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对俄乌战争及民族主义的再思考

2024-4-8 23:19|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0671| 评论: 38|原作者: 普通人

摘要: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这些都是现存资本主义世界秩序岌岌可危的明证。虽然他们野心勃勃,但无论是俄罗斯,还是中资统治集团,都不可能建立起一个新世界,即便如此,在这之中还是孕育着打破一个旧世界的力量。

俄乌战争打到现在,已经持续了两年多时间了。由于战争长期处于相持状态,又暂时没有什么重磅新闻,俄乌战争得到的关注度其实已经大不如前,但关于这场战争的争议却一直没有消弭。一直以来,国内关于俄乌战争的核心争议点在于“在这场战争中谁是正义的一方?”以及由此引申出的“应该支持谁?”关于这个问题,左派内部长期以来有着不同的看法,我也一直进行着思考,并且不断和各色人等交流辩论,但很多问题始终没有想清楚。最近我受到一些文章的启发,终于在思想上有所突破,特地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这两年我观察下来,对俄乌战争的态度主要可以分为以下四种:


第一种,自由派的拥乌反俄。这一派的最大论点在于俄罗斯进攻乌克兰是侵略行为,如果中国的抗日战争是反侵略的正义战争,那么乌克兰反击俄军也是性质相同的反侵略战争,二者等量齐观、不可分割。实际上,自由派内部以“民主”、“独裁”作为划分敌我的分界线,所以拥乌反俄是他们必然的态度。但由于拿出了“侵略”这个判断标准作为靠山,其论述说服力较大,在舆论中占据着较强的主动权,不易被驳倒。



第二种,中资政府的拥俄反乌。俄乌战争刚爆发时,中资政府在教育界内部统一口径,将俄乌战争定性为“北约扩张下俄罗斯的被迫反击”,此观点主要从美国和北约对俄罗斯的“有错在先”出发展开论述,认为俄罗斯的反击是正义的、合理的,战争责任在于美国和北约的“压迫”、“拱火”。但这种观点的出台主要是基于中资政府宣传上反美的政治需要,因此其根基并不稳固。在实际中常常能够看到所谓建制派小粉红发表观点,希望乌克兰能够尽量消耗俄罗斯,以便让俄罗斯进一步削弱,进而有求于中国、甚至倒向中国,协助中国完成“星辰大海”的宏图伟业。这和中资政府在国际政治中表现出的首鼠两端、骑墙两头是遥相呼应的,反映出中资政府并不真正支持谁,只是希望战争能够向着有利于自身的方向发展。



第三种,左派内部的帝国主义战争论。这种观点认为俄乌战争是帝国主义集团的争霸战争,没有正义的一方,不能支持任何一方,而是寄希望于乌克兰人民,但事实证明“乌克兰人民”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并没有太多的实际意义。



第四,红色中国网的拥俄反乌。这种观点认为俄乌战争是俄罗斯对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挑战,客观上有利于社会主义革命。且乌克兰政府具备纳粹的性质,俄罗斯反纳粹具有正义性。



面对如此复杂的形势,各派都有自己的观点和论据。要想一下子理清情况、判断其中对错,实非易事。马克思主义教导我们,具体问题需要具体分析,面对纷繁复杂的矛盾,只有抓住了主要矛盾,才能认清现实,得出正确的结果。那么,问题的焦点在哪里呢?



问题的焦点在于“侵略”。自由派拿出这一条,实为上策。从这个角度看,乌克兰是一个主权国家、俄罗斯也是一个主权国家,乌克兰内部有问题,显然属于乌克兰内政。中资政府在宣传中一贯强调“不干涉他国内政”,否则就是“霸权主义”,现在俄罗斯直接武力进攻乌克兰,这不是侵略又是什么呢?和日本侵略中国是一个性质的。字典上对于“侵略”的释义是:广义指对他国领土、主权的侵犯,以及进行经济掠夺和文化奴役等行为。狭义指对他国的武装侵犯。侵略是帝国主义、霸权主义的本性,是最严重的国际罪行。



这个论调乍一看很有道理,简直没法反驳。红色中国网过去阐述对俄乌战争的立场时,似乎并未正面反驳过“侵略”论(可能是我没看到,如有请帮忙指出)。但这个论调实际上并不是无懈可击的。



