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2023年中国各地工人斗争达到1800起

2024-3-2 20:53| 发布者: 春华| 查看: 28284| 评论: 0|原作者: 金川、抵抗|来自: 中国劳工论坛

摘要: 中国经济正处在“改革开放”资本主义复辟以来最深重的危机中。全球资本主义制度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危机,而中国经济的危机正是其中一环。资产阶级与中共这类政权迫使工人阶级与贫民承担大部分代价,因此不可避免地,各地危机都使阶级对立变得更加尖锐。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链接: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2024/02/25/44596/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链接:https://t.me/chinaworkerISA


中国劳工论坛的Twitter链接:https://twitter.com/OctRevolution17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chinaworker.isa@gmail.com


经济崩溃、岗位流失、欠薪遭遇,迫使工人上街

金川/抵抗 中国劳工论坛

中国经济正处在“改革开放”资本主义复辟以来最深重的危机中。全球资本主义制度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危机,而中国经济的危机正是其中一环。资产阶级与中共这类政权迫使工人阶级与贫民承担大部分代价,因此不可避免地,各地危机都使阶级对立变得更加尖锐。根据中国劳工通讯的新报导《2023年中国工人抗议纵览:资本逃窜乱涌 工人集体行动较上年翻倍》,2023年有记录的工人抗争事件共1794宗,是2022年的831宗的216%。当中制造业工人罢工宗数增幅最高,从22年的37宗上升到了23年的438宗。这不仅表明了中国资本主义所国临的经济危机严重程度,也反映了中国正经历的剧烈经济结构改变。

中国劳工通讯的局限性

中国劳工通讯是总部位于香港的非政府组织(NGO),经常发布中国工人斗争及现况的有关报告。这些报告有其价值,但是,与许多NGO、以及受自由派影响的倡议团体一样,其政治结论薄弱,并且没有提供任何认真的解决方案。该团体与我们马克思主义者的一个主要区别在于,他们没完没了地在每一份报告都重复道,中共官方的“工会”需要“履行其职责”(!)、并开始“代表”工人。尽管这份报告中包含的数据值得关注,中国劳工通讯至今仍不明白中华全国总工会其实已经是在“尽自己的职责”,他们的职责就是作为代表中共独裁政权的假工会,阻挠、镇压工人抗议。

中国劳工通讯报告显示,2023年占据工人抗争的主要领域仍然是在建筑业上。随着房地产市场的危机不断加深,房地产开发投资收缩去年较前年下跌了近10%,而新开工面积下跌了20%。这说明了房地产市场的崩塌,库存积压,工程项目日益减少。

烂尾项目的激增、欠薪、削减工作岗位,不单单发生在私人住宅的建筑项目上,政府主导和投资的公共基础设施的建筑项目也在减少。由于地方债台高筑,在1月份,中共国务院下令全国12个地区停止或延后基建项目。这些项目的停工都对中国建筑工人的生计带来破坏性影响。

目前,中国至少有5000万建筑工人。而去年建筑业农民工讨薪抗争就至少有945宗,也是2022年的两倍以上。那些早已陷入危机的房地产企业如恒大、融创、碧桂园等,抗争特别激烈。但由于建筑业工程往往层层外包,使得这些企业往往可以轻易推卸责任、归咎“第三方”外包商。一个值得注意的趋势是,失业的建筑业农民工只能聚集在路口等待日结工作。这份报告所示,这些工人每天只能赚大概80元,只及过去建筑业工资皮毛。

而制造业的罢工数相比前一年暴增10倍,原因之一在于全球资本主义危机、及新冷战的格局下,外资大量外流,加上“脱钩”趋势令外贸订单减少。工厂经营困难,外资与生产线外移,使工人失去生计。与美国的科技战也使得去年被注销或吊销工商讯息的芯片企业达1.09万家,平均每天有31家芯片公司倒闭。加上房地产市场崩塌、失业率节节升高、总体收入下滑,必然导致民众纷纷减少消费支出。当中抗争工人主要的诉求包括要求发放被拖欠的工资,以及发放搬迁倒闭的赔偿金等。

抗争仍在初级阶段

在独裁统治下的中国,真正的独立工人组织并不存在。甚至连最基本的工会架构都极其缺乏,工人阶级尚未累积起连贯的斗争传统,因此存在着巨大的真空。斗争大多局限于单一职场或城市。在这种无组织的状态下,如今抗议不可避免地自发并由愤怒情绪主导,但组织意识和期望尚且很低、很基础。工人抗议并未挑战资本家关厂、裁员的权利。他们觉得这些是“现实”、要接受,并将斗争集中在更“实际”的最低目标上(比如拿回被拖欠的薪水和补偿)。

