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对中苏分裂的反思(十一)—— 中共关于国际共运总路线的建议 ...

2024-3-1 14:47|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24429| 评论: 16|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在研究中苏论战的文献时,一个重大的困难是,在很多时候,双方对很多重大问题的表述几乎是完全一致的,如果说有差别,也就是强调重点的差别或者先后次序的差别。然而,其中的一方偏要吹毛求疵,将某些次要的甚至是细微的差别夸大为重大的、原则性的差别。

对中苏分裂的反思(十一)—— 中共关于国际共运总路线的建议

 

远航一号

 

   中共中央在收到苏共中央于1963330日的来信以后,经过两个多月的酝酿,于614日给苏共中央复信。值得注意的是,《人民日报》于当天全文公开发表了这封复信,题为“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 ——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对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一九六三年三月三十日来信的复信”。

   在这封复信中,中共中央全面阐述了自己对国际共运若干重大问题的看法并第一次公开点名批判苏共。

 

   中共中央的这封复信,篇幅宏大,正文共有共二十五个部分。

   复信一开始,也表示了一下谋求团结的态度:“目前,国际共产主义队伍中存在着一系列的重大原则性的分歧。但是,不管这种分歧多么严重,我们都应当有充分的耐心,寻求消除分歧的途径,以便把我们的力量联合起来,加强反对我们共同敌人的斗争。”

   对于苏联发出的希望毛主席访问苏联的邀请,复信的答复很冷淡:“你们在三月三十日的来信中,邀请毛泽东同志访问苏联。毛泽东同志早在二月二十三日同苏联驻中国大使的谈话中,就已经明确谈过他现在不准备访问苏联的原因。关于这一点,你们是知道得很清楚的。”这里说的,毛主席在与苏联驻华大使契尔沃年科的谈话中已经明确表示不准备访问苏联,与苏联驻华大使馆的记录不符。

   接下来,在复信正文的第一部分,中共承认,1957年《莫斯科宣言》和1960年《莫斯科声明》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共同纲领”。

   但是,接下来,复信马上说:“在国际共产主义队伍中,对于一九五七年宣言和一九六年声明,确实有不同的认识和态度。这些不同的认识和态度,中心的问题是,承认不承认宣言和声明的革命原则的问题。归根到底,这也就是承认不承认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的问题,承认不承认十月革命道路的普遍意义的问题,承认不承认仍然处于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制度之下的、占世界人口三分之二的人民还要进行革命的问题,承认不承认已经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占世界人口三人之一的人民还要把革命进行到底的问题。”

   关于复信在这里说的,“承认不承认已经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 ... 人民还要把革命进行到底的问题”,我们以后在讨论“九评”中的第九评时再详细评论。这里,还是着重讨论中、苏两党在世界革命纲领上的分歧。

   复信然后进一步强调说:“坚决捍卫一九五七年宣言和一九六年声明的革命原则,已经成为当前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重要的迫切的任务。”

   复信说,要坚决捍卫1957年《莫斯科宣言》和1960年《莫斯科声明》中的“革命原则”。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共产党到底承认不承认整个的1957年《莫斯科宣言》和整个的1960年《莫斯科声明》都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共同纲领”,还是只承认其中中共认为属于“革命原则”的部分?

   如果中共拒绝承认整个的1957年《莫斯科宣言》和整个的1960年《莫斯科声明》都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共同纲领”,那么中共是不是违反了国际共运的组织原则,是不是出尔反尔,搞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如果国际共运中的任何一个兄弟党都可以按照自己的理解或需要,从《宣言》和《声明》中任意选取几部分,并宣布自己选取的几部分是属于“革命原则”的部分,而其他部分都是不革命的部分,那么国际共运还有“共同纲领”吗?

