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学习毛主席的《矛盾论》,正确对待中国资本主义条件下的“国企”问题 ...

2023-11-26 00:48|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75296| 评论: 15|原作者: 俞聂

摘要: 科学社会主义要求的不仅是抽象,而是要求科学地指导革命的实践。我们必须能够确切地在实践中一步步打倒、改造或者革掉资本主义。否则,革命性就是一句正确的废话。
“还是公平”网友问:
为什么阳和平会一边夸赞工人铁饭碗,一边反对国企?能给工人铁饭碗的只有国企,但阳又反对国企,对于阳和平而言,社会主义时期的国企和今天的国企是不是完全没有共同之处因而绝对对立?

还是说在这个问题上他是个两面派?

俞聂网友答:
阳的脑回路跟马列托一样教条主义。毛主席说教条主义者的错误在于,看不到矛盾的特殊性,不了解矛盾的普遍性是寓于矛盾的特殊性之中的。在阳和平和马列托那样的教条主义者看来,国企就是资本主义,跟工人阶级是对立的、斗争的,所以要反对。

问题是,放眼当今全球,哪一个资本主义企业不跟工人阶级对立呢?如果只是从空洞的口号出发,我们当然可以对一切资本主义都打倒、改造和革命之。但科学社会主义要求的不仅是抽象,而是要求科学地指导革命的实践。我们必须能够确切地在实践中一步步打倒、改造或者革掉资本主义。否则,革命性就是一句正确的废话。

马恩已经给我们指出了资本主义社会的普遍的矛盾,但毛主席教导的好,我们“必须研究矛盾的特殊性,认识各别事物的特殊的本质,才有可能充分地认识矛盾的普遍性,充分地认识诸种事物的共同的本质”,才有可能指导我们的革命实践。对于中资国企,我们不能大而化之地用“资本主义”框框来模糊看待,而是要具体地分析它的特殊性质。只有这样才能回应现实的“悖论”:进步分子想要打倒国企,大多数劳动者却想要挤破头享受国企待遇。到底是劳动者被资本主义落后思想腐蚀,还是进步分子口号不切实际呢?

分析矛盾的特殊性,既要看一个矛盾中的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又要看多个矛盾中的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阳和平和马列托们一概不做区分,他们只看到一个浑沌、模糊的矛盾,普遍的就是特殊的,特殊的也是普遍的:国企是资本主义企业,工人要反对资本主义企业,等等。

如果我们具体来看,在资本主义正常发展时期,在中资国企这一矛盾中,工人阶级是次要方面,国资及其代理人才是主要方面,他们规定了国企的性质是资本主义企业(即使是国有制),在剥削着国企工人。

但我们知道,国企只是中国资本主义社会诸多矛盾中的一种。毛主席说,“在复杂的事物的发展过程中,有许多的矛盾存在,其中必有一种是主要的矛盾,由于它的存在和发展规定或影响着其它矛盾的存在和发展。” 这就是说,我们看待中资国企这个矛盾的特殊性,还要看它如何由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来规定。中国是资本主义社会,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这两个矛盾着的力量无疑是其中的主要矛盾。阳和平和马列托们在这里又会犯教条主义的错误,吵嚷资本主义就是垄断,垄断就是帝国主义,帝国主义就是资本主义云云,而不去对矛盾的特殊性作具体的分析。

中国资本主义社会主要矛盾的特殊性何在呢?红色中国网做了具体分析,指出“中国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一个主要从事出口制造业、依靠残酷剥削大量廉价劳动力来维持资本积累的半外围资本主义国家”。并且:

由于中国是一个半外围资本主义国家,这就决定了,与核心国家不同,中国资产阶级不可能从世界市场上攫取足够的超额剩余价值,用来收买本国的工人阶级、缓和国内阶级矛盾并建立某种稳定的资产阶级民主制度。这就决定了,中国无产阶级斗争的前途决不可能是资产阶级民主。

由于中国不是资本主义体系中的外围国家,而是基本完成了工业化,这就决定了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必然伴随着无产阶级的发展壮大,而发展壮大了的无产阶级及其他劳动群众必然在未来的某个阶段提出日益广泛的经济和政治要求,这些经济和政治要求又必然与依赖残酷剥削大量廉价劳动力的中国资本主义积累体制发生尖锐不可调和的冲突。

又由于中国是一个专门从事出口制造业的半外围国家,本国自然资源并不丰富,这就决定了中国资本主义无法转型为一个出口自然资源并靠世界市场上的高价资源来暂时维持国内政治和经济稳定的资源出口型半外围国家。

