失败的方式和时间,甚至可以选择失败的条件,但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无法改变其失败的结局。

全球资本主义总危机时代的揭幕之战

—— 俄乌战争过去十五个月的总结与俄罗斯必胜的前景

 

作者:红色军事观察编写组

 

战争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大学校,是死生之地,是存亡之道,容不得半点马虎。世界上可以有唯心主义的哲学,可以有形而上的政治经济学,可以有“批判的”种族和性别理论,但绝不会有什么“后现代”的军事思想。原因是不难想象的,任何人都可以用各种花词骚句,用“批判的武器”,用“普世价值”,甚至用“革命”的高调去回避现实,但是任何人都无法逃避现实的必然后果,无法逃避“武器的批判”。一切在特定历史环境下,由特定阶级的意识形态代表产生的政治幻想和社会幻想在战争面前最终都会化为齑粉。在这所唯物主义的大学校里,不会犯错的领袖不会毕业,永远胜利的将军永远留级,只有那些愿意在战争中学习战争的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才能生存下来。

俄乌战争从爆发至今已经15个月。对许多人而言,本场战争已经从关注的焦点逐渐褪色为偶尔提及的历史背景板。在各路媒体尤其是中文自媒体铺天盖地的垃圾信息灌输下,不仅那些原本就对战争缺乏认识的群众产生了俄罗斯好像正在缓慢失败,新自由主义世界秩序好像即将回归正轨的错觉。就是那些对战争本身有一定判断力的群众也对战争的前景感到迷茫。更为普遍的是弥漫在群众中的一股“疲劳”的情绪,即在经历了数次希望与失望之间的颠簸起伏后,对关于战争的消息已经麻木,以至于不去进行有效地甄别判断,这进一步增加了对战争发展和前景产生重大误判的可能性。

对于中国的群众来讲,产生这诸多负面情绪的原因有两个:技术上的原因是我们可以观察到许多战争的细节,但是却难以轻易地判断战争的全局;政治上的原因则是我们可以观察战争,但是战争对中国国内阶级斗争和社会生活并没有直接的影响。它的真正影响需要在战争对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产生重大震动之后才能逐渐地和间接地通过各种方式显露出来。关于政治上的原因,红色中国网以往的文章已经有了很多论述。在这篇短文中,我们着重来解决从战争局部到战争全局的技术问题。

在本文中,首先,我们将对本场战争的整体形势和进程进行全局判断,说明俄罗斯将会取得战争胜利的前景。第二,我们将从基辅政权的政权性质、人力损失、装备消耗等方面审视其必然失败的结局。第三,我们将根据最近的形势发展对本场战争未来的可能发展提出一些具体的猜想。

 

疾风劲草,玉汝于成:俄罗斯取得战争胜利的必然性

在俄乌战争尚未爆发的时候,红色中国网就曾经指出,俄乌战争不是俄罗斯被逼到墙角的绝望反击,也不是领土野心的偶然发作,而是在充分准备下主动塑造世界地缘政治格局的战略举措。当今世界的主题,早已不是中国资产阶级心心念念的“和平与发展”、“赚小钱钱”,也不是新自由主义者日思夜想的“民主自由”一统天下。前者有赖于美国霸权庇护下的世界和平,后者归根结底是美国霸权的意识形态反映。当今世界的主题是美国霸权从衰落走向崩溃,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进入终结危机,各种政治势力力图在“后资本积累”时代谋求一席之地。对于中国和世界的革命者而言,俄乌战争开启了从天下大乱到天下大治的大门。无论俄罗斯谋求的“多极化”究竟指的是什么,它重塑世界地缘政治格局的努力势必加速美帝国主义崩溃的进程,从而有助于打破世界资产阶级沆瀣一气剥削压迫世界劳动人民的局面。俄乌战争对世界资本积累秩序的破坏势必加剧中美两国资产阶级的困难,从而在长远造成对世界人民的解放机器有利的形势。同时,美国及其欧洲仆从政权越是孤注一掷地向基辅政权提供支持,这场战争就越是具有反对帝国主义和反对五百年来西方殖民主义者对亚非拉人民压迫和剥削的性质。可以毫不避讳地讲,俄罗斯取得战争的胜利对新俄罗斯人民和乌克兰人民都具有直接的解放意义,对于全世界各地反对一切压迫与剥削的斗争都是重大的鼓舞,对中国人民打击“左”右新自由主义和最终的解放斗争尤其有着深远的影响。