 

复信正文第二部分继续说:“什么是宣言和声明的革命原则呢?概括地说,就是: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全世界无产者同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反对帝国主义和各国反动派,争取世界和平、民族解放、人民民主和社会主义,巩固和壮大社会主义阵营,逐步实现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完全胜利,建立一个没有帝国主义、没有资本主义、没有剥削制度的新世界。在我们看来,这就是现阶段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总路线。”

这一段话,从字面意思来说,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但是,正文第三部分又说:“如果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总路线片面地归结为‘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那就是违反一九五七年宣言和一九六年声明的革命原则,那就是抛弃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历史使命,那就是背离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学说。”

这一段话的言外之意就是,苏共中央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总路线片面地归结为“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

在苏共中央330日来信中,没有用几句话或一段话明确概括苏共所认为的国际共运总路线。但是,让我们来看一下苏共关于当前世界历史时代基本特征的概括:“苏共的出发点是:以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所开始的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为主要内容的我们的时代,是两个对立的社会体系斗争的时代,是社会主义革命和民族解放革命的时代,是帝国主义崩溃、殖民主义体系消灭的时代,是越来越多的人民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在全世界范围内胜利的时代。”(这也是1960年《莫斯科声明》对时代基本特征的概括)

苏共中央来信中还有这样一段话:“社会主义革命,反对帝国主义、反对殖民主义的民族解放革命,人民民主主义革命,广泛的农民运动,人民群众为了推翻法西斯和其他暴虐制度的斗争,反对民族压迫的一般民主运动,这一切在当代正在汇合成一股冲击和摧毁资本主义的世界的革命的洪流。”

如果我们把苏共关于当前世界历史时代基本特征的两段话与中共所概括的国际共运总路线相比较,有任何原则性的区别吗?

 

在研究中苏论战的文献时,一个重大的困难是,在很多时候,双方对很多重大问题的表述几乎是完全一致的,如果说有差别,也就是强调重点的差别或者先后次序的差别。然而,其中的一方偏要吹毛求疵,上纲上线,将某些次要的甚至是细微的差别夸大为重大的、原则性的差别,有时甚至是故意曲解另一方的本意,为自己攻击对方违背马列主义基本原理寻找依据。像这样的大量的无谓争论往往掩盖了双方真实的分歧和矛盾。

比如,关于战争与和平的问题,中共中央的复信说:“防止新的世界战争,是世界人民的普遍要求。防止新的世界战争是可能的。... 从列宁主义的观点年来,世界和平只能是世界各国人民争得来的,而不能是向帝国主义乞求得来的。只有依靠社会主义阵营力量的发展,依靠各国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革命斗争,依靠被压迫民族的解放斗争,依靠一切爱好和平的人民和国家的斗争,才能有力地保卫世界和平。”

而苏共中央的来信说:目前世界舞台上的力量对比,使得社会主义各国同所有爱好和平力量一起能够在历史上第一次提出一个完全现实的任务 —— 防止新的世界战争,保障各国人民的和平与安全。” 帝国主义用以威胁人类的世界战争不是注定不可避免的。社会主义力量越来越超过帝国主义力量,和平力量越来越超过战争力量,这正导致在社会主义在地球上还没有取得完全胜利之前,在世界部分地区存在资本主义的情况下,将会出现把世界战争排除于社会生活之外的现实可能性。”

关于裁军问题,中共中央的复信说:“提出普遍裁军的主张,是必要的。经过社会主义阵营各国和全世界人民的联合斗争,迫使帝国主义接受某种裁军协议,是可能的。如果把全面彻底裁军当做争取世界和平的最根本道路,散布帝国主义会自动放下武器的幻想,借口裁军来取消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的革命斗争,那就是蓄意欺骗世界人民,为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效劳。”

而苏共中央的来信说:“帝国主义的反人民的掠夺本性没有改变”,“帝国主义由于它的掠夺本性,不能放弃用战争来解决国际舞台上的矛盾的企图。” “只要裁军没有实现,社会主义大家庭就应该在其武装力量方面一直保持对帝国主义者的优势。我们将要迫使帝国主义者记住,如果他们发动战争,要用武力去解决人类沿着什么道路 —— 资本主义道路还是社会主义道路发展的问题,那么这将是最后一次战争,在这场战争中帝国主义将最终地被粉碎。”

关于“和平共处”政策,中共中央的复信说:“社会主义国家可以对资本主义国家实行和平共处,是列宁提出的。”然后,中共中央的复信马上指责说:“有些人忽然把列宁提出的和平共处政策算成是自己的‘伟大发现’,自认为对这一政策的解释有垄断权。”