“侵略论”的核心在于“主权国家”,那么,什么是“主权国家”? “主权”这个抽象的概念在政治学中的定义都是有争议的,在此我们不展开论述这个问题。我们只需要想一想,为什么现有的这些国家能够成为“主权国家”?翻阅历史我们可以看到,苏联是第一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在《中美建交公报》(1979)中写着“美利坚合众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查询新闻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政府正式承认南苏丹共和国”的消息。从这些事实我们不难看出,一个政府是否是该国合法政府、一个国家是否是主权国家,依靠的竟然是他国的“承认”。简而言之,如果一个政府在世界上被广泛承认是合法政府,那它在国际上就是合法政府;如果一个国家在世界上被广泛承认了,那么它就是主权国家,反之就不是。其典型案例就是科索沃,至今只被少数国家承认。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可以进一步得出:“主权国家”的确立在根本上是基于当前的世界秩序。从中国建国后的历史来看,前27年中国作为社会主义阵营的一员,与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展开对抗,双方都意图颠覆对方,以建立自己掌控下的世界新秩序。70年代前期中国虽然与美国有所接触,达成了一定程度的缓和,但这种对抗的局面并未根本改变。走资派上台后,改变了过去的路线,放弃革命、停止和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进行对抗,转而承认美国的“世界领袖”地位,加入美国主导下的世界资本主义分工格局,换来了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国政府的承认,这就是所谓改革开放下的“中美关系正常化”。邓小平曾说:“回头看看这几十年来,凡是和美国搞好关系的国家,都富起来了。”充分体现了这一点。正是这一“改换门庭”的操作敲响了社会主义阵营的丧钟,也奠定了资本主义世界秩序的胜利。



当今世界,绝大多数主权国家的建立与维持,是依靠主体民族展开的,民族主义成了世界通行的思想观念。人类历史上,有据可查的已有几千年了。在这几千年中,有无数的国家建立,又有无数的国家灭亡。早期并没有什么“侵略”的概念,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在各个国家间不断应验。自从民族意识被唤醒,民族国家的建立才真正宣告着过去那一套“灭国”的理论不适用了,“侵略”这个词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但民族主义绝非解决矛盾的良方,划分民族首先就是个难题,民族认同就是一个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体系。即便确认了民族,历史上的烂账也绝不是好对付的,在历史上的每个时期,有兴盛的民族就有衰落的民族。蒙古族在成吉思汗时期曾经建立过地跨欧亚非的庞大帝国,如今却成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内陆国家。世界上的许多地域,都曾经被无数个民族占据过,如果现存的民族(以及在民族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国家)不止一个,那么应该按照什么标准划分边界?应该说,按照什么标准划分都不能解决矛盾。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巴尔干地区就是远近闻名的“火药桶”,一战后,美国总统威尔逊推行“民族自决”,其结果也无非是为二战铺平了道路。



在实际当中,一个民族分散在几个国家的情况屡见不鲜,一个国家内部有多个民族的情况也是司空见惯。如果某个民族意图独立建国,那么这种行为有无政治合法性?建立起来的国家能否成为主权国家?在这个问题上,并无统一的标准。以色列独立建国,被165个国家承认了,巴勒斯坦独立建国,被138个国家承认了。有的国家承认以色列,不承认巴勒斯坦;有的国家承认巴勒斯坦,不承认以色列。而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能否真正作为主权国家而存在,则是由其自身实力和国际形势决定的,如果只有一纸空文,而内无与之匹配的实力,外无使之保持稳定的形势,那么这个国家即便不灰飞烟灭,也必然沉沦于动荡中不可自拔,其“主权”也必然是名存实亡了。



不以民族作为基础的国家有没有呢?也是有的。被称为“民族大熔炉”的国家,美国算一个,巴西算一个。根据统计,美国国内的非拉美裔白人约占62.1%,拉美裔约占16.9%,非洲裔约占13.4%,亚裔约占5.9%。显然,这些人对美国作为一个国家的认同,已经超越了民族的范畴。那么这类国家的领土边界又是根据什么确定的呢?在世界历史上,随着各地经济、文化的交流与联系日益紧密,不同的时期曾经出现过不同的区域/世界体系,体系的范围随着世界一体化的进程而扩大,最终囊括整个世界。从欧洲范围内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维也纳体系到世界范围内的凡尔赛-华盛顿体系、雅尔塔体系(冷战格局)再到冷战后的“一超多强”世界格局,几百年间,世界秩序已变更了数次。不光是美国,现在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的国界都是在世界秩序的变更中确立下来的,少数没能在世界秩序的变更中确立下来的,便成了遗留的不稳定因素,埋藏着下一次动荡的种子。显然,没有哪个世界秩序是可以永恒不变的。如果以现存的世界秩序作为评判的标准,那么当这个世界秩序被颠覆后,评判标准是不是也要跟着变呢?这种评判标准又是否合理呢?