上面这个主要矛盾规定了国企的特殊性,我们应当依据这种规定来采取对待国企的具体策略。首先,中国社会主要的矛盾性质决定了,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以及整个中国资本家阶级的利润,主要来自于严酷剥削出口制造业的廉价劳动力。无论是纺织、家电、汽车等主要出口制造业的工人,还是物流、外卖、摊贩等绝大多数(半)无产阶级,其所受到的剥削程度都超过军工、能源、金融等主要国企行业的工人。就此,对于广大的中国工人而言,我们应该提出待遇向国企看齐的主张来吸引他们,鼓励肯定他们提高工资、缩短劳动时长的诉求

其次,中国社会主要的矛盾性质决定了,中国工人阶级的队伍必然发展壮大,而中资又无法攫取超额利润来实行阶级妥协。一方面,我们不必担心二十世纪核心帝国主义国家资本家收买本国工人阶级的旧事重演,因为中国资本家阶级完全没有这个能力。另一方面,我们不必担心资本家阶级挑动国企和非国企工人的内部竞争。过去,资本主义复辟以来的较长时期内,庞大的产业后备军确实是加剧工人阶级内部竞争、破坏城市工人斗争力量的一个主要的客观历史因素。但是,随着中国农村剩余劳动力的枯竭,中国城市工人阶级队伍的壮大,而资产阶级国家又加紧对国企工人的进攻,搞各种反动“改革”;由此,未来国企和非国企工人必将逐步团结起来斗争整个资本家阶级。我们提出巩固国企地位、提高国企工人待遇,在客观上是加大未来资本家阶级的困难

最后,中国社会主要的矛盾性质决定了,未来中国的无产阶级革命必定能够取得胜利。那么,现在我们支持国企发展,便于未来在巩固社会主义政权的时期,直接没收并对其加以改造,以服务于向共产主义过渡的最终目标

毛主席说过,“矛盾着的两方面中,必有一方面是主要的,他方面是次要的。其主要的方面,即所谓矛盾起主导作用的方面。事物的性质,主要地是由取得支配地位的矛盾的主要方面所规定的”。国企诚然如教条主义者所说是资本主义性质,但毛主席还教导我们:“不能把过程中所有的矛盾平均看待,必须把它们区别为主要的和次要的两类,着重于捉住主要的矛盾”。在资本主义正常发展时期,我们看待国企还应该抓住“中国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一个主要从事出口制造业、依靠残酷剥削大量廉价劳动力来维持资本积累的半外围资本主义国家”这个主要矛盾。

国企矛盾的两个方面中,工人阶级如何从次要方面转化为主要方面?阳和平和马列托们只说要“民主改造”,但这在资产阶级专政之下无异于正确的废话。我们只有抓住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如何规定和影响国企矛盾双方的发展过程,并具体地分析其中不同阶段双方力量对比的变化,才有可能真正指导革命实践。

要斗争教条主义,就要不忘毛主席在《矛盾论》中的提醒:“对于矛盾的各种不平衡情况的研究,对于主要的矛盾和非主要的矛盾、主要的矛盾方面和非主要的矛盾方面的研究,成为革命政党正确地决定其政治上和军事上的战略战术方针的重要方法之一,是一切共产党人都应当注意的。

8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俞聂 2023-11-26 13:38
弱冠系虏请长缨 发表于 2023-11-26 11:29
最后,对于分布在各行业的国企也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可混一而谈。例如,为何能源、金融、烟酒和军工等行 ...

只要抓住中资的特殊性,就能看到它既没有意愿、也没有能力,去“收买”工人贵族和向小资支付忠诚租金。而且随着中国工人阶级整体力量的不断发展壮大,中资腾挪的空间只会越来越小,内部的矛盾只会越来越向对抗性转化,危机之后便是革命。
还是公平 2023-11-26 12:34
弱冠系虏请长缨 发表于 2023-11-26 11:29
最后,对于分布在各行业的国企也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可混一而谈。例如,为何能源、金融、烟酒和军工等行 ...

目前中国和世界的资本主义正全面走向衰败和灭亡可以这么说。

但在2000s~2010s前中期,你提到的这些行业的国企的编制内工人是可以比肩工人贵族或者小资产阶级的,这也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对于年长一辈的人就是他们的固定印象。

俞聂说的最重要的部分不是非国企工人可以争取到国企工人的水平,而是大形势逼着国企工人也会跌到非国企工人的水平,这会逼出革命的抱团取暖——说的好听点就是团结,这是资产阶级这个反派太坏又太蠢导致的。
还是公平 2023-11-26 12:13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3-11-25 13:22
因为毛主席时候的铁饭碗对他来说是遥远的过去,总是可以怀念的。

而一到现实,他总是觉得美国的月亮比中国 ...

