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对中苏分裂的反思(四)—— 斯大林问题

2024-2-23 12:10|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9546| 评论: 14|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在这种情况下,由中国共产党出面,来肯定斯大林的功绩,某种程度上淡化斯大林的错误,尤其是将斯大林的错误与“社会主义制度”做了区分,既符合国际共运的整体利益,也符合当时大多数社会主义国家官僚集团的利益和愿望。

对中苏分裂的反思(四)—— 斯大林问题

 

远航一号

 

            1956225日,在苏共二十大的最后一天,赫鲁晓夫向大会做了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秘密报告。报告的主要内容有:

关于个人崇拜:赫鲁晓夫报告说,斯大林利用《斯大林传略》和《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大肆颂扬个人功绩,利用颁发斯大林奖,树立斯大林纪念碑以及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企业和城市来助长个人迷信。赫鲁晓夫还提到了列宁于19245月给俄共(布)十三大的信,信中批评了斯大林,说他“太粗暴”,建议调动他的总书记职务。他同时还公布了列宁192335日给斯大林的信,信中列宁要求斯大林为他在电话中侮辱、唾骂列宁的妻子克鲁普斯卡娅的粗暴行径向列宁夫妇赔礼道歉,否则列宁就要和他断绝关系。

关于斯大林破坏社会主义法治、实行大清洗:赫鲁晓夫报告认为,斯大林利用人民公敌的罪名镇压党内反对派,将思想斗争转变成对反对派肉体上的消灭。赫鲁晓夫列举诸多材料,证明斯大林批准内务部违法使用肉刑,指责斯大林借追查基洛夫案件的凶手为名发动大清洗、趁机消灭反对派是贼喊抓贼,甚至说斯大林晚年有一个消灭苏共中央政治局内所有老同志的计划

关于斯大林在卫国战争中的错误:赫鲁晓夫批判斯大林盲目自大,过度轻信苏联与希特勒签订的《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不相信诸多有关纳粹德国即将进攻苏联的情报,再加上大清洗期间的政治运动残害了很多优秀的苏联红军将领,以至于苏联红军在战争初期遭受惨败。在纳粹德军对苏联的突袭取得初步成功之后,斯大林又对苏联的最终胜利完全丧失了信心,认为一切都完了,甚至完全撒手不管。在指挥战争的过程中,斯大林按照地球仪制定作战计划,导致苏军在哈尔科夫战役中失败并遭受严重损失。

关于斯大林在民族问题上的错误:在卫国战争初期,斯大林强行将车臣-印古什、卡尔梅克等几个民族集体迁徙到远方,同时取消了这些民族的自治共和国,这种野蛮和非人道的做法造成了严重的民族对立和民族矛盾,影响了苏联的社会稳定。

关于苏联和南斯拉夫的关系:战后苏联、南斯拉夫两国发生了严重的纠纷。1948年,南斯拉夫共产党被开除出共产党和工人党情报局,导致两党两国关系完全破裂。赫鲁晓夫指责斯大林在这方面扮演了可耻的角色;斯大林甚至声称,“只要我动一动小指头,铁托就会完蛋。”

关于斯大林在经济政策方面的错误:赫鲁晓夫批判斯大林完全不了解农村情况,几十年不访问农村,“只是从电影上看农村和农业”,他的一系列错误政策导致苏联农业落后。

关于斯大林实行个人独裁、破坏布尔什维克党的组织原则:赫鲁晓夫批判斯大林没有按照党章规定按时召开党代表大会,十八大和十九大之间相隔了15年;党的中央全会和政治局会议也很少召开。斯大林晚年不仅不开中央全会,连政治局会议也只是偶尔去几次。同时斯大林架空中央政治局,党内重要事务被所谓 “五人小组”、“六人小组”、“七人小组”等小组把持。赫鲁晓夫讽刺这些小组就像扑克牌迷的术语

 

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对国际共运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在东欧各国的共产党领导人中引起了恐慌。报告内容随后被以色列情报部门窃取,又转交给美国中央情报局,于19567月在《纽约时报》上发表,在国际上损害了社会主义国家和共产主义运动的声誉,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但是,应当说,按照我们现在所了解的历史资料,赫鲁晓夫秘密报告中所涉及的关于斯大林严重错误的具体事实,绝大部分是真实的。

 

