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中国资产阶级国家几种财政收支账户的区别和联系

2023-7-22 05:19|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77611| 评论: 7|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对中国资产阶级国家财政收入和支出的计算要以资金流量表为基础。我们将从资金流量表中得出的财政收支各项数据与所谓四大账户中的收支各项数据相比较,尽可能厘清两方面数据之间的关系和差别,并进一步说明为什么不能简单地以四大账户为基础来计算中国资产阶级国家的财政收支。

中国资产阶级国家几种财政收支账户的区别和联系

 

远航一号 

 

这几天,在红色中国网上围绕中国资产阶级国家财政收入的规模展开了讨论(“关于中国财政收入规模以及国企对财政的贡献”)。中国资产阶级国家的财政收支统计庞杂而混乱,以所谓的一般公共预算、政府性基金、国有资本经营、社会保险基金四大账户为基础。资产阶级的御用经济学者、小资产阶级右派评论家往往利用其中的混乱,编造中国资产阶级国家“强大”、对经济“干预过多”的神话;典型的做法,是将上述四大账户的收入和支出简单相加以得出政府部门占整个经济很大比例的结论。还有一些“左派”网络评论家,也跟在右派后面鹦鹉学舌,有意无意地充当右派的帮手。

如上一次讨论所说,对中国资产阶级国家财政收入和支出的计算要以资金流量表为基础。资金流量表的数据与资产阶级国民收入核算中的各项数据(也就是用生产法、收入法、支出法所计算的国内生产总值等数据)相一致,与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的财政收支统计口径一致或接近,是相对比较可靠的。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从资金流量表中得出的财政收支各项数据与所谓四大账户中的收支各项数据相比较,尽可能厘清两方面数据之间的关系和差别,并进一步说明为什么不能简单地以四大账户为基础来计算中国资产阶级国家的财政收支。

下面的表一,以2020年的数据为例,概括了资金流量表与一般公共预算、政府性基金、国有资本经营、社会保险基金四大账户中收入各项的区别和联系。表中数据以万亿元为单位。2020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101.4万亿元;所以,每一万亿元大致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一。

 


            在资产阶级国家的财政统计中,广义政府部门的收入包括各项税收、财产收入、转移支付收入、社会保险缴款、非生产类非金融资产(即土地)转让净收入等几大类。

            首先看各项税收。通过比较资金流量表与一般公共预算账户中的税收项目可以发现,两者所列出的企业所得税收入和个人所得税收入完全一致,分别为3.64万亿元和1.16万亿元。

            资金流量表与一般公共预算账户所列出的间接税各项不尽一致。在资金流量表中,生产税净额为8.85万亿元。所谓生产税,包括各种间接税以及政府向企业征收的附加费,举例来说,包括“营业税、增值税、消费税、烟酒专卖专项收入、进口税、固定资产使用税、车船使用税、印花税、排污费、教育费附加、水电费附加等。”生产税净额则等于生产税减去政府给企业的补贴(如价格补贴、政策性亏损补贴)。

在一般公共预算账户中,间接税总额(这里说的间接税总额包括除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以外的所有其他各项税收)为10.63万亿元,另有专项收入7100元。据了解,财政专项收入“是指根据特定需要由国务院批准或者经国务院授权由财政部批准,设置、征集和纳入预算管理、有专门用途的收入。包括排污费收入、水资源费收入、教育费附加收入、矿产资源补偿费收入等。”这里,专项收入可以理解为政府向企业征收的各种附加费。间接税与附加费之和为11.34万亿元,比资金流量表中的生产税净额多了2.49万亿元。

 从统计概念来说,资金流量表中的生产税净额指的是间接税加附加费减补贴,所以资金流量表中的生产税净额与一般公共预算账户中的间接税和附加费总额之间的差额,(如果不考虑其他统计遗漏和误差的话)应当就是政府向企业部门提供的补贴。考虑到2020年是新冠疫情年,政府向企业部门所提供补贴的数额比较庞大,是有可能的。