战争比拼的不仅仅是武器装备和战略战术,更是世道人心。大义在我,天理昭昭,彼竭我盈,方能战无不胜。在战争初期,有相当多的俄罗斯民众尚不能理解俄罗斯高层的战略企图,甚至部分俄罗斯基层官兵也对早已深度法西斯化的乌克兰军队抱有朴素的民族同情。在事实证明战争无法迅速取胜的时候,这些都给俄罗斯军民的思想造成了一定的混乱。然而,随着基辅政权虐待俄军战俘、屠杀本国民众、发动恐怖袭击、使用化学武器、炮击平民住宅、轰炸核电设施、刺杀战地记者、研发生物战剂等反人类行为逐渐曝光,俄罗斯民众也逐渐认清了敌人的真面目。同时,美帝国主义及其仆从政权一再叫嚣要肢解俄罗斯,让俄罗斯再经历一遍苏联解体的人道主义悲剧。他们对俄罗斯的一切政治经济文化事物进行疯狂可笑的制裁,系统性地抹黑苏联红军的伟大功绩,系统性地抹杀俄国革命和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就,系统性地污蔑俄罗斯民族的伟大贡献。这一切都让俄罗斯民众认识到,这场战争是关乎俄罗斯是否会被推入外围国家并任人肢解的战争;是关乎俄罗斯民族生存或者死亡的战争;是关乎俄罗斯是否会变成伊拉克、阿富汗或者是另一个乌克兰的战争;是关乎俄罗斯人民是否要失去劳动成果、民族感情、历史、语言、文化和传统的战争。在这个问题上,在俄罗斯统治集团和人民群众之间出现了苏联后期以来从未出现过的重大共同利益,实现了苏联后期以来从未出现过的团结局面。

家贫出孝子,国难出英雄。俄罗斯统治集团从来不是天生的贤才良将,但在帝国主义的逼迫下,他们很早就对战争开始之后可能出现的制裁做了准备。这些措施包括但不限于通过出售石油和天然气来积累大量的外汇储备,用以防御可能的资本外逃;减少并基本清空所持有的美元债券,减少对西方金融系统的依赖;建立独立于西方的国家支付系统和金融报文传送系统;实行独立自主的产业政策;对关乎国家安全和人民生活的重点行业实行坚决的国有化政策(根据不同来源的估计,俄罗斯的国有经济成分约占50%-67%,远高于中国)等。在这一套既有长远战略设计又有阶级妥协的制度变革下,俄罗斯经济和社会完全抵抗住了西方帝国主义急风暴雨般的制裁。俄经济发展部原本估计经济规模会在2022年缩减12%14%,通货膨胀将会高于20%。但最终的结果却是经济规模仅仅缩减2.1%,在2023年还会恢复增长,通货膨胀率也只有12%。由于西方贸易制裁失败,卢布不贬反升,这使得俄罗斯2022年以美元计价的经济规模还实现了增长。尽管那些与美国和西方直接贸易的部门受到了打击,但是俄罗斯绝大多数人民的生活没有受到影响。兵民是胜利之本,经历了一年多战争的俄罗斯人民不仅看到了敌人的凶残无道,看到了俄罗斯民族上下一心,也看到了战争胜利和美好生活的希望。