而在苏共中央来信中,在谈到“和平共处”政策的发展时引用了1960年《莫斯科声明》中的有关论述:“在世界分裂为两个体系的情况下,国际关系中唯一正确的和明智的原则是弗·伊·列宁提出的不同社会制度国家和平共处的原则。这一原则在一九五七年《莫斯科宣言》和《和平宣言》中,在苏共第二十次和第二十一次代表大会的决议中,在其他共产党和工人党的文献中,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所以,中方复信中的指责不仅能曲解了苏方的观点,而且直接违背了《莫斯科声明》。

中共中央复信说:“和平共处根本不能代替各国人民的革命斗争。... 在实行和平共处政策的过程中,社会主义国家同帝国主义国家之间不可避免地在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行等方面存在着斗争,而绝不可能是什么‘全面合作’。”

而苏共中央来信说:“和平共处并不意味着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与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之间的调和。... 不同社会制度国家的和平共处预计到两个社会体系之间进行毫不松懈的思想、政治和经济斗争;预计到资本主义体系国家的劳动者进行阶级斗争,其中包括武装斗争,当人民认为它是必要的时候;预计到殖民地和附属国人民不断发展民族解放运动。”

中共中央复信说:“社会主义国家和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某些必要的妥协,并不要求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也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实行妥协。在任何时候,谁都不能拿和平共处的名义,来要求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放弃自己的革命斗争。”

而苏共中央来信说:“为防止世界战争所进行的斗争,丝毫不束缚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和民族解放运动的力量,相反,它把极广泛的人民群众联合在共产党人的周围。恰恰是在不同社会制度国家和平共处的情况下,古巴实行了社会主义革命,阿尔及利亚人民获得了民族独立,四十多个国家取得了民族独立,各兄弟党成长壮大了,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影响增长了。”

中共中央复信正文第十六部分说:“如果把社会主义国家对外政策的总路线局限于和平共处,那就不能正确处理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关系,也不能正确处理社会主义国家同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之间的关系。因此,把和平共处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对外政策的总路线,是错误的。”

然而,1957年《莫斯科宣言》曾经明确指出:“根据当前条件在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的决议得到了进一步发展的关于两种制度和平共处的列宁主义原则,是社会主义国家对外政策的不可动摇的基础 ... 各国共产党认为争取和平的斗争是自己的首要任务。”1960年《莫斯科声明》也有类似的表述。也就是说,《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既肯定了“和平共处”政策是社会主义国家对外政策的“基础”,又肯定了苏共二十大的有关决议,而这两个文件上都有中共自己的签字。

中共中央复信说:“社会主义国家对外政策的总路线,在我们看来,应当包括下列内容,即:在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原则下,发展社会主义阵营各国之间的友好互助合作关系;在五项原则的基础上,争取和社会制度不同的国家和平共处,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支持一切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的革命斗争。这三项内容,是互相联系、不可分割、缺一不可的。”言外之意是,如果将“和平共处”作为对外政策总路线,就必然意味着不发展社会主义阵营各国之间的友好互助关系、不支持一切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的革命斗争。

而苏共中央来信说:“苏共把同挣脱了殖民主义枷锁的人民以及同半殖民地人民的兄弟同盟,看作是自己国际政策的基石之一。我们党认为,帮助所有沿着争取和巩固民族独立的道路前进的人民,帮助所有为完全消灭殖民主义体系而斗争的人民,是自己的国际义务。苏联过去和现在都支持各国人民争取本身自由的神圣战争,对民族解放运动给以道义、经济、军事和政治上的大力支持。”

 

关于资本主义国家无产阶级革命的道路,中共中央复信说:“在帝国主义国家中,在资本主义国家中,要彻底解决资本主义社会的矛盾,必须实现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

而苏共中央来信说:“由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不管通过何种形式来实现,只有通过社会主义革命、各种形式的无产阶级专政才是可能的。”

关于“和平过渡”的可能性,中共中央的复信说:“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为了领导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人民进行革命,必须善于掌握一切斗争形式,并且善于根据斗争形势的变化,迅速地用一种斗争形式去代替另一种斗争形式。... 在应当利用和可能利用议会斗争和其他合法斗争形式的时候拒绝利用,这是错误的。但是,如果变成为议会迷和合法主义者,把斗争限制在资产阶级所允许的范围内,这就必然导致取消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政党应当准备两手,即在准备革命的和平发展的同时,必须对革命的非和平发展作充分的准备。无产阶级政党应当把自己的主要注意力放在艰苦地积蓄革命力量方面,准备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夺取革命的胜利,或者在帝国主义和反动派发动突然袭击和武力进攻的时候,给予有力的回击。”