走资派上台以来,抛弃了共产主义的理想,毁掉了社会主义契约,转而拿起了民族主义的破旗,试图以此来号召人民,一度取得了不错的效果,但其弊端也正不断地体现。面对自由派提出的“侵略论”,民族主义给不出有力的反驳,这是由它的本质注定的。一个合格的马克思主义者,就不应该被资产阶级倡导的价值观牵着鼻子走。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

“工人没有祖国。决不能剥夺他们原来没有的东西。”“随着资产阶级的发展,随着贸易自由和世界市场的确立,随着工业生产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生活条件的一致化,各国人民之间的民族孤立性和对立性日益消逝下去。无产阶级的统治将更加快它们的消逝。联合的努力,至少是各文明国家的联合的努力,是无产阶级获得解放的首要条件之一。人对人的剥削一消灭,民族对民族的剥削就会随之而消灭。民族内部的阶级对抗一消失,民族之间的敌对关系就会随之消失。”



在过去很长一个时期内,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世界革命的尝试并未成功,社会主义国家被迫走上“一国建成社会主义”的道路,结果工人还有祖国,民族之间的敌对关系也始终存在。但随着社会主义阵营的失败和资本主义秩序在全世界的确立,资本主义在世界范围内的发展使得阶级矛盾正在超越民族矛盾,逐渐成为主要矛盾,这个趋势是不可逆转的。为了阻碍无产阶级阶级意识的觉醒和无产阶级的联合,资产阶级反复炒作民族矛盾,企图以此来掩盖阶级矛盾日益尖锐的事实。要促进无产阶级阶级意识的觉醒和无产阶级的联合,首先就要将资产阶级的卑劣手法彻底揭穿。一个简单的例子:资本家会不会因为和工人同属一个民族就在剥削时高抬贵手?如果不会,那么这样的“同一个民族”到底有多大意义呢?我们看到,由于中资政府变本加厉的剥削和压榨,在国内小资产阶级和一些无产阶级当中兴起了一股“润学”的风潮,妄想用移民外国来减轻自己受剥削和压榨的力度,去享受发达资本主义的福利,而这只不过是中国资产阶级自从资本主义复辟以后一直在做的事情,资产阶级竟然比工人阶级先抛弃了祖国!由此可见,民族在阶级面前就好像以卵击石,被无情的现实打得粉碎。



有人可能会说,抛弃了民族主义,应该如何看待抗日战争?这个问题,其实早已有过答案。毛主席在1941年曾说:“中国人民与日本人民是一致的,只有一个敌人,就是日本帝国主义与中国的民族败类。”如果把抗日战争作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一部分来看待,那么中国人民所反抗的,是日本帝国主义(军国主义),而不是日本民族。日本无产阶级也是被压迫的一方,他们被强制洗脑,灌输军国主义思想,然后送到战场替军国主义者卖命,少数敢于反抗的也遭到残酷的镇压。毛主席这里也用到了“民族败类”这个词,当时许多中国人还处于麻木不仁的状态,既没有觉醒民族意识,也没有觉醒阶级意识,用“汉奸”和“民族败类”这些词来唤醒他们,恰如其分。八十年后的今天,时移世易,站在更高层次上看问题的我们,自然不能停留在民族主义上止步不前。网上许多民族主义者大肆批判国际主义是“卖国”行为,把中资迎合西方资产阶级、压制无产阶级国内人民群众的卖国行为同前三十年的民族政策、外交政策等同起来。且不说这种观点的谬误,他们看不到,在民族主义的框架下、在现存世界资本主义体系范围内,目前的诸多问题根本不可能得到妥善的解决。显然,如果从理论上都辨析不清,又怎么可能在实践中取得突破呢?国际主义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显得超前,虽然在过去的执行中出现过一些操作上的问题,却是真真正正的希望所在。用阶级取代民族,彻底解决国际国内争端的锁钥,恰恰蕴含在未来的社会主义革命大潮之中。



认清了“民族主义”和“主权国家”的虚弱本质,我们不难看出,针锋相对的俄罗斯、中国和美国统治集团却在这个问题上殊途同归了。俄罗斯和中国统治集团高举民族主义的大旗,美国统治集团则以“侵略”回击之。这些手段本质上并无高下之分。俄罗斯和中国的广阔领土并不是充话费送来的,美国也不知侵略过多少国家而至今逍遥法外。至于乌克兰是否纳粹,则更是无关紧要。早在十几年前,就有人撰文指出,珠三角一年就要断掉数万根手指(被机器轧断)。资产阶级的这种行径,和当年纳粹集中营有何两样?何况这种现象并不是中国独有的。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无产阶级的悲惨境遇数不胜数,然而从不见有谁将它提到“反纳粹”的高度。归根到底,资本主义统治集团的各项举措,无论其冠以什么样的名义,还是为了维护统治、维护自身的利益,而不可能是真诚地要去解放无产阶级,决不能对此抱有不切实际的期望。