战争的进程本身也反映了俄罗斯军事斗争方法的韧性和灵活性。战争是科学与艺术的辩证统一,是“算账”与“赌博”的相互结合,是计划性与不确定性的动态平衡。现代参谋体系的创始人、德国名将老毛奇曾有过一段名言:“任何军事计划在双方主力部队遭遇的一刻都会化为乌有”。说的就是一国军事体系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并且迅速自我调整的重要性。在正常战争中,俄军一直是俄罗斯赖以实现乌克兰去军事化、去纳粹化战略目标的基本工具,这一点从来没有改变。但是俄军实现战略目标的手段却随着战场环境和国际环境的变化而一直进行着调整。

20222月底到20224月初,俄军实现战略目标的直接手段是迅速从多个方向突入乌克兰国土纵深。在突入过程中,几乎完全无视后勤保障并且不与乌军主要集团纠缠。上述手段为如下三个目的服务。第一个目的,是以泰山压顶之势威慑基辅政权和其帝国主义宗主,迫使其接受202112月俄罗斯提出的欧洲安全谈判框架。从去年二三月份打打谈谈的的情况来看,俄罗斯当时开出的条件相当温和,而基辅政权内部也不乏想要谈判解决的声音。但这个目的能否达成的关键变数不在俄军,也不在基辅,而在西方帝国主义一方。如果西方帝国主义者能够审时度势,懂得放弃并非其核心利益的东欧地区,放弃北约东扩,战争可能根本拖不了这么久。但以西方外交部门和情报部门为首的帝国主义政客利令智昏,过低估计俄罗斯的战争潜力,过高估计帝国主义自身的力量。以布林肯、纽兰、鲍里斯、舒尔茨和贝尔伯克为首的,在新自由主义时代逆向淘汰机制中“成长”起来的无能政客们,对帝国主义衰落的大局毫不理解,对西方军事力量的相对和绝对萎缩毫不知情,对世界人民反帝斗争的伟大潜力毫不敬畏。基于上述错误认知,他们命令基辅傀儡政权停止已经几乎完成的谈判,将战争继续打下去。这就使得俄罗斯未能在战争初期达成其第一个战略目的。

俄罗斯在战争初期的第二个目的,是破坏基辅政权即将发起的针对顿巴斯和克里米亚的侵略行动。俄军的迅速突破不仅严重打击了乌军的士气,而且夺取了乌军的出发阵地,并迫使后者将原准备用于进攻的部队拆散,以防御基辅、苏梅、哈尔科夫、顿巴斯和赫尔松等地,从而分割在多个相互之间无法支援的战场。考虑到开战之初俄军和顿巴斯人民军的总兵力只有乌军的一半,在部分地域(如基辅外围)只有乌军的不到四分之一,俄军无疑出色地完成了这一目标。

这第二个目的完成部分地服务于第一个目的,即摧毁基辅的谈判底牌,同时也服务于第三个目的,即为战争的长期化做准备。在开战之初,就有国内的自由派和“左派”跟着美帝国主义的宣传鹦鹉学舌,说什么“一小时二十二分”之内打不下基辅就是俄军的彻底失败。他们完全不理解军事计划本身的复杂性和军事斗争的规律。俄罗斯为俄乌战争至少准备了八年,不可能将胜利的全部希望寄托在一次迅速突破上。俄军的迅速突破至少为长期斗争准备了以下条件:第一,基本打通了从罗斯托夫经比列科普地峡进入克里米亚的陆上交通线,解决了以克里米亚为出发地的后勤问题;第二,控制了从赫尔松到扎波罗热以南的第聂伯河天险,解决了未来进攻行动中节约兵力的问题;第三,对顿巴斯乌军主力形成了半包围状态,占领了稳固的攻击阵地;第四,占领了赫尔松以北、奥斯科尔河以西的缓冲地带,为迎接北约支援下的乌军反扑预留了战场;最后,俄军通过扩大解放区的方式将后方重要的基础设施(如跨越刻赤海峡的克里米亚大桥)推离了乌军火炮和火箭炮的射程,迫使后者只能采取恐怖袭击的方式来打击解放区后方的基础设施。