            在财产收入各项中,资金流量表中列有利息收入一项;而在一般公共预算账户和其他账户中没有与之相同或接近的项目。这可能是由于,广义政府部门中的利息收入主要是资产阶级国家所属中央银行的收入,按照资产阶级国家中央银行“独立”运营的原则,不纳入中央政府财政收支的范围。

            在资金流量表中,广义政府部门获得的红利收入为6200亿元。在其他账户中,与之相接近的是国有资本经营账户中的国有资本经营收入4800亿元。此外,在一般公共预算账户下,也有一项国有资本经营收入,数额为1900亿元,这是从国有资本经营账户划拨的;如与国有资本经营账户下的国有资本经营收入相加,就会发生重复计算。

            在资金流量表中,广义政府部门获得的地租收入为9900亿元。在其他账户中,与之相接近的是一般公共预算账户中的国有资源有偿使用收入9900亿元。据了解,国有资源有偿使用收入包括“土地出让金收入、新增建设用地土地有偿使用费、海域使用金、探矿权和采矿权使用费及价款收入、场地和矿区使用费收入;出租汽车经营权、公共交通线路经营权、汽车号牌使用权等有偿出让取得的收入;政府举办的广播电视机构占用国家无线电频率资源取得的广告收入;以及利用其他国有资源取得的收入。”其中一部分或者全部可能来自于政府性基金账户中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金收入、国有土地收益基金收入以及其他一些基金收入;如与政府性基金账户下的收入简单相加,就会发生重复计算。

            在资金流量表中,广义政府部门获得的转移支付收入为9300亿元。在其他账户中,与之相接近的是一般公共预算账户下非税收入中的行政事业性收费、罚没收入、其他收入三项,共9600亿元。

             在资金流量表中,广义政府部门获得的社会保险缴款为5.48万亿元。与之相比,2020年,各项社会保险基金的总收入为7.55万亿元;后者比前者多了2.07万亿元。社会保险基金收入中多出来的2.07万亿元来自于政府部门的财政拨款。所以,如果将社会保险基金收入与政府部门的其他财政收入简单相加,就会发生巨大数额的重复计算。

            在政府性基金账户下,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金收入高达8.22万亿元。资产阶级御用经济学者、低级庸俗的右派网络评论家以及一些“左派”网上“乐子人”常常喜欢引用这项数字,以夸大所谓“土地财政”的作用,并且利用人民群众对买不起房的不满,将责任推到所谓“政府对土地垄断”上,撇清资本家的责任。然而,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所得收入中,相当一部分是用于对城市居民的拆迁补偿和对农村居民的征地补偿。只有从国有土地使用出让金名义上的总收入中扣除拆迁补偿、征地补偿等费用后,才能得到政府部门实际获得的、可用于公共服务的净收入。

            在资金流量表中,土地转让净支出或收入列在运用条目中的“其他非金融资产获得减处置”一项下。其中,企业部门这一项的数值为正值,即企业部门购买土地的支出大于出售土地的收入;广义政府部门、住户部门这一项的数值为负值,即广义政府部门、住户部门购买土地的支出小于出售土地的收入,由此发生的负值用来冲减支出。

            在表一中,我们还是将广义政府部门出售土地的净收入列为政府部门收入的一项。2020年,企业部门购买土地净支出为6.89万亿元,广义政府部门出售土地净收入为3.4万亿元,住户部门出售土地净收入(实际上应当是城市和农村居民通过拆迁、征地补偿得到的收入)为3.49万亿元。广义政府部门和住户部门出售土地的净收入等于企业部门购买土地的净支出。

            综上所述,资金流量表中广义政府部门各项收入之和为25.8万亿元。相比之下,如果将一般公共预算、政府性基金、国有资本经营、社会保险基金四大账户的收入简单相加,总额将高达35.8万亿元,其中有多项重复计算,且未扣除对住户部门的拆迁、征地补偿,严重夸大政府部门的收入规模。