195645日,《人民日报》发表了著名的社论“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人民日报》特别注明:“这篇文章是根据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的讨论,由人民日报编辑部写成的”。其中有一些段落,是毛主席亲笔添加或修改的。

社论头一段肯定了苏共二十大所通过各项决议中的主要观点:“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总结了国际关系和国内建设的新经验,作出了关于坚定地执行列宁的社会制度不同的各国可以和平共处的政策、发展苏维埃的民主制度、贯彻遵守党的集体领导的原则、批判党内的缺点、规定发展国民经济的第六个五年计划等等一系列的重大决定。反对个人崇拜的问题,在苏共二十次代表大会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二十次代表大会非常尖锐地揭露了个人崇拜的流行,这种现象曾经在一个长时间内的苏联生活中,造成了许多工作上的错误和不良的后果。苏联共产党对于自己有过的错误所进行的这一个勇敢的自我批评,表现了党内生活的高度原则性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伟大生命力。”

然后,文章指出,以往,没有一个剥削阶级的政党会在人民群众面前主动承认自己所犯的错误,正是因为苏联共产党是一个伟大的工人阶级政党,才敢于在群众面前做自我批评,敢于承认自己的错误:“在现在一切的资本主义国家中,没有任何一个为剥削阶级服务的当权政党或者政治集团敢于在自己的党员群众面前,在人民群众面前,认真地揭露自己的严重错误。工人阶级的政党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工人阶级的政党是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的政党,对于它们说来,实行自我批评,除了失掉错误以外,什么都不会失掉,而所得到的却是广大的人民群众的拥护。世界上的一切反动派,在最近一个多月以来,兴高采烈地谈论苏联共产党关于个人崇拜的自我批评。他们说:好!世界上第一个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苏联共产党居然犯了严重的错误,而且还是一个有很大声名和荣誉的领导人物斯大林犯了这样的错误。反动派以为他们现在是抓住了一个能够用来中伤苏联和世界各国共产党的把柄了。可是,... 马克思主义的代表人物在什么著作中曾经说过我们是永远不会犯错误的,或者曾经说过某一个共产党人是绝对不会犯错误的呢?”

今天再读这段话,不得不说,其中除了体现了对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的应用,也包含了一些把坏事变好事的中国式“智慧”。

文章认为,斯大林在晚年确实犯了一些严重错误:“斯大林在他一生的后期,愈陷愈深地欣赏个人崇拜,违反党的民主集中制,违反集体领导和个人负责相结合的制度,因而发生了例如以下的一些重大的错误:在肃反问题上扩大化;在反法西斯战争前夜缺乏必要的警惕;对于农业的进一步发展和农民的物质福利缺乏应有的注意;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出了一些错误的主意,特别是在南斯拉夫问题上作了错误的决定。”

文章总结了几点斯大林犯下严重错误的原因。首先,是因为无产阶级专政是人类历史上的新生事物,“面对着历史上情况最复杂和道路最曲折的斗争”,没有经验可循,不可能不犯错误:“一个在世界上史无前例的首先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怎样能够设想它不会犯这样或那样的错误呢?”

无产阶级政党和社会主义国家的领导人有责任尽量少犯错误,避免个别的、局部的、暂时的错误发展为全国性的、长时期的错误。但是,当斯大林“正确地运用列宁主义的路线而在国内外人民中获得很高荣誉的时候”,他骄傲自满了,脱离群众了,“鼓励个人崇拜,实行个人专断”,他的实践违背了他自己的理论,“陷入了主观性和片面性,脱离了客观实际状况”。

文章继续探讨了个人崇拜得以产生的社会基础:“个人崇拜是过去人类长时期历史所留下的一种腐朽的遗产。个人崇拜不只在剥削阶级中间有它的基础,也在小生产者中间有它的基础。... 旧社会的腐朽的、带有毒素的某些思想残余,还会在人们的头脑中,在一个很长的时期内保存下来。‘千百万人的习惯势力是最可怕的势力’(列宁)。个人崇拜也就是千百万人的一种习惯势力。这种习惯势力既然在社会中还存在着,也就有可能给予许多国家工作人员以影响,甚至像斯大林这样的领导人物也受了这种影响。”

文章介绍了中国共产党将群众路线与党的领导相结合的经验,然后表示:“我们也还必须从苏联共产党反对个人崇拜的斗争中吸取教训,继续展开反对教条主义的斗争。”