20224月到20229月是俄军的调整阶段。在俄罗斯的和平努力因为西方帝国主义坚持狂妄的战争政策而付诸东流后,俄军针对战场长期化的前途进行了一系列针对性部署。在此阶段中,俄军摧毁了盘踞在马里乌波尔钢铁厂的乌军和亚速营主力;突破了波帕斯纳亚筑垒地域,打碎了乌军在顿巴斯的第一道防线;压迫利西昌斯克-北顿涅茨克枢纽,迫使乌军在承受巨大损失之后撤退。与此同时,俄军在除顿巴斯以外的所有地区都停止了攻势,甚至主动撤出了已经失去军事意义的北乌克兰地区。俄军主力撤回国内整训,并向后备部队传授作战经验。在9月乌军反攻开始的时候,在乌克兰境内的俄军正规军、瓦格纳集团、顿巴斯人民武装、车臣武装和准军事部队“国家近卫军”总数一度下降到不到十万人,约为乌军总兵力的四分之一。从当时双方的接触线看,俄军明显减少了部署在一线的兵力,在大多数相对不重要的地区采取了机动防御的战术,越来越多地依靠炮兵和精确制导火力对猬集成团的乌军进行有效杀伤。根据城市突击作战的经验,俄军将原本的合成营战术群进一步拆分编组为合成连突击队。在合成连突击队中,步兵的作用已经基本演化为火力引导员,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过度卷入近距离巷战,力图避免己方伤亡。俄军和瓦格纳集团的步兵首先引导建制内坦克和装甲车的直瞄火力和迫击炮的曲射火力,遇到大量聚集的敌人或者高价值目标,则直接引导远程炮兵和导弹。这种“资本密集型”的打法离不开俄罗斯军事工业的全面动员。

根据俄乌战争的新特点,俄罗斯军事工业重点加强了大口径火炮和火箭炮弹药的生产。从2022年夏天开始,俄军平均部署在前线的火炮数量约为乌军的9倍,每日平均消耗的弹药数量大约是乌军的67倍。这一方面保障了俄军在火力战中具有绝对的优势,也保证了俄军的火炮可以得到更多的维护保养,保持更好的状态。俄罗斯也着重加强了高超音速导弹和“低慢小”的轰炸无人机的生产。前者用于突破乌军防空系统,精确打击补给堆栈、训练中心和指挥中枢。后者主要用于低成本地摧毁乌军的野战和战区防空系统、火炮和火箭炮,反炮兵雷达等,有时也对乌军的坦克、装甲车和暴露的步兵进行直接打击。俄军对自己的信息化指挥控制系统也进行了有针对性的而不是过度的升级改造。

20229月乌军针对赫尔松和哈尔科夫以东地区发动反攻起,俄乌战争进入了消耗战阶段。与帝国主义宣传机关和他们在中国的“左”右拥趸们所叫嚣的相反,乌军的这两场反攻从来没有取得任何战略意义上的胜利。在战术上,这两场反攻不仅没有像马里乌波尔战役那样实现整建制歼敌的目标,甚至没有实现重创俄军重兵集团的目标。这两处战场的军事价值极其有限,而且据守这两处地方并不利于俄军的长期防御。赫尔松以北的第聂伯河北岸地区是俄军的一处补给瓶颈,俄军在河对岸的两万部队的后勤补给完全依靠第聂伯河上的几座大桥。一旦乌军精确打击这几座桥梁(这有一定难度,但存在着这样的可能性),或者气急败坏炸毁赫尔松大坝(这相对容易),位于第聂伯河北岸的俄军和解放区人民将陷入相当困难的局面。因此,这一地区的俄军在与乌军对峙的将近半年时间内都没有认真修建防御工事;在乌军纠集了五倍于俄军的兵力展开反攻时,俄军也并不急于收复被侵占的地区,而是利用第聂伯河北岸数道南北向的支流和运河分割突入的乌军,集中打击乌军架设的浮桥。在给予乌军重大杀伤之后,俄军护送赫尔松解放区内的民众全身而退,撤回到第聂伯河南岸。