            将资金流量表中收入各项与其他四大账户相比较,可以发现,除社会保险缴款、非金融资产转让(土地出售净收入)两项外,资金流量表中广义政府部门收入的大部分项目与一般公共预算账户中财政收入的各项接近或重合。在各种误差相互抵消后,资金流量表中的广义政府部门总收入大致相当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与社会保险基金收入之和。

 

表二概括了2020年资金流量表与一般公共预算、政府性基金、国有资本经营、社会保险基金四大账户中支出各项的区别和联系。

 


在表二中,广义政府部门各项支出中最大的一项是政府消费,共17.36万亿元;这一项也就是支出法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政府消费”。在中国现在的资金流量表中,政府消费分别列为政府向住户部门提供的“实物社会转移”以及政府部门的“实际最终消费”两项。前者,实际上就是政府向教育、卫生、科研、文化等事业单位提供的财政拨款;后者,则包括政府部门雇员的工资和福利、政府日常办公费用以及政府部门固定资产的折旧。

在一般公共预算账户下的各项支出中,与政府消费相关的支出项目有:一般公共服务、外交支出、国防支出、公共安全支出、教育支出、科技支出、文化体育传媒支出、卫生健康支出、城乡社区支出、自然资源海洋气象支出、粮油物资储备支出、灾害防治和应急支出等。以上各项相加,共14.47万亿元,与资金流量表中的政府消费相比,尚少2.89万亿元。

在资金流量表中,广义政府部门固定资本形成总额是5.6万亿元。这主要是政府部门和事业单位建造办公大楼、购置办公设备、新建非营利性基础设施而发生的支出;此外,军队警察购买武器装备、建设军事基地的费用也包括在这一项里。然而,政府部门固定资产的折旧已经包括在前述的政府消费中,所以,为避免重复计算,要将其从政府部门固定资本形成总额中扣除。在资金流量表中,政府部门固定资产折旧可以用政府部门增加值减去政府部门劳动者报酬得出。减去固定资产折旧后,政府部门净投资为4.39万亿元。

投资性补助,指的是政府向企业部门提供的财政拨款,“用于基本建设、更新改造和其他固定资产投资”。政府部门净投资与投资性补助相加,为5.85万亿元;正好等于一般公共预算账户中各项经济建设支出(包括农林水支出、交通运输支出、资源勘探支出、工业和信息产业支出、商业服务业支出和金融支出)与住房保障支出之和。所谓“住房保障支出”相当于政府在房地产业上的支出。

在资金流量表中,广义政府部门社会补助支出1.66万亿元。在一般公共预算账户中,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为3.26万亿元。后者比前者多了1.6万亿元,这多出来的1.6万亿元由财政划拨给社会保障基金账户作为社会保险基金收入的一部分(此外,在一般公共预算账户中的卫生健康支出中,也划拨出几千亿元作为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收入的一部分)。

在资金流量表中,广义政府部门支付社会保险福利5.74万亿元。在社会保险基金账户中,2020年,社会保险基金总支出为7.86万亿元;后者比前者多了2.12万亿元。

在资金流量表中,广义政府部门支付利息1.07万亿元,这与一般公共账户中政府部门支付债务利息以及债务发行费用9900亿元十分接近。此外,广义政府部门支付其他财产收入2200亿元。

综上所述,资金流量表中的广义政府部门合计支出31.9万亿元。用表二中的广义政府部门支出合计减去表一中的广义政府部门收入合计,去除四舍五入误差后,得出广义政府部门赤字6.06万亿元,与资金流量表中广义政府部门净金融投资负6.06万亿元相一致。

与一般公共预算账户下中央与地方政府的总支出相比,广义政府部门的总支出多了7.33万亿元。这7.33万亿元是从哪里来的呢?广义政府部门的支出包括了社会保险福利支出,而一般公共预算账户不包括这项开支。扣除社会保险福利支出后,余额是1.59万亿元。但是,如前所述,政府部门给社会保险基金划拨了2.07万亿元;这样,广义政府部门支出中有待解释的缺口就是3.66万亿元。

