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中国会出现“神左合流”吗?

2024-4-21 19:41| 发布者: 夏平涛| 查看: 8881| 评论: 3|原作者: 纳川报编辑委员会|来自: 《纳川报》第一期

摘要: 改良主义并不能解决问题,中特主义是烂在根子里的,必须从下到上来一次彻底的革命,这时候,他就会在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中任选其一了,也就是说,他要么成为左派,要么成为神友。
中国会出现“神左合流”吗
◎夏平涛
有些人认为,在中国革命中,可能会出现一个泛阶级的反习联盟,实现所谓的“神左合流”。这种想法是不现实的、是空想的,是不了解革命、不了解中国社会而说出的幼稚言论;首先我们来分析分析“神左合流”这个词,即神友和左派联合了起来,那么什么是神友,什么又是左派呢?这两个群体背后的阶级又是哪些阶级呢?神友,原本是指讲究“润”的神奈川冲浪里吧的吧友,这些人毫无革命性,他们一门心思想跑到国外,联合这些人是毫无意义的。但是神友这个词所指的范围逐渐扩大,信仰自由主义的自由主义者,也被称为神友。我们可以看到近年来中国的自由主义者干了不少大事,往远说,自由主义者们搞起了八九民运,逼的中特政府动用坦克;往近说,在疫情期间,自由主义者们同样进行了大规模的反政府游行示威抗议,例如在各大高校开展的“白纸运动”,这些“光荣事绩”给了人民群众一种错觉:似乎中国的自由主义者可以形成一股独立的力量,可以在革命中建立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自由主义武装,可以通过这支武装力量与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武装联合起来,实现所谓的“神左合流”。这种说法更是错误的,为什么呢?因为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们建立不了自己的革命武装,更谈不上与无产阶级的武装联合了,许多自由主义者认为自己是拿破仑、克伦威尔之类的民主革命家,要为中国带来所谓的“自由民主”;现在是,幻想时间!为什么呢?因为拿破仑和克伦威尔都是贵族,是地主阶级,而自由主义者们又都是什么阶级呢?这正是我们现在要讨论的问题。
什么树上开什么花,什么阶级说什么话;信仰什么主义,支持哪一个群体,都是由个人的阶级属性决定的。受资产阶级剥削压迫最严重的无产阶级绝不会去信仰受资本家支持的自由主义,有人会反驳,说也有无产阶级会向往欧洲那样的高福利社会,这恰恰说明了工人不会去支持自由主义,因为欧洲的高福利社会遵循的是从北欧发源来的斯堪的纳维亚方式,讲究强力工会和劳资间的协商谈判,属于工团主义的分支。
自由主义,因为受资产阶级的支持,所以也会受依附于资产阶级存在的小资产阶级的支持,但是小资产阶级是一个十分庞大的阶级,上至律师,下至农民都可以称之为小资产阶级,所以,我们要以对资产阶级的依附程度,将小资产阶级分为小资产阶级左和小资产阶级右,小资产阶级右,这个群体对于资产阶级的依附程度较深,包括白领、律师等,这类群体“是有余钱剩米的,即用其体力或脑力劳动所得,除自给外,每年有余剩。这类人发财观念极重,对赵公元帅礼拜最勤,虽不妄想发大财,却总想爬上中产阶级地位。他们看见那些受人尊敬的小财东,往往垂着一尺长的涎水。这种人胆子小,他们怕官,也有点怕革命。因为他们的经济地位和中产阶级颇接近,故对于中产阶级的宣传颇相信,对于革命取怀疑的态度。”小资产阶级左,这个群体对于资产阶级的依附程度较浅,包括农民、个体户、出租车司机等,这类群体颇为复杂;农民的状况与旧中国时差别很大,中特政府深耕于乡村,尤其注重农民,中特政府摸清了农民的心思,只要农民有土地、有自个的土地,就会支持政府,就不会有反政府的行为;但是农民又不能不联合,失掉了农民,革命就不能胜利,我们要注重联合农民,要对农民讲清楚革命对他们的好处,这个工作是不容易作的,因为农民容易满足,他们不肯冒风险,而且旧社会的封建迷信依旧在禁锢着他们的思想,所以即便革命对他们有天大的好处,他们也是不会轻易参与到革命中去的;但是对农民的宣传工作我们不去作,别人就会去作,思想的高地我们不去占领,别人就会去占领;不仅是中特政府对农民的宣传,我上次去农村,发现法轮功也对农民宣传,几乎每家的院子里都有法轮功的宣传资料,这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农民的思想中本来就有封建迷信的成分,一旦他们相信了法轮功的宣传,那对革命是一个多么大的打击,对革命事业是一个多么大的阻碍。所以我们要加紧学习,尽快总结出来一套对与农民的宣传方法。