乌军在哈尔科夫附近发动的反攻也受到了类似的待遇。唯一不同的是俄军在这片预定要放弃的火力口袋中只部署了少量的非正规部队作为一线部队。这些部队利用顿涅茨河及其支流奥斯科尔河两岸的湿地丛林反复拉扯前进中的乌军大部队,直到乌军的冲击动能在红利曼一带被完全耗尽。在乌军争夺红利曼的战斗中,已经基本见不到成建制的装甲部队,也见不到组织良好的步、坦、炮协同,有的只是纳粹分子和要钱不要命的雇佣军坐着吉普车甚至是皮卡试图迅速通过俄军的火力封锁区域、寻找俄军迟滞部队近战的景象。乌军作战方式的技术含量已经和东非军阀武装类似了。在这个时候,乌克兰军队“北约化”的最终成果,就是乌克兰军队的伊斯兰国化。从那时起到今年四月份,除了俄军重点进攻的阿尔乔莫夫斯克以外,战线的变动相对不大。战争开始进入一个俄军有意为之、乌军被迫接招的消耗战阶段。

俄罗斯在2022年秋天开始了部分动员,但是俄罗斯并不急于在冬季发动反攻。这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南乌克兰罕见的暖冬严重限制了进攻部队的机动能力,以及俄罗斯需要完成对动员后的人员进行恢复性训练和组建新部队等。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俄罗斯清楚这场战争的波及范围已经远远超过俄乌两国,需要防备西方帝国主义直接发动军事冒险、侵略白俄罗斯以及在高加索和中亚煽动新的颜色革命。在俄军占有空中优势、火力优势、制导武器优势、信息优势以及最重要的人心优势的情况下,消耗战的结果非常有利于俄军。截止目前,俄联军伤亡总数约为8万人,其中阵亡人数略多于2万人。俄军的伤亡数量按照最不利的估计也只有乌军的七分之一,在最近的战斗中可能只有乌军的不到十五分之一。在俄军加强了对乌克兰工业和能源设施的导弹攻击后,乌克兰的军事工业已经被摧毁,双方武装力量的差距越拉越大。202210月,俄军在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兵力达到40万人,第一次在数量上超过了乌军。截至今日,俄军可直接用于乌克兰战场的兵力已经达到乌军的约两倍。俄军还在新解放区修筑了大量的防御工事。如果乌军要在今年夏季展开他们叫嚣已久的春季“反攻”,其难度要远远大于去年秋天的战术反攻。随着越来越多的俄罗斯民众认识到这场战争的意义,俄罗斯能够承受的伤亡水平上限也在迅速上升。因此,在俄军掌握优势的情况下,其反攻或者不反攻,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发动反攻,能够选择的空间是极其宽松的;俄罗斯方面掌握着全部主动权。

这场战争将在何时从消耗战阶段进入歼灭乌军主力的最后决战阶段,乌克兰法西斯武装力量何时随着基辅政权的崩溃而瓦解,这要取决于政治和军事的两重因素。我们会在文章的第三部分讨论这个问题。