同志们的评论刺激了我的进一步想法。

阳和平的心态或许很简单,进步不绝对就是绝对不进步。

这其实跟井冈山卫士提到的堕落造反派很相似,同为工人,我造反派得不到的你保守派也别想得到,当初你跟官僚一起欺负我们,现在屠刀终于挥向你们了。

工贼叛徒比敌人更可恨。

民族主义也是这样,不客气地说,甚至毛主席自己的部分想法也很可能是这样,南斯拉夫也是这样,以为可以游走于美苏之间;小资产阶级和工人贵族也以为自己可以游走于资产阶级和广大无产阶级之间。
弱冠系虏请长缨 2023-11-26 11:29
最后,对于分布在各行业的国企也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可混一而谈。例如,为何能源、金融、烟酒和军工等行业的国企工人待遇相对高?主要原因是这些行业直接关系到中资统治,或是为中资提供间接税(烟酒)、或是充实中资暴力机器(军工)。因此中资不得不以提高这部分劳动者的待遇。那么是不是因此就制造出一大批工人贵族呢?我认为不是,因为第一私有企业性质决定了其对一线工人仍然存在剥削,只是强度有减少。第二除高层管理者外真正享受到国企所谓铁饭碗待遇的还是以小资为主,对这部分人要以斗争求团结。
弱冠系虏请长缨 2023-11-26 11:09
俞聂同志写得很好,我也讲讲我的看法。
首先,作为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国有”企业,其运营是服从于资本增值这个总目标的,也就决定了中资国企对利润率的需求。中资为了促进资本增值,刺激“积极性”,往往将国企利润率与其经营管理人员的年终绩效挂钩。企业每年产生的利润多,经营管理人员的奖金也就越多。事实上也决定了现有中资国企中高层人员的阶级属性,即资产或小资产阶级。这可能是部分左派或“左”派言必反对国企的原因。
其次,中资国企从多年前就开始推行种种反动的改革措施(俞聂同志也提到了),例如“降本增效”。改革的一个结果,就是原本属于“铁饭碗“的岗位在上世纪90年代”大下岗“的基础上继续减少。这种代价完全由生产一线的工人和部分小资承担。同时这也使得国企内部的劳资矛盾十分尖锐,并不”逊色“于私企。只是中资还多少顾及”社会主义“的招牌,所以在国企裁员、劳动保障等方面还不太敢像私企那样”做绝“,劳动者还多多少少能感受到一点尊严。这成为我们可以利用的一点,就是在向以私企工人为主的劳动者宣传时,提出待遇要向国企工人看齐等等(再次复述俞聂同志的话)。
井冈山卫士 2023-11-26 06:46
非常透彻,一针见血
杨坚 2023-11-25 19:22
本帖最后由 杨坚 于 2023-11-25 19:37 编辑
俞聂 发表于 2023-11-25 15:44
脑回路跟马列托一样教条主义。毛主席说教条主义者的错误在于,看不到矛盾的特殊性,不了解矛盾的普遍性是寓 ...

这个回复堪称是运用矛盾分析法说明实际问题的典范,足见俞聂同志深得矛盾论之精髓,建议主编生成文章
激活 2023-11-25 17:52
本帖最后由 激活 于 2023-11-25 17:56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3-11-25 13:31
你的第二段话表达不清吧

如果是说“国企垄断”真能带来危机,那么,站在迫切期待革命的立场,不该说国企 ...

我的第二段就是想表达马列鼠他们这种想法,他们不就认为国企“与民争利” 过度“垄断”导致市场一片黑暗,甚至创造工人贵族不利于革命嘛。所以从他们的角度来看,国企就是坏
俞聂 2023-11-25 15:44
本帖最后由 俞聂 于 2023-11-25 15:45 编辑

脑回路跟马列托一样教条主义。毛主席说教条主义者的错误在于,看不到矛盾的特殊性,不了解矛盾的普遍性是寓于矛盾的特殊性之中的。在阳和平和马列托那样的教条主义者看来,国企就是资本主义,跟工人阶级是对立的、斗争的,所以要反对。