至于个体户,则又是一种不同的情况;个体户,一方面由于其是商人,其本性是逐利的;另一方面由于中国近年来的经济下行,加上三年疫情的影响,中国的个体户的生意已经是越来越难做了,当所谓的“稳中向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幻象被打破后,个体户们“每逢年终结账一次,就吃惊一次,说:‘咳,又亏了!’这种人因为他们过去过着好日子,后来逐年下降,负债渐多,渐次过着凄凉的日子,‘瞻念前途,不寒而栗’。这种人在精神上感觉的痛苦很大,因为他们有一个从前和现在相反的比较。”同时,中特主义社会乱象层出,个体户们只要想一想河南那难以取出存款的银行,再看一看电视中习特官员依旧满口空话的官僚主义嘴脸,就能感觉到“国脉微如缕”了;这时候他们对中特政府的希望与信任已经消失殆尽,他们虽然肯冒风险,但是绝不敢主动革命,革命起来的时候也不肯贸然参加,对革命取中立的态度。
还有一部分人:因新技术革命而面临被替代风险的自由职业者、因经济不景气而屡次被削减工资的店员、因中美贸易战而被限制出售产品给中国的外企的员工、因俄乌战争开打而被迫放弃俄乌两国订单的公司的职员,总之,是濒临失业的体力或脑力劳动者,这些人游走于失业线的边缘,“他们也想发财,但是赵公元帅总不让他们发财,”而且因为近年以来帝国主义、官僚、资本家、中特政府的压迫和剥削,“他们感觉现在的世界已经不是从前的世界。他们觉得现在如果只使用和从前相等的劳动,就会不能维持生活。必须增加劳动时间,每天起早散晚,对于职业加倍注意,方能维持生活。他们有点骂人了,”骂洋人叫“洋鬼子”,骂官僚叫“税金小偷”,骂资本家叫“路灯挂件”。对于革命,仅怀疑其未必成功(理由是:中特政府有枪有炮,而且中特政府的科技还在不断的发展)“这种人在革命运动中颇要紧,是一个数量不小的群众,是小资产阶级的左翼。”这类人是革命中的重要力量,工人虽然受资本家剥削严重,但毕竟工人还能有一口饭吃,只要工人尚有维持生计的手段,就不会明目张胆的反对资本家。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还是没有人给工人撑腰,工人没有统一的组织,没有为他们说话的党派,没有工人自己的工会,工人们有问题,不知道向谁反应;吃了亏,没有人帮他拔创,久而久之,工人的斗争性就被消磨殆尽了,工人就不敢去斗,不敢去反了,不是他们没有革命性,而是他们的经验告诉他们,与资本家斗、中特政府斗都没有什么作用,反而还要吃亏,还不如不斗,硬要斗,还会失去工作,到头来什么也得不到。况且,工人每天的劳动强度很高,下班之后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学习革命理论,对工人来说,每天工作就已经很累了,好不容易的休息时间还要去学习,倒不如看看手机,娱乐娱乐,毕竟这点娱乐是他们在生活中为数不多的乐趣了。失业人员则不同,他们没有谋生的手段,他们去找工作,却处处碰壁,生活的残酷逼的他们不得不另找出路,有一部分人转而去犯罪,成为了流氓无产者;而另一部分人则开始思考,他们会思考为什么自己找不到工作,而且不单单是自己,还有成千上万的人找不到工作,有至少20%的中国青年找不到工作,这是为什么呢?他们会认识到,是中特政府、中特主义社会造成的这种情况,而改良主义并不能解决问题,中特主义是烂在根子里的,必须从下到上来一次彻底的革命,这时候,他就会在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中任选其一了,也就是说,他要么成为左派,要么成为神友。我们要尤其注重对这类人的宣传,这些人敢斗,有一定的革命性,我们要引导他们走向社会主义道路,成为社会主义革命中的一员。
那么,我们已经详细分析了小资产阶级左和小资产阶级右这两个群体,却还是没有谈到中国为什么不会出现“神左合流”,我知道你很急,但是你先别急,首先,我们要重回开头,仔细的来研究一下“神左合流”的定义。即:中国革命中的泛阶级的反习联盟,那么,革命的定义是什么呢?按照毛主席的话来说“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这句话里有这样几个要素需要我们注意:暴动、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暴动很好理解,“为了破坏当时的政治制度、社会秩序而采取的武装行动”。一个阶级与另一个阶级则表示了在革命中至少有两个“经济利益互相冲突的阶级”,说明了革命是有阶级性的,不存在没有阶级性的革命,社会主义革命是无产阶级为推翻资产阶级而发起的暴动,在这个暴动中,自由主义者,即资产阶级和依附于资产阶级的小资产阶级右是不会参与到其中去的。所以,所谓“泛阶级的反习联盟”是不会存在的,被压迫阶级例如小资产阶级左,会与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因为他们在经济利益上并非互相冲突,但是资产阶级无论如何也不会与无产阶级相联合,因为他们在经济利益上互相冲突,只有在民族矛盾大于阶级矛盾的时候,这种阶级性、这种冲突才会被淡化,这些经济利益互相冲突的阶级才会被迫联合起来。