马克思主义者全面声援这些斗争,同时认知到中国工人阶级缺乏组织,因此现阶段意识水平仍然很有限。这使中国比国外资产阶级民主国家的工人斗争的形势更恶劣。因为在这些资产阶级民主国家的工会领导同样也官僚化甚至形成空壳部分工会,但很多工人阶级拥有具规模的工会组织,以及基本的民主权利(这两者总是相互关联)。在这些国家,有一些众所周知的大型工人斗争,反对裁员、搬迁及关厂,有时会要求将公司公有化、保证撤回裁员决定,并保证所有工作岗位不流失。这样的斗争水平,比如今中国高很多。但这指明了前进的道路,并显示最重要、核心的事务,正是工人需要建立独立工会。

据中国劳工通讯报导,大量工厂用各种借口和理由拒绝发放补偿金,或想方设法迫工人自动离职,更有工厂公然打出发放工折的“折扣”,深圳松岗运丰电路板厂更低至3折发薪,因此工人的抗争接连不断。可见没有独立工会的情况下,工人对抗资本家的剥削和愚弄的能力大减。

平台经济的剥削

另一方面,随着电子商贸销售越多越多地挤占传统零售业的市场,服务业工人的就业也面临极大的压力。传统大型零售企业都不断关闭旗下的店面,以家乐福为例,2023年上半年就已关闭了超过70%的门市店面,大批员工因而失业。他们也未能获得合理补偿。

电子商贸销售与平台公司的兴起,对于工人工作稳定度、工资水平施加额外压力。由于入职门槛低,大量失业工人涌入物流运输行业,在各种网络平台下成为“自营者”。据中国劳工通讯报导,2023年全国比2022年新增了41家网约车平台及126万驾驶员。这使得行业人力迅速饱和,造成司机们只好相互厮杀。

其中以货拉拉为例,自2022年底爆了了大罢工后(可参见我们第69期《中国货拉拉司机爆发多地区罢工抗争》),2023年又多次爆发了罢工抗争。部分抗争的司机诉苦道现时他们接单平均每公里价格不到1.5元人民币,同时要面对平台其他司机的激烈抢单竞争。特别是对于贷款购车入行的司机而言,现时的收入甚至无法支持他们偿还购车的贷款。

这些情况不单发生在网约车司机身上,也发生在食品外卖骑手上。中共为了缓解失业问题,大肆吹捧制造“外卖员3年赚102万”的神话,以试图吸引失业工人特别是青年失业者进入几乎没有任何门槛的外卖骑手行业。

在经济危机的压力下,即使是过去被视为相对较安稳的地方事业单位岗位也朝不保夕,当中包括公共部门如医疗和教育行业,甚至部分编制内的公务员。

南京市两个区的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工资在去年已拖欠3个月。广东则大幅削减退休金,降幅超过三分一。更有消息指部分城市如天津早已财政破产,天津公交集团18000多名员工被欠薪数月。11月,河南汝州市公立的妇幼保健院拖欠五百多名医务人员工资、医保和公积金,部分更被拖欠长达一年,触发了医生们在医院门口抗议,当地卫健委仅用两个字回应:没钱!同样在河南,三门峡市34名教师公开发出绝食声明,抗议入职4年来没有落实编制,劳动合同、工资、社保医保公积金一律欠奉。

在这一系列的事件中,难以想像工人们竟然要忍受数月甚至以年计的工资拖欠,这让我们可以看到工人在没有他们自己的独立工会的力量下是何等无助。

中国劳工通讯这份报告涵盖的事实,展现了一幅令人震惊的画面,显示习近平时期正发生的资本主义危机。但我们读到中国劳工通讯报告末尾的结论部分时,我们感觉彷佛作者根本不知所云。在其英文版,作者表示:“随着工人正在争取自己的权利……中国劳工通讯长期以来一直主张中国官方工会承担起代表工人的职责”。他们还认为,这“将确保公共与私人权利受保护,从而支撑国家的经济与社会目标,并且公民可以有公平的机会获得体面的生计”。他们希望以这些说词,来赢得资本家与中共当局的支持,并将其说成某种“双赢”局面——他们的意思是,不要阶级斗争,而是要阶级合作!

对中共官方“工会”的幻想

自从他们放弃呼吁独立工会、称这在中国“不可能”后,中国劳工通讯将近20年都在死守前述路线。一直以来,官方的中华全国总工会有曾以任何方式支持工人抗议吗?中国劳工通讯只怕连一个例子都数不出来。但反而我们可以举出许多例子,来佐证官方“工会”对工人紧闭大门,甚至参与破坏罢工、镇压工人罢工的行动。2018年的佳士斗争,正是中国官方“工会”反革命角色的生动案例。

随着中共资本主义的危机加剧,工人阶级除了抗争别无选择。工人阶级和青年必须开展全面的群众斗争,以建立新的战斗性工人运动,并以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纲领,实现建立废除资本主义的愿景。

7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6-22 04:09 , Processed in 0.01740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