如上所述,社会保险基金账户下的总支出比资金流量表中广义政府部门的社会保险福利支出要多了2.12万亿元。如果查阅2020年全国社会保险基金支出决算表,可以发现,职工与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支出之和为2.14万亿元,与社会保险基金总支出与社会保险福利支出之间的差额很接近。如果这多出来的2.12万亿元支付给了医院和卫生部门的其他单位,在支出法国内生产总值中,这属于政府购买的医疗服务,可以视为政府消费的一部分。这样,广义政府部门支出中有待解释的缺口就是3.66万亿元减2.12万亿元,等于1.54万亿元

此外,国有资本经营账户稍有盈余(表二中,国有资本经营账户赤字为负值,代表盈余),且盈余的大部分已经划拨给了一般公共预算账户。

接下来看政府性基金账户。2020年,各种政府性基金账户的总支出为11.81万亿元。在讨论表一时曾经提到过,住户部门出售土地净收入3.49万亿元;这3.49万亿元应当就是从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金基金中支付给城市和农村居民的拆迁、征地补偿。扣除这3.49万亿元后,政府性基金账户其余项目的总支出为8.32万亿元。

此外,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金基金不仅卖地,而且买地。如前所述,2020年,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金的总收入是8.22万亿元,而当年企业部门买地净支出为6.89万亿元。假设两者之间的差距即为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金基金向企业部门买地的支出,则政府性基金账户有待解释的支出可以再减少1.33万亿元,余额为6.99万亿元。

在讨论表一时还提到过,一般公共预算账户下的几种收入实际上来自于从政府性基金账户划拨。如果假设一般公共预算账户中的国有资源有偿使用收入都来自政府性基金账户的划拨,那么,政府性基金支出有待解释的余额可以再减少9900亿元,尚有6万亿元需要解释。

按照前面的计算,广义政府部门支出中有待解释的缺口是1.54万亿元。假设这一缺口是由政府性基金账户支出的一部分来解释的,那么,政府性基金账户支出中有待解释的余额可以进一步减少为4.46万亿元。

4.46万亿元又花到哪里去了呢?在讨论表一时曾经提及,广义政府部门的生产税净额为8.85万亿元,而一般公共预算账户下的间接税和附加费总额为11.34万亿元,两者之差应当是政府给企业部门的各项补贴;这些补贴属于对企业日常经营的补贴,区别于前面说过的投资性补助。这些补贴没有出现在资金流量表广义政府部门的各项支出中,但应当确实发生了。假设政府性基金账户支出中的一部分直接或间接用于支付政府给企业部门的补贴(2.49万亿元),这样,政府性基金账户支出中尚有1.97万亿元需要进一步解释

           通过查对财政部印发的《政府收支分类科目》,这1.97万亿元可能与地方政府因发行专项债券而发生的还本付息支出有关。

11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3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指鹿为马 2023-7-25 09:28
井冈山卫士: 远航一号为了驳斥这个右派的言论,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用来写作这篇研究。这篇文章细致地阐述了如何使用资产阶级统计机构的数据资料来理解中国资产阶级政府的经济活 ...
看不太懂,我的经济课要好好补补了
引用 爱琳娜 2023-7-23 17:42
按照眼下国内右派自由派那套“中国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的甩锅大法,向国内的群众和左派解释“当局没有那么强大”也是今后舆论工作的重点和难点。
引用 爱琳娜 2023-7-23 17:38
可见当局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强大,还有一个非常直接的证据就是中国并没有向资产阶级征收任何的遗产税、房产税、资产税。
引用 远航一号 2023-7-23 11:27
井冈山卫士: 远航一号为了驳斥这个右派的言论,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用来写作这篇研究。这篇文章细致地阐述了如何使用资产阶级统计机构的数据资料来理解中国资产阶级政府的经济活 ...
谢谢井冈山卫士的详细解释和补充说明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3-7-23 07:00
远航一号为了驳斥这个右派的言论,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用来写作这篇研究。这篇文章细致地阐述了如何使用资产阶级统计机构的数据资料来理解中国资产阶级政府的经济活动。是将敌人的信息转化为我们可以使用的信息,判断敌人还有什么牌可打,会打什么牌的典范之作。