问题是,放眼当今全球,哪一个资本主义企业不跟工人阶级对立呢?如果只是从空洞的口号出发,我们当然可以对一切资本主义都打倒、改造和革命之。但科学社会主义要求的不仅是抽象,而是要求科学地指导革命的实践。我们必须能够确切地在实践中一步步打倒、改造或者革掉资本主义。否则,革命性就是一句正确的废话。

马恩已经给我们指出了资本主义社会的普遍的矛盾,但毛主席教导的好,我们“必须研究矛盾的特殊性,认识各别事物的特殊的本质,才有可能充分地认识矛盾的普遍性,充分地认识诸种事物的共同的本质”,才有可能指导我们革命的实践。对于中资国企,我们不能大而化之地用“资本主义”框框来模糊看待,而是要具体地分析它的特殊性质。只有这样才能回应现实的“悖论”:进步分子想要打倒国企,大多数劳动者却想要挤破头享受国企待遇。到底是劳动者被资本主义落后思想腐蚀,还是进步分子口号不切实际呢?

分析矛盾的特殊性,既要看一个矛盾中的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又要看多个矛盾中的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阳和平和马列托们一概不做区分,他们只看到一个浑沌、模糊的矛盾,普遍的就是特殊的,特殊的也是普遍的:国企是资本主义企业,工人要反对资本主义企业,等等。

如果我们具体来看,在资本主义正常发展时期,在中资国企这一矛盾中,工人阶级是次要方面,国资及其代理人才是主要方面,他们规定了国企的性质是资本主义企业(即使是国有制),在剥削着国企工人。

但我们知道,国企只是中国资本主义社会诸多矛盾中的一种。毛主席说,“在复杂的事物的发展过程中,有许多的矛盾存在,其中必有一种是主要的矛盾,由于它的存在和发展规定或影响着其它矛盾的存在和发展。”这就是说,我们看待中资国企这个矛盾的特殊性,还要看它如何由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规定。中国是资本主义社会,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这两个矛盾着的力量无疑是其中的主要矛盾。阳和平和马列托们在这里又会犯教条主义的错误,吵嚷资本主义就是垄断,垄断就是帝国主义,帝国主义就是资本主义云云,而不去对矛盾的特殊性作具体的分析。

中国资本主义社会主要的矛盾的特殊性何在呢?红色中国网做了具体分析,指出“中国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一个主要从事出口制造业、依靠残酷剥削大量廉价劳动力来维持资本积累的半外围资本主义国家”。并且:

由于中国是一个半外围资本主义国家,这就决定了,与核心国家不同,中国资产阶级不可能从世界市场上攫取足够的超额剩余价值,用来收买本国的工人阶级、缓和国内阶级矛盾并建立某种稳定的资产阶级民主制度。这就决定了,中国无产阶级斗争的前途决不可能是资产阶级民主。

由于中国不是资本主义体系中的外围国家,而是基本完成了工业化,这就决定了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必然伴随着无产阶级的发展壮大,而发展壮大了的无产阶级及其他劳动群众必然在未来的某个阶段提出日益广泛的经济和政治要求,这些经济和政治要求又必然与依赖残酷剥削大量廉价劳动力的中国资本主义积累体制发生尖锐不可调和的冲突。

又由于中国是一个专门从事出口制造业的半外围国家,本国自然资源并不丰富,这就决定了中国资本主义无法转型为一个出口自然资源并靠世界市场上的高价资源来暂时维持国内政治和经济稳定的资源出口型半外围国家。


上面这个主要矛盾规定了国企的特殊性,我们应当依据这种规定来采取对待国企的具体策略。首先,中国社会主要的矛盾性质决定了,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以及整个中国资本家阶级的利润,主要来自于严酷剥削出口制造业的廉价劳动力。无论是纺织、家电、汽车等主要出口制造业的工人,还是物流、外卖、摊贩等绝大多数(半)无产阶级,其所受到的剥削程度都超过军工、能源、金融等主要国企行业的工人。就此,对于广大的中国工人而来,我们应该提出待遇向国企看齐的主张来吸引他们,鼓励肯定他们提高工资、缩短劳动时长的诉求。

其次,中国社会主要的矛盾性质决定了,中国工人阶级的队伍必然发展壮大,而中资又无法攫取超额利润来实行阶级妥协。一方面,我们不必担心二十世纪核心帝国主义国家资本家收买本国工人阶级的旧事重演,因为中国资本家阶级完全没有这个能力。另一方面,我们不必担心资本家阶级挑动国企和非国企工人的内部竞争。过去资本主义复辟以来的较长时期内,庞大的产业后备军确实是加剧工人阶级内部竞争、破坏城市工人斗争力量的一个主要的客观历史因素。但是,随着中国农村剩余劳动力的枯竭,中国城市工人阶级队伍的壮大,而资本主义国家又加紧对国企工人的攻势,搞各种反动“改革”。由此,未来国企和非国企工人必将逐步团结起来斗争整个资本家阶级。我们提出巩固国企地位、提高国企工人待遇,在客观上是加大未来资本家阶级的困难。

