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现代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与国家干预(四)

2023-10-29 10:55|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65102| 评论: 1|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美国的一般政府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要大大高于中国的一般政府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如果中、美两国在未来都会爆发财政危机或者政府债务的危机,那也应当是美国先爆发,中国后爆发。

现代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与国家干预(四)

 

远航一号

 

佐伊23认为:“在当前的时代,我们危机的爆发形式明显不同于马克思时代,也就是说危机不再以周期性的产能过剩一次次简单重复地爆发。我们的爆发形式体现为通过凯恩斯主义延缓危机,而不断导致一个个短周期相继被推迟,产能过剩的危机,最终演化为以债务为核心的综合性危机。当你的债务规模不断扩大,以至于你连利息都还不上的时候,整个社会的经济运行就会崩塌。”

然而,如果用佐伊23所青睐的所谓实体经济部门杠杆率”(也就是非金融部门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来衡量债务水平,尽管中、美两国的“实体经济部门杠杆率”都达到了2.8倍左右,两国的国民经济都还没有出现“崩塌”的迹象。如果观察近年来中国经济中的非金融部门利息支付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也一直保持在6%左右,既没有表现出上升的趋势,也显然还没有达到企业、居民、政府各部门普遍“连利息都还不上”的地步。

佐伊23的“实体经济部门杠杆率”包括了所有非金融部门的债务,也就是包含了非金融企业部门、居民部门(也叫住户部门)、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的所有债务。无论哪种债务,如果要对总需求产生影响,必须要通过对总需求的某一个或某几个组成部分产生影响。无论企业债务或居民债务达到怎样高的水平,当其高到不可持续时,要对经济产生破坏性的影响,也必须通过影响私人投资或消费才能影响国内生产总值。然而,如我们在这组系列文章中的第二篇所说的,在现代资本主义条件下,一般来说,只要资产阶级国家的经济决策部门还没有被新自由主义教条完全禁锢住头脑、捆绑住手脚(比如刚刚去世的那位热衷于“政府要过紧日子”的前总理便是这样一位新自由主义信徒),能够坚决地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原则上是可以用政府开支的增加来抵消任何规模的私人投资和消费下降的。

在危机期间,如果政府一方面减税,一方面增加支出,当然会增加政府的债务。所以下面,我们就来探讨一下政府债务可持续性的问题。

  

图一 一般政府部门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中国和美国,2000-2022年)

 

            图一比较了中国和美国自2000年以来一般政府部门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比例变化的情况。这里说的“一般政府部门债务”包括了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所有债务(在美国则包括了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其他地方政府的所有债务)。

            美国的一般政府债务从本世纪初的大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0%上升到现在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2倍。中国的一般政府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从本世纪初的不到国内生产总值的30%上升到2022年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77%

            美国的一般政府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要大大高于中国的一般政府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中、美两国都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经济大国,一般来说不会轻易发生大规模资本外逃。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仍然高于美国。中国在对外贸易方面保持着相当规模的顺差,而美国的贸易账户则经常处于巨额逆差的状态。综合这几方面情况,如果中、美两国在未来都会爆发财政危机或者政府债务的危机,那也应当是美国先爆发,中国后爆发。

            所以,下面,我们先来分析美国政府债务的可持续性问题。

 

        凡是要研究债务可持续性问题的,都必须首先了解长期债务收入比公式。假如一个国家的长期经济增长率大于或等于实际利率,那么,一个国家在长期的政府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由下列公式决定:

 

长期政府债务与GDP之比 = 初级财政赤字占GDP之比 / (经济增长率 实际利率)

 

            如果给上式中分母中的两项分别加上通货膨胀率,那么,这个公式也可以写为:

 

长期政府债务与GDP之比 = 初级财政赤字占GDP之比 / (名义GDP增长率名义利率)

 

            在上面的公式中,初级财政赤字指的是从财政赤字中扣除利息支付以后的余额。比如,2022年,美国政府部门的总赤字是1.02万亿美元,美国政府在债务上支付的利息是9700亿美元;那么,这一年,美国政府的初级财政赤字就只有大约500亿美元。

            附录中,我们对这一公式的推导有比较详尽的说明。

            从上式中可以看出,如果初级财政赤字保持正值,那么,倘若一个国家的长期经济增长率等于实际利率,这个国家的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在长期势必趋向于无穷大,从而必然是不可持续的。如果一个国家的初级财政赤字保持正值而长期经济增长率小于实际利率,那么上述公式不适用,但仍然可以推算出,这个国家的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在长期将趋向于无穷大,从而不可持续。

            另一方面,如果一个国家的初级财政赤字保持正值但长期经济增长率大于实际利率,那么,这个国家的政府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在长期必然趋近于一个有限的值。比如,一个国家的初级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之比的多年平均值是2%,长期经济增长率为3%,多年平均的实际利率是1%,那么,这个国家的长期政府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就是100%

            如果一个国家的长期政府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是一个有限的值,我们如何来判断这个国家的政府债务是否可持续、是否会爆发债务危机呢?

 

            从上面的公式中可以看出,一个国家的长期政府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取决于三个变量:初级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之比、长期经济增长率、实际利率。所以,要讨论政府债务的可持续性,就必须讨论这三个变量,了解它们在历史上的变化情况、波动范围,再对它们在未来可能发生的变化做出合理的假设。否则,一切关于债务危机的高谈阔论都是凭空想象、主观臆测。

 

图二 美国政府部门的财政赤字(占GDP%2000-2022年)

 

            图二介绍了2000年以来美国政府部门(包括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其他地方政府)的财政赤字以及初级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变化的情况。   

美国政府部门的财政赤字在经济危机期间扩大,在经济扩张期间缩小。初级财政赤字与财政赤字大致同步运动,两者之间的差就是政府对债务的利息支付。在本世纪初,初级财政赤字还有“负值”,就是说,那个时候美国政府还能做到初级财政盈余。如果取最近十年(2013-2022年)的平均值,那么,在这十年中,美国政府部门的财政赤字平均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约7%,初级财政赤字平均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约3%后面,在估算美国未来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之比的变化情况时,我们会分别假设美国政府部门的初级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3%4%

 

图三 美国政府债务的平均有效利率(2001-2022年)

 

            图三中的“平均有效利率”用美国政府部门实际支付的利息除以美国政府部门的债务余额来计算。名义利率与实际利率的差是用美国GDP平减指数来计算的通货膨胀率,反映美国经济整体物价水平的变化情况。2021年和2022年,由于美国通货膨胀率上升,美国政府在债务上支付的平均有效实际利率变成了负值。在2013-2022年期间,美国政府债务的平均有效名义利率是3.5%,平均有效实际利率是1.1%。后面,我们会分别假设未来美国政府债务的平均有效实际利率为0%1%2%。如果未来的实际利率上升到2%,那么大致就相当于回到了新冠危机之前的实际利率水平。

            此外,2013-2022年,美国经济年平均增长2.3%。后面,我们会分别假设未来美国经济的长期增长率为1%2%3%

10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小王向前冲 2023-10-29 12:11
这位信徒死得有点晚了。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18 11:59 , Processed in 0.02276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