而苏共中央来信说:“工人阶级及其先锋队 —— 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争取以和平方法,不通过内战来实现社会主义革命。这种可能性的实现符合工人阶级和全体人民的利益,符合本国全民族的利益。”“革命发展途径的选择不仅仅取决于工人阶级。如果剥削阶级要对人民施行暴力,工人阶级就不得不采用非和平道路来夺取政权。一切都取决于具体条件,取决于国内和世界舞台上的阶级力量的分布情况。”

 

关于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地区人民的反帝斗争,中共中央的复信说:“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被压迫民族和被压迫人民,面临着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迫切任务。”“这些地区不愿意受帝国主义奴役的人们是极其广泛的,不仅有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小资产阶级,也包括爱国的民族资产阶级,甚至包括一部分爱国的王公贵族。”

而苏共中央来信说:“在摆脱了殖民压迫的国家里,民族复兴的迫切任务,只有在同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残余进行坚决斗争的条件下,把本民族的一切爱国力量 —— 工人阶级、农民、民族资产阶级和民主知识分子联合成民族统一战线,才能顺利实现。”

中共中央复信说:“一系列新获得政治独立的民族主义国家,仍然面临着巩固政治独立、反对帝国主义势力和国内反动派、实行土地改革和其他社会改革、发展民族经济和文化的艰巨任务。对这些国家来说,警惕和反对老殖民主义者采用新殖民主义政策来保持它们的利益,特别是警惕和反对美国的新殖民主义,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而苏共中央来信说:“当年轻的主权国家取得了政治独立以后,占首要地位的已经是它们反对帝国主义、争取彻底的民族复兴、争取经济独立的斗争了。”

中共中央复信说:“有些新独立国家的爱国的民族资产阶级,继续同人民群众站在一起,进行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斗争,并且采取一些有利于社会进步的措施。这就要求无产阶级政党充分估计爱国的民族资产阶级的进步作用,巩固同他们的团结。有些新独立国家的资产阶级,特别是大资产阶级,随着国内社会矛盾和国际阶级斗争的尖锐化,越来越投靠帝国主义,实行反人民、反共、反革命的政策。这就要求无产阶级政党坚决反对这种反动政策。”

而苏共中央来信说:“在争取和巩固独立的斗争中,必须全力团结所有愿意反对帝国主义的民族力量。民族资产阶级右翼,由于力图巩固自己在取得独立以后的统治地位,会在一定时期内建立反动的政权迫害共产党人及其他民主人士。但是,因为这种政权阻碍进步,阻碍解决迫切的民族任务 —— 首先是阻碍取得经济独立和发展生产力,所以它是长久不了的。正因为这样,尽管受到帝国主义的积极支持,这种政权将为人民群众的斗争所扫除。”

 

所以,在战争与和平、资本主义国家无产阶级的革命道路以及亚非拉地区人民反帝斗争的任务等重大问题上,中共与苏共的看法,在文字表现形式上都是一致或者接近的,并没有原则的分歧。

那么,中、苏两党之间到底有没有重大的原则性分歧呢?有的。下一期文章继续评论中共中央于1964614日给苏共中央的复信。

 

5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还是公平 2024-3-4 15:37
周德通 发表于 2024-3-1 18:03
要么就是62年之前还没意识到国内修正势力不可改变,见识到国内修正势力的所作所为之后,联想到赫鲁晓夫的做 ...
群众也会一哄而上追求个人奋斗和个人财富,苏联的和平竞争


其实就是资产阶级权利,且你的说法更生动。
周德通 2024-3-2 10:06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4-3-2 00:01
问题是毛主席自己后来又和美帝媾和,前功尽弃

对,这的确是问题的关键。修正主义与美帝,到底谁是敌人,谁是朋友,当时的国内国际形势是什么,值得研究!感谢远航老师的奉献!
远航一号 2024-3-2 00:01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4-3-2 00:02 编辑
周德通 发表于 2024-3-1 18:14
从毛坚持反对巩固新民主主义秩序,进过三大改造,快速过渡到社会主义,可以看到毛对特权阶层总要维护既得利 ...