最后,中国社会主要的矛盾性质决定了,未来中国的无产阶级革命必定能够取得胜利。那么,现在我们支持国企发展,便于未来在巩固社会主义政权的时期,直接没收并对其加以改造,以服务于向共产主义过渡的最终目标。

毛主席说过,“矛盾着的两方面中,必有一方面是主要的,他方面是次要的。其主要的方面,即所谓矛盾起主导作用的方面。事物的性质,主要地是由取得支配地位的矛盾的主要方面所规定的”。国企诚然如教条主义者所说是资本主义性质,但毛主席还教导我们:“不能把过程中所有的矛盾平均看待,必须把它们区别为主要的和次要的两类,着重于捉住主要的矛盾”在资本主义正常发展时期,我们看待国企还应该抓住“中国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一个主要从事出口制造业、依靠残酷剥削大量廉价劳动力来维持资本积累的半外围资本主义国家”这个主要矛盾。

国企矛盾的两个方面中,工人阶级如何从次要方面转化为主要方面?阳和平和马列托们只说要“民主改造”,但这在资产阶级专政之下无异于正确的废话。我们只有抓住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如何规定和影响国企矛盾双方的发展过程,并具体地分析其中不同阶段的双方力量变化,才有可能真正指导革命实践。

要斗争教条主义,就要不忘毛主席在《矛盾论》中的提醒:“对于矛盾的各种不平衡情况的研究,对于主要的矛盾和非主要的矛盾、主要的矛盾方面和非主要的矛盾方面的研究,成为革命政党正确地决定其政治上和军事上的战略战术方针的重要方法之一,是一切共产党人都应当注意的。”
远航一号 2023-11-25 13:31
激活 发表于 2023-11-25 12:45
现在的国企问题,真的是看你从什么角度来判断事情,如果是从“支持一切增加资产阶级统治成本的人和事,反对 ...

你的第二段话表达不清吧

如果是说“国企垄断”真能带来危机,那么,站在迫切期待革命的立场,不该说国企好吗?

如果是说“国企垄断”剥削民众,那就大错特错了。剥削民众的是资本家,即使说国企剥削,那也是因为国企作为资本主义企业在运行,不是因为它“垄断”。

污蔑“国企垄断”是反动右派一贯的谬论和谣言。国企有垄断利润吗?国企工人的工资是太高吗?电力、铁路、石油、银行,不由国企“垄断”,难道让马云或者盖茨来垄断?

远航一号 2023-11-25 13:24
指鸭为鼠 发表于 2023-11-25 12:45
目前的国企是私有制企业
非常腐败,至少和所谓的民营企业一样腐败
工程采购什么的都是吃回扣,送礼

错!现在的国企当然不是社会主义企业,但也是资本主义条件下的国有制企业

国企的存在对国企工人有利,对提高整个工人阶级力量有利,对未来向社会主义过渡有利

世界上凡是大搞私有化的,没有不给工人阶级带来巨大灾难的。凡是说私有化无所谓的,都是资产阶级的帮凶!
远航一号 2023-11-25 13:22
因为毛主席时候的铁饭碗对他来说是遥远的过去,总是可以怀念的。

而一到现实,他总是觉得美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民主”的资本比“专制的”官僚更文明,所以国企是最坏的,私企总比国企好,外企更比国企好。
xsa234 2023-11-25 12:51
阳和平的逻辑是现在的国企=垄断=帝国主义吧
激活 2023-11-25 12:45
现在的国企问题,真的是看你从什么角度来判断事情,如果是从“支持一切增加资产阶级统治成本的人和事,反对一切减少资产阶级统治成本、有助于延长资产阶级统治寿命的人和事”来看那么现在的国企就是“好”。

但如果你从国企垄断带来“危机”剥削民众出发,那么现在国企就是坏。
指鸭为鼠 2023-11-25 12:45
目前的国企是私有制企业
非常腐败,至少和所谓的民营企业一样腐败
工程采购什么的都是吃回扣,送礼
对国企必须民主改造,否则维护它毫无意义

查看全部评论(15)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6-22 05:01 , Processed in 0.025558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