文章批判了那种认为“斯大林完全错了”的观点:“斯大林是一个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但是也是一个犯了几个严重错误而不自觉其为错误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在列宁逝世之后,作为党和国家的主要领导人物的斯大林,创造性地运用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保卫列宁主义遗产、反对列宁主义的敌人 ── 托洛茨基分子、季诺维也夫分子和其他的资产阶级代理人的斗争中,他表达了人民的意愿,不愧为杰出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战士。斯大林所以赢得苏联人民的拥护,在历史上起了重要的作用,首先就是因为他和苏联共产党的其他领导人在一起维护了列宁的关于苏维埃国家工业化和农业集体化的路线。苏联共产党实行了这条路线,使社会主义制度在苏联取得了胜利,并且造成了苏联在反希特勒的战争中取得胜利的条件,而苏联人民的这一切胜利是同全世界工人阶级和一切进步人类的利益相一致的。”

 

《人民日报》编辑部的这篇社论(后来与“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合称为“两论”)的一些主要特点是:在大的、抽象的方面肯定了苏共二十大;强调斯大林的历史功绩是第一位的、错误是第二位的,并在肯定斯大林功绩的同时,肯定了苏联社会主义制度的一些主要内容(依靠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完成国家工业化以及农业集体化)。

对于斯大林的错误,《人民日报》编辑部认为,首先是由于无产阶级专政是新生事物,缺乏经验,不可能不犯错误;其次是因为斯大林取得了很大成绩以后骄傲自满,脱离群众和客观实际,从而违反了他自己的理论(这样就间接地肯定了斯大林的理论)。关于“个人崇拜”,《人民日报》编辑部则认为这主要是由旧社会的腐朽思想所带来的“习惯势力”的影响造成的。

 

19569月,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刘少奇代表中共中央在大会上做政治报告。在报告中,刘少奇在谈到苏共二十大时说:“今年二月举行的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是具有世界意义的重大政治事件。...决定了进一步发展社会主义事业的许多重大的政策方针,批判了在党内曾经造成严重后果的个人崇拜现象,而且提出了进一步促进和平共处和国际合作的主张,对于世界紧张局势的和缓作出了显著的贡献。”

在作关于修改党章的报告时,邓小平说:“关于坚持集体领导和反对个人崇拜的重要意义,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作了有力的阐明,这些阐明不仅对于苏联共产党,而且对于全世界其他各国共产党,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后来,八大通过的党章在提及党的指导思想时,仅提及“马克思列宁主义”,没有提“毛泽东思想”。

对于中共八大以及195645日《人民日报》编辑部文章对苏共二十大的肯定,中共方面后来解释说,当时中共没有公开否定苏共二十大,是为了顾全大局。“在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以后,中共中央的领导同志曾经多次在内部会谈中,严肃地批评了苏共领导的错误”(“苏共领导和我们分歧的由来和发展”,1963年)。

然而,肯定苏共二十大的文字确实见诸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的正式文件,《人民日报》编辑部的社论也是经过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通过、毛主席亲自审阅并修改的。共产党人做事的原则是坚持真理,襟怀坦白,不搞当面一套、背后一套。1956年时,苏联和苏共又不是敌人,不存在为了迷惑阶级敌人掩盖自己真实意图的问题。如果说,当时中共公开肯定苏共二十大是为了照顾苏共领导的面子,那么中共领导岂不是承认自己是在违心说假话、欺骗了国内外群众吗?所以,后来在中苏论战时,苏方指责中共在二十大问题上出尔反尔是有一定的文字根据的。

 

对斯大林怎样评价,是在讨论国际共运史时不得不面对的一个困难而复杂的问题。在这组系列文章的引言中,已经说过,红色中国网认为,二十世纪的社会主义国家并不是马克思、列宁所说的共产主义初级阶段,而是激进民族解放运动的特殊历史产物。这样的激进民族解放运动虽然是依靠充分发动无产阶级、劳动农民才取得了胜利,但并不是无产阶级领导的,革命胜利后所建立的国家也就不可能是无产阶级专政。

在中苏论战爆发后,中共的官方观点是认为赫鲁晓夫背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使得苏联从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蜕变为修正主义国家,又进一步发展为社会帝国主义国家。实际上,早在斯大林时期,苏维埃民主就已经不复存在,一个脱离劳动人民又凌驾于劳动人民之上的官僚特权集团就已经形成了,赫鲁晓夫的各种“修正主义”内外政策或多或少都可以追溯到斯大林时期。