问题是毛主席自己后来又和美帝媾和,前功尽弃
远航一号 2024-3-1 23:59
周德通 发表于 2024-3-1 17:46
毛不也不同意58年八大关于社会主义主要矛盾的提法吗?对于57年莫斯科宣言是不是也是被国内修正势力裹挟、甚 ...

毛主席确实不同意八大对主要矛盾的提法

莫斯科会议是毛主席亲自参加的,见第六篇
远航一号 2024-3-1 23:57
越梓流 发表于 2024-3-1 16:04
远航前辈,可不可以像余聂同志一样把中苏双方如何起草文章的过程发一下,比如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国内的) ...

这些文章都是毛主席审阅、修改过的

具体情况,你可以自行网上搜,搜到了也可以在这里补充。

你已经看到了,现在这个系列的文章,每天6000-10000字,你可以粗略估算需要多少时间
俞聂 2024-3-1 22:41
期待下回分解
君行早 2024-3-1 21:57
报与桃花一处开 发表于 2024-3-1 21:51
全世界的无产者联合起来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自己社会主义阵营由于各种客观条件都没有达成比较好的团结, ...

感觉未来的情况会比当时还复杂,因为未来没有社会主义阵营,只有一个中国;而且也要平衡好对外输出革命和内部进行社会主义
报与桃花一处开 2024-3-1 21:51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4-3-1 21:31
越来越引人入胜了!

全世界的无产者联合起来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自己社会主义阵营由于各种客观条件都没有达成比较好的团结,不知道未来的世界革命怎样解决这个问题。
井冈山卫士 2024-3-1 21:31
越来越引人入胜了!
幽灵 2024-3-1 18:58
周德通 发表于 2024-3-1 17:46
毛不也不同意58年八大关于社会主义主要矛盾的提法吗?对于57年莫斯科宣言是不是也是被国内修正势力裹挟、甚 ...

57年毛主席亲自带队去莫斯科参会,不存在被欺骗的可能。
周德通 2024-3-1 18:14
从毛坚持反对巩固新民主主义秩序,进过三大改造,快速过渡到社会主义,可以看到毛对特权阶层总要维护既得利益、群众容易安于现状的认识,和改造社会的远见与经验。这一认识是不是毛反对苏共和平竞争的认识基础?
周德通 2024-3-1 18:03
要么就是62年之前还没意识到国内修正势力不可改变,见识到国内修正势力的所作所为之后,联想到赫鲁晓夫的做法,意识到到苏修的苗头。一方面借批苏修,整顿国内修正势力;另一方面敲打逼迫苏联不要走修正主义道路。另外,按照苏共的路线,焉知会不会越来越不革命呢?社会一但“和平”下来,不仅官僚越发享受既得利益,群众也会一哄而上追求个人奋斗和个人财富,苏联的和平竞争,有唯生产力的影子。
周德通 2024-3-1 17:46
毛不也不同意58年八大关于社会主义主要矛盾的提法吗?对于57年莫斯科宣言是不是也是被国内修正势力裹挟、甚至欺骗?
越梓流 2024-3-1 16:04
本帖最后由 越梓流 于 2024-3-1 16:08 编辑

远航前辈,可不可以像余聂同志一样把中苏双方如何起草文章的过程发一下,比如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国内的)由哪个团队起草的,而且如果能分析出文章中那些话是国内哪个政治阵营的主张就更好了。我现在只知道中方的文章是钓鱼台的反修班子写的,可能语气会比较尖锐,不清楚文章是只代表毛主席个人的意志还是集体的意志
帅效益 2024-3-1 15:43
李方舟 发表于 2024-3-1 14:55
新共产党对老共产党的分析太冷静、客观。这样的分析,足以让质疑历史社会主义的人哑口无言,因为它给出了另 ...

你也太夸张了哈哈
李方舟 2024-3-1 14:55
本帖最后由 李方舟 于 2024-3-1 15:00 编辑

新共产党对老共产党的分析太冷静、客观。这样的分析,足以让质疑历史社会主义的人哑口无言,因为它给出了另一种分析该时代不足的角度。如果不是遇到你们,我还会抱着毛泽东完美无瑕,十全十美的立场。我差不多就是半年前知道红色中国网的,对我来说这真的是一个新大陆!感谢远航一号!

查看全部评论(16)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6-22 05:52 , Processed in 0.017235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