但是,我们并不是要陷入“一片漆黑”、“一无是处”的窠臼中去。上述的分析,是阐述了矛盾的普遍性,而矛盾却不仅有普遍性。毛主席在《矛盾论》中曾经指出:“在复杂的事物的发展过程中,有许多的矛盾存在,其中必有一种是主要的矛盾,由于它的存在和发展规定或影响着其它矛盾的存在和发展。”那么,当前形势下的主要矛盾是什么呢?由于资本主义阵营打败社会主义阵营而“一统天下”,世界范围内的主要矛盾转而变为资产阶级统治集团和被统治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剥削和压榨,就是在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这个秩序结构下展开的。苏联解体后,美国一度在世界范围内找不到对手,这是美国的鼎盛时期,也是资本主义世界秩序最为牢固的时期。然而,由于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美国终于不可避免地由盛转衰,美国领导下的资本主义世界秩序也由过去的牢不可破渐渐变得摇摇欲坠。美国对中东失去控制力,俄罗斯敢于挑战美国,就连靠依附美国发展起来的中国资产阶级统治集团,也产生了取而代之的野心。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这些都是现存资本主义世界秩序岌岌可危的明证。虽然他们野心勃勃,但无论是俄罗斯,还是中资统治集团,都不可能建立起一个新世界,即便如此,在这之中还是孕育着打破一个旧世界的力量。就像本网之前分析的那样,俄罗斯统治阶级也许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担起这个重任。剩下的,就交给未来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去完成吧。



6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远航一号 2024-4-12 04:04
nepal1996 发表于 2024-4-12 00:38
普京的俄国跟小泽的乌克兰一样,也是欧洲民主大国。当然,普京俄国的票选含金量要高一些,政治自由多一些。 ...

还真是

推翻了资产阶级国际关系学说中所谓“民主国家相互之间不打仗”的神话!
nepal1996 2024-4-12 00:38
普京的俄国跟小泽的乌克兰一样,也是欧洲民主大国。当然,普京俄国的票选含金量要高一些,政治自由多一些。这场战争是欧洲的两个民主大国之间血腥的战争。
李方舟 2024-4-10 15:06
激活 发表于 2024-4-10 15:03
是吧,现在细想下来历史上历朝历代,统治阶级之间的政治斗争多如牛毛,杀的人更是数不胜数,凭什么文革要 ...

走资派以自己干的好事栽赃陷害到毛泽东、共产党身上,从而反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乃是本朝政治正确,所以胡锡进这条走狗经常上蹿下跳。这个老不死的就应该拿去做狗肉火锅!
激活 2024-4-10 15:03
李方舟 发表于 2024-4-10 10:58
邓小平当年指示胡乔木:“要把文革说得比日本鬼子进村还坏”

是吧,现在细想下来历史上历朝历代,统治阶级之间的政治斗争多如牛毛,杀的人更是数不胜数,凭什么文革要跟它们齐平,甚至更差? 这个未来一定要拨乱反正
李方舟 2024-4-10 11:23
隐秘战线 发表于 2024-4-10 11:14
然后自己就比日本鬼子坏上十倍甚至九倍

儒子比蒋介石还坏是肯定的。我早说过,邓小平=赵高+秦桧+慈禧+光头+宋江
隐秘战线 2024-4-10 11:14
李方舟 发表于 2024-4-10 10:58
邓小平当年指示胡乔木:“要把文革说得比日本鬼子进村还坏”

然后自己就比日本鬼子坏上十倍甚至九倍
李方舟 2024-4-10 10:58
激活 发表于 2024-4-9 18:59
这个问题其实最让我有感触,文革难道不就如此吗?历史上统治阶级相互之间的斗争政治厮杀数不胜数,死的人 ...

邓小平当年指示胡乔木:“要把文革说得比日本鬼子进村还坏”
指鸭为鼠 2024-4-9 21:25
本帖最后由 指鸭为鼠 于 2024-4-9 21:33 编辑

真正的自由派其实主要不是考虑主权,而是人权,当然他们的人权不可能考虑劳动者是不是被压迫剥削,而是他们定义的资本主义下生产资料私有制和自由劳动力的在市场上自由买卖的权利,国家(或者主权)不过是维护这个权利,如果不能维护,这个主权就是恶的,他们认为美帝是维护这个权利的,美国入侵的伊拉克,阿富汗等包括俄帝都不是的,所以从这个角度,他们支持美帝
普通人1 2024-4-9 20:42
指鸭为鼠 发表于 2024-4-9 08:32
楼主认为这些战争都是资产阶级争权夺利的战争,不值得支持,你看懂了没有 ...