尽管斯大林时期的苏联不是马克思、列宁所说的共产主义初级阶段,斯大林时期的苏维埃国家也不是无产阶级专政,但它们都是有无产阶级、劳动农民广泛参与的社会革命的产物。在社会主义苏联,劳动人民享有广泛的经济和社会权利,相对于资本主义有无比的优越性和进步性。

社会主义苏联,在其存在的整个时期,支援了国际无产阶级的斗争,支援了亚非拉的民族解放运动,给帝国主义阵营以沉重打击,推动了人类历史向前发展。

在斯大林领导下,苏联人民进行了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虽然因为官僚集团的瞎指挥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毕竟完成了农业集体化和社会主义工业化。苏联和共产国际指导了各国工人阶级反对资本主义的斗争,有力地帮助了亚非各国民族解放运动,为打倒帝国主义的殖民体系建立了不朽的功勋。在这些方面,斯大林的功绩都是不可磨灭的。

另一方面,斯大林又是苏联官僚特权集团的领导人。作为这个集团的总代表,他不可避免地要维护官僚集团的权力和特权,并代表官僚特权集团对劳动人民以及官僚特权集团内部的某些反对派进行专政。在国际上,斯大林对帝国主义有妥协的一面,并且在某些个别情况下,有过迫害乃至杀害其他国家革命领导人的行为。当他作为官僚特权集团的总代表镇压劳动人民反抗或者对帝国主义妥协退让、阻挠其他国家革命的时候,斯大林在历史上就起着倒退的或者反动的作用。

对于斯大林作为官僚特权集团总代表的历史本质,无论是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还是《人民日报》编辑部的社论,在当时都是不可能予以揭露的。赫鲁晓夫批判斯大林,也不是为了改变官僚特权集团的统治,而是因为在斯大林后期,斯大林掌握了生杀予夺大权,搞得官僚集团上层人人自危,生命和财产都没有保障。整个苏联的官僚集团迫切需要建立一套相对稳定的官僚特权制度,改变原来那种朝不保夕的状态。所以,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在苏联官僚集团乃至一部分东欧官僚集团中是有广泛社会基础的。此外,赫鲁晓夫集团也希望通过在思想政治领域适当放宽的“解冻”政策来安抚、讨好社会主义国家中的小资产阶级(即“知识分子”群体)。

但是,赫鲁晓夫批判斯大林,过于急切,倾泻了大量个人情绪和私愤,不仅破坏了社会主义阵营的声誉,而且还威胁到了官僚特权集团统治的合法性。在这种情况下,由中国共产党出面,来肯定斯大林的功绩,某种程度上淡化斯大林的错误,尤其是将斯大林的错误与“社会主义制度”(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也就是官僚特权集团统治的制度)做了区分,既符合国际共运的整体利益,也符合当时大多数社会主义国家官僚集团的利益和愿望。所以,中国共产党对斯大林的功、过二分法(后来概括为所谓“三七开“,即认为斯大林七分功劳、三分错误)以及围绕斯大林问题发表的一系列文章在当时的国际共运、社会主义国家中都得到了广泛的共鸣,客观上帮赫鲁晓夫解了围。对于中共在斯大林问题上的主张,只有少数历史上与斯大林矛盾较深的国家(如南斯拉夫)不满意。

另外,赫鲁晓夫下台后,在勃列日涅夫执政时期,也采取了一些部分恢复斯大林名誉的措施。

 

16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8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还是公平 2024-4-9 08:13
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 ... debate/19560225.htm
还是公平 2024-2-24 09:48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4-2-23 12:55
斯大林在反对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时的主要盟友是布哈林

托洛茨基被打倒后,斯大林实际上采用了托派经济 ...

一段很波拿巴主义的历史。
远航一号 2024-2-24 00:07
俞聂 发表于 2024-2-23 13:16
可以看出红中网是在为当前以及将来的阶级斗争卸历史包袱,让今天的马列主义者在赞同(激进民族解放运动) ...

俞聂同志总结得好!
HAD 2024-2-23 21:15
关注到一个有意思的东西,西方的马克思主义者在论述列宁的同时都要强调一个民主的属性,并尽力划清斯大林和列宁的界限,强调斯大林的极权主义性质可见当年自秘密报告发布以来的相关文件对西方的这些人冲击有多大
xin 2024-2-23 14:30
乐不眠 发表于 2024-2-23 14:03
没有无产阶级民主专政解决脑体分工的社会主义,倒像是一种原始共产主义,在部落和氏族中,推举出的酋长和军 ...