同时,推翻表明了“打垮旧的政权,使局面彻底改变”,也就是说,在革命之后,之前的旧政权所代表的阶级,将会被新政权的统治阶级所镇压,最终不复存在;在中国,习近平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至少是明面上的领导人),而中国共产党与中国的资本家是紧密的同盟关系,中国共产党代表的是资产阶级的利益,反对习近平,就是反对中国共产党,就是反对中国的资产阶级,既然反对中国的资产阶级,那么自由主义者们作为中国的资产阶级与依附于资产阶级的小资产阶级右,又怎么会参与到“泛阶级的反习联盟”中去呢?由此可见,“神左合流”在中国是彻头彻尾的空想,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
但是小资产阶级右最终会成为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中的一员,为什么呢?原因如下:在革命时期,只有支持革命与不支持革命两种态度,小资产阶级右在革命初期会反对革命,因为在革命初期,中特政府与革命势力呈现出敌强我弱的态势,小资产阶级右因为其阶级属性与阶级利益选择站在中特政府的一方,也就是实力较强的一方而反对新生的革命势力;在革命中期,小资产阶级会选择中立,既不支持革命,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反对革命,因为在这时,中特政府与革命势力势均力敌,但小资产阶级右还是会敌视革命力量,因为他们在经济利益上相互冲突,但是革命势力的壮大已经使小资产阶级开始为自己考虑了,他们会开始准备后路;在革命末期,小资产阶级右会被迫选择支持革命,因为在这时,革命形势大局已定,革命势力完全掌握政权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了,小资产阶级右会抛弃中特政府与资本家,也就是他们的前主子,而站到革命的一方来,就像百日王朝时的巴黎小报和渡江战役时的南京日报一样。
我们要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就像毛主席所说的,“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团结一切可能团结的人,并且尽可能地将消极因素转变为积极因素,为建设社会主义社会这个伟大的事业服务。”我们的朋友和同志遍布全天下,从爱尔兰到契丹,到处都有我们的伙伴,但是中特主义者则只有仆从与走狗,绝没有哪怕一个真正的同志,习特匪帮在中国有的是爪牙和眼线,但是,从喀什到抚远,从北极村到三亚,习特匪帮绝找不着一个真正认同他们思想的同志。
革命的浪潮裹挟着每一个人向前涌去,一百二十年前,青年革命家邹容在《革命军》中写到“革命者,天演之公例也;革命者,世界之公理也。”顺革命者昌,逆革命者亡,革命,如同海浪一般不可抵挡,无论反对它的力量多么强大,也无法对革命的前进产生一丝一毫的阻碍,而那些反对革命的人必将被革命的浪潮冲垮,最终淹没在历史长河中。
我们要顺应这股浪潮,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去、投入到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中去、投入到革命之后的社会主义建设中去。
7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普通人1 2024-4-22 22:33
说的不对,在网络上神左合流作为一种现象已经出现过,而不是所谓的不会出现。把“泛阶级的反习联盟”和作为网络现象的神左合流等同起来,在形式上不恰当,在理论上也具有迷惑性,不是合适的做法。
引用 小王同志 2024-4-22 16:43
我觉得一部分左派神神可以争取,因为这些神神一进入社会成为无产阶级就会有思想改变,我见过那种,比如说我朋友,刚开始上外网就有些被洗脑了,后面我给他做工作,给他看书,他又成一个坚定毛派了,神神网上看起来很厉害,线下其实也不咋滴,没有系统的理论,靠着自己的小资产阶级狂热干事
引用 lingyunxiao 2024-4-22 07:28
我水平不高,但文章很有逻辑性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6-22 05:51 , Processed in 0.01063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