其中,远航一号在文中用到了大量的资产阶级国民账户的知识,一些同志对这个可能不大熟悉。如果想初步地学习一下,可以参考《学点经济学》系列的这篇文章:http://www.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47862

本文中远航一号对比了资产阶级统计机构关于资产阶级国家经济活动规模的五个相互联系但是又有很大区别的账户。第一个账户是资金流量表的非金融交易部分。每年的资金流量表数据可以在滞后两年的《中国统计年鉴》中的“国民经济核算”部分查到,这是2022年统计年鉴中的2020年的资金流量表http://www.stats.gov.cn/sj/ndsj/2022/indexch.htm)。资金流量表是资产阶级统计机构最为权威的经济数据。这是由于该数据采用复制记账法,冤有头债有主,任何一个部门各个条目的来源和运用总额需要与其他部门相互对证。任何一个部门的数据不可能凭空增加或减少。而且,资金流量表也是中国资产阶级统计机构提供的数据中最“与国际接轨”,即与美国接轨的一个。其条目的分划基本上完全模仿了美国资产阶级的经济统计,因此是两国资本主义经济运行状况的绝佳对比工具。另一个类似的数据是投入产出表,在此就不赘述了。

参加辩论的右派分子举出的“四大账目”包括1)一般公共预算;2)政府性基金;3)国有资本运营;和4)社会保险基金。这四项看起来十分“严肃”,而且似乎相互之间毫无关联,但事实并非如此。这“四大账目”并不是类似于资金流量表或者投入产出表之类处于严谨设计的统计数据,他们之间以及他们内部并直接”相互对证”。相反,这“四大账目”之所以在这里,之所以叫这些名字,是因为这些账目是中国资本主义复辟以来资产阶级和官僚试图理解和掌握“经济转型”规律的方便手段。同时,由于特定官僚机构职权范围随着“改革”和资产阶级派系内斗发生变化,经济数据归属于究竟归哪一个官僚机构负责也会发生变化。最后,除了统计局以外的官僚机构出于防止扯皮等因素通常也不会主动把别家官僚机构的数据算作自己的管理范围,因此也不会纳入自己的报表中。一句话,“四大账目”不是科学设计的结果,而是制度演化的“屎山代码”。远航一号已经替我们把“屎山”挖开了。我就在这里做一些补充说明。

一般公共预算是模仿资产阶级国家经济统计中的经常性收支+资本性收支+转移收支的一部分。但是,管理和记录中国的一般公共预算的是财政部。财政部官僚职权以外的收支,一般公共预算要么不包括,要么很模糊。比如利息收入是资本性收入的一部分,但是却是归属中央银行的管辖,财政部就有可能出于这原因没有把这笔收入记录在自己的账目里。有可能出于同一目的,财政部在编制一般公共预算时,也没有把由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负责的社会保险缴款统计进来。与国土资源部相关的”非金融资产转让”,(即净“土地财政”收入)也没有在财政部的一般公共预算中显示出来。