有了明确清晰的理论体系指导和世界新自由主义全面衰落的历史背景下,未来的社会主义建设肯定会比上个世纪好走很多。

这可能就是几率最高也是最后一次的重大历史机遇了,地球现在的自然环境再不能受资本主义再折腾了。
乐不眠 2024-2-23 14:03
没有无产阶级民主专政解决脑体分工的社会主义,倒像是一种原始共产主义,在部落和氏族中,推举出的酋长和军事领导,祭祀等,通过特权推动了私有化,最后因为完全私有化和制造业分工的出现,不得不按照财产来分配权利和选票。

民族解放运动,通过革命契约实行了短暂的公有制,但是没有改变根本决策制度,所以最后都要走老路。
xin 2024-2-23 13:53
历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那时候谁也没有见过社会主义“应该”怎么搞,有些瑕疵和碰壁很正常,应该承认。

但这不是一些“左”派跟宁愿右翼合作,抹黑攻击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法西斯式”的理由。
李方舟 2024-2-23 13:35
本帖最后由 李方舟 于 2024-2-23 13:39 编辑
俞聂 发表于 2024-2-23 13:27
如果苏联从一开始就不是社会主义,而是激进民族解放运动的产物,那或许谈不上修正主义与否,而是贯彻执行 ...

其实只有部分体制内左翼,部分民族主义者,部分(主要是中老年的)马列毛左翼,坚持使用“社会帝国主义”这个词。考虑到苏联对民族解放运动-国际共运的支持,很明显这个词言之过重。当然,向部分左翼指出毛主席的“错误”,他们会不理解,会认为我们在像走资派一样,造谣中伤。但是,此“错误”非彼“错误”。走资派认定的“错误”来自于它们官僚特权阶层“错误”地接受了“贫下中农再教育”,而新左翼分析的“错误”来自于对历史社会主义时期官僚特权阶层和人民群众矛盾的详细分析。这个弯转不过来,意识形态的进化就到不了究极。可能出于历史局限性,老一代人很难转过来,这事强求不得。
俞聂 2024-2-23 13:27
本帖最后由 俞聂 于 2024-2-23 13:29 编辑
李方舟 发表于 2024-2-23 13:19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历史社会主义的包袱,在说清楚之后就应该卸掉,因为未来的社会主义不可能复刻毛 ...

如果苏联从一开始就不是社会主义,而是激进民族解放运动的产物,那或许谈不上修正主义与否,而是贯彻执行列宁的“东方政策”。如果这样看的话,那资本主义复辟前的中国也是如此。当时所谓“社会主义阵营”的历史任务就应该是团结一致,熬垮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以引起资本主义核心国家的内乱,进而引起世界革命。并且,今天仍然禁锢人们头脑的所谓“社会帝国主义”就无从谈起了。
李方舟 2024-2-23 13:19
本帖最后由 李方舟 于 2024-2-23 13:25 编辑
俞聂 发表于 2024-2-23 13:16
红中网是在为当前以及将来的阶级斗争卸历史包袱,让今天的马列主义者在赞同(激进民族解放运动)革命遗产的同时,理解前人的历史局限性,从而可能更稳更好地向前进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历史社会主义的包袱,在说清楚之后就应该卸掉,因为未来的社会主义不可能复刻毛泽东时代。船已经往前开了,还以为跳下去能找到那把遗失的宝剑,就显得不切实际了。过去的社会主义实践,必然有其历史局限性,而这是没有经历过历史社会主义,但深刻认识了现状资本主义的一代可以避免的。过去的遗产和精神需要继承,但如何重建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体系,如何与资产阶级以及资产阶级供养的中资当局周旋,是一切当代马列毛左翼的必修课。毛泽东已经去世,不会回来。想让社会主义回来,必须自己干。既然已经定好船的航向,总结了过去航行中遇到的艰难险阻和不当操作,就不要再听岸边希望船赶紧沉掉的家伙,对过去的失误和错误指指点点。
俞聂 2024-2-23 13:16
本帖最后由 俞聂 于 2024-2-23 13:21 编辑