39

鲜花
6

握手
1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6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3-12-15 01:32
bobwilliam123: 自称无产积极战士,屁股却坐在了侵略者的立场上。这是一种极端错误的立场。老有人把美国的利益和乌克兰政府与乌克兰人民绑定,这是错误的。反美帝国主义与支持乌 ...
“进步左派的情况最有意思。一些自称左派的人士对西方主流媒体的文字垃圾深信不移。在他们看来,俄罗斯是凌虐乌克兰人民的“俄帝”;俄罗斯过去出现过光头党,所以今天的俄罗斯也是“法西斯国家”;具有深厚革命传统的顿巴斯两共和国是“法西斯政权”;普京是残暴无良的“刽子手”。他们吹捧深度纳粹化、早已凶相毕现的基辅当局是“民主政权”,将亚速营的负隅顽抗美化为“保家卫国”,又将特务机关捕杀反对派和进步人士的倒行逆施辩解为“必要措施”。他们的口号是:左派唯一正确的观点是同时谴责“俄帝”和美帝。但表现在行动上,他们却要求支持乌克兰(当然包括支持基辅傀儡当局、亚速营和各色法西斯分子)“抵抗侵略”,要求饱受欺凌迫害的两共和国人民“尊重乌克兰主权,尊重国际法”,要求支持亲西方的俄罗斯小资“反战”。扒开他们话语的“左皮”,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他们的逻辑和利益。他们空喊着要革命,要天下大乱,但是到了天下大乱的关头,他们却完全不敢把握这 ...
引用 bobwilliam123 2023-12-1 08:43
自称无产积极战士,屁股却坐在了侵略者的立场上。这是一种极端错误的立场。老有人把美国的利益和乌克兰政府与乌克兰人民绑定,这是错误的。反美帝国主义与支持乌克兰人民反侵略是两回事,斌不矛盾
引用 bobwilliam123 2023-12-1 08:43
自称无产积极战士,屁股却坐在了侵略者的立场上。这是一种极端错误的立场。老有人把美国的利益和乌克兰政府与乌克兰人民绑定,这是错误的。反美帝国主义与支持乌克兰人民反侵略是两回事,斌不矛盾
引用 bobwilliam123 2023-12-1 08:43
自称无产积极战士,屁股却坐在了侵略者的立场上。这是一种极端错误的立场。老有人把美国的利益和乌克兰政府与乌克兰人民绑定,这是错误的。反美帝国主义与支持乌克兰人民反侵略是两回事,斌不矛盾
引用 浮云生梦焉 2023-9-8 23:29
很好奇俄方的多极化目的是什么,这个对于预测未来世界变化非常重要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23-7-12 09:41
"当今世界的主题,早已不是中国资产阶级心心念念的“和平与发展”、“赚小钱钱”,也不是新自由主义者日思夜想的“民主自由”一统天下。前者有赖于美国霸权庇护下的世界和平,后者归根结底是美国霸权的意识形态反映。当今世界的主题是美国霸权从衰落走向崩溃,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进入终结危机,各种政治势力力图在“后资本积累”时代谋求一席之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非常可贵的大局观,强赞!
引用 mj0453008@gmail 2023-6-24 17:08
俄罗斯加油!
引用 杨坚 2023-6-11 01:21
井冈山卫士: 这件事很有趣。他骂绍伊古和格拉西莫夫,但是没有骂过他的直属上司苏洛维金。但正是苏洛维金决定弹药的分配,和前面两位大爷无关。 ...
有没有可能他是在指桑骂槐?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3-6-6 22:22
哈哈一一笑笑: 厨子在五月份初不就发了一个视频,怒斥绍伊古和格拉西莫夫不给瓦格纳分配弹药,这个在国内讨论俄乌战场的圈内小火了一把(我本人看此也绷不住)。而且厨子本人在 ...
这件事很有趣。他骂绍伊古和格拉西莫夫,但是没有骂过他的直属上司苏洛维金。但正是苏洛维金决定弹药的分配,和前面两位大爷无关。
引用 马儿在驰骋 2023-6-6 19:09
哈哈一一笑笑: 厨子在五月份初不就发了一个视频,怒斥绍伊古和格拉西莫夫不给瓦格纳分配弹药,这个在国内讨论俄乌战场的圈内小火了一把(我本人看此也绷不住)。而且厨子本人在 ...
他不是公开表示过自己比泽连斯基配得上乌克兰总统么,没准这就是他真实想法。
引用 哈哈一一笑笑 2023-6-5 11:49
井冈山卫士:  普某人想来喜欢夸大伤亡。在他疯狂叫嚣要弹药否则就打不下去的时候,瓦格纳加速占领了阿尔乔莫夫 ...
厨子在五月份初不就发了一个视频,怒斥绍伊古和格拉西莫夫不给瓦格纳分配弹药,这个在国内讨论俄乌战场的圈内小火了一把(我本人看此也绷不住)。而且厨子本人在采访里骂俄国上层官僚腐败不作为、蠢蛋一个的次数可不少,感觉像是在获取俄罗斯民众对自己的信任与支持。这种“奥斯卡影帝”般的表演估计也是为了他的政治目的服务的。所以看个乐呵就行(虽然我之前也被他骗过,以为俄正规军废物一群)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3-6-4 21:55
nepal1996: 但是瓦格纳对外发言人普某某说巴赫穆特战役,瓦格纳死亡囚犯一万,伤一万。其余雇佣人员死一万。
https://twitter.com/WarMonitors/status/1665160051919560704