“基金”一词指的是为某种特殊的目的设置的收支账目。政府性基金脱胎于资本主义复辟过程中的各种“专项”收支。如果要寻根溯源,它也可以追溯到中国计划经济时代地方相对较大的财政自主权,中国历史上的计划经济从来不是“指令性”的,而是中央和地方官僚“协商”的结果。在资本主义复辟过程中,这一部分地方财政的“自由裁量权”实际上部分地被中央官僚“分封”给了地方官僚,成为了地方官僚创造计划外“政绩”的“小金库”。在历史上,这一部分资金曾经被叫作“预算外资金”,不纳入中央财政管辖,而是由地方支配。直到2011年才被形式上“中央化”,进入政府性基金和一般公共预算。当然,实质上中央财政官僚对“政府性基金”的控制到什么程度也很成问题。这一点从政府性基金的各个条目名称中也能看出来,比如在全部25项政府性基金收入中,就有“城市基础设施配套费收入”、“车辆通行费收入”甚至“海南省高等级公路车辆通行附加费收入”的条目。政府性基金最大的一项,即“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金收入”和“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金收入安排的支出”就实际上被地方政府完全把持。右派分子常常讲中国的“土地财政”规模巨大,是中国政府干预过多的体现。一部分“左派”也鹦鹉学舌,说什么土地财政是“中华帝国主义”的“国有经济垄断”的表现,是中国国家能力强大(所以危险)的标志。事实上,绝大部分“土地财政”收入被直接用于发放拆迁补偿等,即政府在“卖地”的同时也在“买地”。这一“买”一“卖”,账目上的基金收支都会增加,但是政府掌握的经济资源并没有增加,政府只是充当了企业部门向住户部门“买地”的有偿中间人罢了。所以,哪怕政府今年“买”了150万亿人民币的地,再把这地“卖”出去,在账目上显示出的也是“巨大的”土地财政和“巨大的”国家干预能力。

国有资本经营账户的设置反映的是中国资产阶级统计机构试图模仿美国,将国有资本视为“自负盈亏”的“独立产权”来经营的企图。国有资本经营账户的设置颇有迷惑性,其收入项仅仅包括“国有资本经营收入”的4800亿元,是个相当少的项目。这就被各路右派分子攻击为“大锅饭养懒汉”,他们的“左派”附庸也宣称“垄断”国企鱼肉“民企”以自肥。不过,这个“国有资本经营收入”仅仅包括:1)从国家出资企业分得的利润;2)国有资产转让收入;3从国家出资企业取得的清算收入;4)其他国有资本收入。对,你没看错,不包括国企上缴的税费。即基本无视了国企在初次分配中的财政贡献。根据远航一号的计算(http://www.redchinacn.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7738),“金融和非金融国企缴纳的税费总和为6.18万亿元,占全部企业部门税费总和(12.8万亿元)的48%“。所以,右派分子在这里要么是出于故意,要么是出于不懂国民经济统计的愚蠢(这可能性更大),而把全部的12.8万亿元税费全部当成了私企的财政贡献,而把国企的财政贡献污蔑为只有4800亿元。总结起来,国有资本经营账户的设置是东施效颦,而利用国有资本经营账户本身的缺陷来污蔑国有企业,则是既坏且蠢。

社会保险基金账户是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管辖的。该部只管自己的收支,并不统计资产阶级国家整体的财政能力。其“社会保险基金收入”并不区分哪些是住户部门的直接缴款(体现政府的税收能力),哪些是财政部的划拨(纯粹是政府内部“左兜换右兜”的转移支付),哪些是人社部使用社保基金进行金融投机的产物,因此会发生重复计算。同理,其“社会保险基金支出”条目,也并未区分真正用于发放社保福利的部分和用于金融投机的部分。

综上所述,资金流量表是可以相互对照的的数据来源,其反映的是国家统计局试图理解中国资本主义全局运行基本状况的企图,为制定政策提供依据。而右派常用的“四大账目”,则是各个不同的官僚机构,根据自己特殊的职权和利益进行统计的结果,其反映的是相对孤立的不同官僚机构之间出于自身的职权和目的而制定的收支条目。如果无视这一点并将其简单相加,就会过度高估中国资产阶级国家财政的规模,干扰我们对阶级斗争状况的认识。
引用 yiou 2023-7-22 08:20
生产 开销 积累 消费 贪污盗窃全在里面了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3-7-22 07:39
这就从头到尾把问题说清楚了!

查看全部评论(7)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6-22 04:10 , Processed in 0.03781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