尽管斯大林时期的苏联不是马克思、列宁所说的共产主义初级阶段,斯大林时期的苏维埃国家也不是无产阶级专政,但它们都是有无产阶级、劳动农民广泛参与的社会革命的产物。在社会主义苏联,劳动人民享有广泛的经济和社会权利,相对于资本主义有无比的优越性和进步性。


社会主义苏联,在其存在的整个时期,支援了国际无产阶级的斗争,支援了亚非拉的民族解放运动,给帝国主义阵营以沉重打击,推动了人类历史向前发展。


在斯大林领导下,苏联人民进行了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虽然因为官僚集团的瞎指挥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毕竟完成了农业集体化和社会主义工业化。苏联和共产国际指导了各国工人阶级反对资本主义的斗争,有力地帮助了亚非各国民族解放运动,为打倒帝国主义的殖民体系建立了不朽的功勋。在这些方面,斯大林的功绩都是不可磨灭的。


另一方面,斯大林又是苏联官僚特权集团的领导人。作为这个集团的总代表,他不可避免地要维护官僚集团的权力和特权,并代表官僚特权集团对劳动人民以及官僚特权集团内部的某些反对派进行专政。在国际上,斯大林对帝国主义有妥协的一面,并且在某些个别情况下,有过迫害乃至杀害其他国家革命领导人的情况。当他作为官僚特权集团的总代表镇压劳动人民反抗或者对帝国主义妥协退让、阻挠其他国家革命的时候,斯大林在历史上就起着倒退的或者反动的作用。



可以看出红中网是在为当前以及将来的阶级斗争卸历史包袱,让今天的马列主义者在赞同(激进民族解放运动)革命遗产的同时,理解前人的历史局限性,从而可能更稳更好地向前进。
李方舟 2024-2-23 13:08
本帖最后由 李方舟 于 2024-2-23 13:16 编辑

斯大林的错误可以成为右翼反共的武器,也可以成为左翼审视历史社会主义的工具。比起红歌会网以中老年为主的同志,红色中国网的同志们好在意识到并系统分析历史社会主义的不足,并给出社会主义革命和未来社会主义的蓝图,这是与部分坚持“中华民族无望论”的红歌会网左翼截然不同的地方。本网也有一些老同志,经历过历史社会主义,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经常浏览红歌会网?另外,该怎么告诉红歌会网的同志们,防火墙外面有个红色中国网,并且给他们搭一座桥,和我们交流呢?在敌人一天比一天弱下去的大环境之下,红色中国网需要吸引更多的同好,并最终成为家喻户晓的政治论坛。只有在虚拟世界以外打造一个红色环境,才能做到这一点。对历史社会主义的态度,终究要走到认识其不足,并用未来实践消除不足的地步。从中资当局的信息茧房里面拔出来,意识到其戈培尔式的舆论宣传在持续污蔑历史社会主义,只是第一步;意识到历史社会主义并没那么差,但转而认为它十全十美或近乎十全十美、无可取代,是第二步;很荣幸,我已经走到第三步,就是意识到历史社会主义的不足并加以总结。
远航一号 2024-2-23 12:55
工人阶级的解放 发表于 2024-2-23 12:25
这样说的话,斯大林与托加季布等党内反对派之间的斗争,只是官僚阶级内部不同利益集团的内斗吗?是否具有驳 ...

斯大林在反对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时的主要盟友是布哈林

托洛茨基被打倒后,斯大林实际上采用了托派经济学家普里奥布拉任斯基的社会主义原始积累工业化战略(也就是剪刀差攫取农业剩余)

1938年又以间谍罪把布哈林、季诺维也夫处死

1940年又把流亡在墨西哥的托洛茨基追杀

有路线斗争,但路线斗争也是通过官僚集团内部斗争表现出来

在一国建成社会主义问题上,斯大林反对并战胜了托洛茨基

但在如何建设一国社会主义问题上,斯大林反对并战胜了布哈林的富农路线,避免了资本主义在三十年代就复辟

保住了社会主义(如主贴定义的),也就保住了官僚集团,但手段太黑,最后官僚都受不了,就由赫鲁晓夫搞去斯大林化。
工人阶级的解放 2024-2-23 12:25
这样说的话,斯大林与托加季布等党内反对派之间的斗争,只是官僚阶级内部不同利益集团的内斗吗?是否具有驳斥机会主义、捍卫马列主义的意义呢

查看全部评论(14)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6-22 04:35 , Processed in 0.028367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