普某人想来喜欢夸大伤亡。在他疯狂叫嚣要弹药否则就打不下去的时候,瓦格纳加速占领了阿尔乔莫夫斯克。
引用 nepal1996 2023-6-3 16:37
nepal1996: 前几个月BBC统计俄军讣告,已经两万三千多了。瓦格纳负责人最近说巴赫穆特阵亡两万人,打死乌军五六万人。所以俄方阵亡无论如何也有四万以上了。 ...
但是瓦格纳对外发言人普某某说巴赫穆特战役,瓦格纳死亡囚犯一万,伤一万。其余雇佣人员死一万。
引用 王导 2023-6-2 20:30
bbc统计的讣告包含囚犯和雇佣兵(瓦格纳的主体)。不能简单相加。

截至 5 月 19 日俄军可确认的死亡数据:23,286。

算上讣告的延迟性和七八千民兵,俄方阵亡人数应该达到了近3.3万。另外,按照统计,雇佣兵+囚犯=5634,在已知兵种中比例为30.1%,未知的5367人中应该也还有这个比例甚至更多的,所以瓦格纳确认阵亡数大约是8300。

http://m.weibo.cn/status/4903269674255255?
引用 nepal1996 2023-6-2 19:54
前几个月BBC统计俄军讣告,已经两万三千多了。瓦格纳负责人最近说巴赫穆特阵亡两万人,打死乌军五六万人。所以俄方阵亡无论如何也有四万以上了。
引用 马儿在驰骋 2023-5-25 20:21
红对勾: 拜登这么个“总统”有没有可能也类似于“傀儡”一样被架空了?
他从一开始就是个傀儡,美国这些总统除了特朗普之外都是大资产阶级的傀儡,只是像拜登这种生活不能自理的当总统真是头一次见到。
引用 指鹿为马 2023-5-25 13:24
Iaimy: "指鹿为马 2023-5-22 10:31 这文章一看就主要出自草庐棋士之手,太赞了!"  你的意思是草庐棋士不用原来的笔名,而改代号了? ...
我的意思是主要由草庐棋士执笔,红中网其它编辑成员应该也有参与润色补充材料之类。
引用 Iaimy 2023-5-25 01:30
"指鹿为马 2023-5-22 10:31
这文章一看就主要出自草庐棋士之手,太赞了!"

你的意思是草庐棋士不用原来的笔名,而改代号了?
引用 远航一号 2023-5-24 12:55
红对勾: 拜登这么个“总统”有没有可能也类似于“傀儡”一样被架空了?
不是有没有可能,自始至终就是傀儡
引用 红对勾 2023-5-23 17:05
马儿在驰骋: 让一个看上去就行将就木,说话有气无力,还大小便失禁的货当最高领导人的帝国,那可不就是行将就木了呗。
拜登这么个“总统”有没有可能也类似于“傀儡”一样被架空了?

查看全部评论(28)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5-25 18:35 , Processed in 0.01717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