矛盾的普遍性和特殊性不是让你用来捧一踩一的。
激活 2024-4-9 18:59
至于乌克兰是否纳粹,则更是无关紧要。早在十几年前,就有人撰文指出,珠三角一年就要断掉数万根手指(被机器轧断)。资产阶级的这种行径,和当年纳粹集中营有何两样?何况这种现象并不是中国独有的。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无产阶级的悲惨境遇数不胜数,然而从不见有谁将它提到“反纳粹”的高度。归根到底,资本主义统治集团的各项举措,无论其冠以什么样的名义,还是为了维护统治、维护自身的利益,而不可能是真诚地要去解放无产阶级,决不能对此抱有不切实际的期望。


这个问题其实最让我有感触,文革难道不就如此吗?历史上统治阶级相互之间的斗争政治厮杀数不胜数,死的人更是不可估量,但为什么单单就文革被如此夸大和抹黑?文革还并不是真正意义上人民自发的,多数人甚至都不理解,但就这样资本主义统治集团为了维护统治和自身利益,都要竭尽全力抹黑。

共识?凭什么无产阶级要听资产阶级的共识
激活 2024-4-9 18:50
指鸭为鼠 发表于 2024-4-9 09:09
美帝很多侵略运动其实对美帝是成功的
你不能从它是不是撤离为判断标准
比如美帝从越南和阿富汗伊拉克撤走 ...

阿富汗分阶段,跟苏联对抗的时候成功了,阿富汗的共产党政权被推翻了。但为了打击恐怖组织,美帝就失败了
霧雨魔理莎 2024-4-9 12:35
xsa234 发表于 2024-4-8 21:05
国内皇汉真不如杜金一根,杜金好歹是扎根在俄罗斯的宗教和传统里,而皇汉还在种族主义里打转转 ...

皇汉:皇国兴废,在此一役!今我中华,蛮夷入侵,国难当头,江山社稷,危在旦夕,奉天承运,大张鞑伐,一决雌雄,收复故土!东亚是中国人的东亚,绝不能让英美蛮夷插手,中国是东亚的解放者,英美是压迫者,我们要构建大东亚共荣圈与英美决一死战!习皇陛下,万岁!大东亚共荣圈,万岁!
李方舟 2024-4-9 11:26
指鸭为鼠 发表于 2024-4-9 09:13
按照你这个逻辑,美帝就是彻底输了,丧失霸权,对于美国资产阶级来说,特朗普就是罪人,世界一般来说因为 ...

“野蛮”、“极权”、“专制”、“未开化”、“中帝”……你们伪左到底要扣多少帽子才肯罢休?
马儿在驰骋 2024-4-9 11:17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4-4-8 23:25
实际上俄乌战争并不是一直处于什么“相持阶段”,也不是没什么重要新闻,现在连北约帝国主义阵营都逐步认识 ...

是的,耶伦访华,国内资产阶级喉舌们报道得可勤快了,连老太婆吃什么都跟踪报道,相反,美空军亚伦在以色列驻美大使馆前自焚,这些喉舌们几乎没有报道,可见其阶级立场。
李方舟 2024-4-9 09:18
老王3235 发表于 2024-4-9 09:00
“邓小平曾说:‘回头看看这几十年来,凡是和美国搞好关系的国家,都富起来了。’充分体现了这一点。正是这 ...

矮子干的好事很难令人不破防!特色厕纸——邓小平语录 - 红色社区 红色中国网 (redchinacn.net)
指鸭为鼠 2024-4-9 09:13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4-4-8 23:57
目前美国资产阶级两派斗争仍然激烈

如果特朗普能上台,有两种可能性

按照你这个逻辑,美帝就是彻底输了,丧失霸权,对于美国资产阶级来说,特朗普就是罪人,世界一般来说因为资本主义的竞争和不平衡发展,资本主义的垄断性(就是反竞争)必然要求产生新的霸权(霸权就是反竞争,一家说了算),如果不产生霸权,世界还有一个可能性就是通向野蛮主义,而不一定是社会主义
指鸭为鼠 2024-4-9 09:09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4-4-8 23:57
目前美国资产阶级两派斗争仍然激烈

如果特朗普能上台,有两种可能性

美帝很多侵略运动其实对美帝是成功的
你不能从它是不是撤离为判断标准
比如美帝从越南和阿富汗伊拉克撤走,因为它的任务完成了,就没有必要继续在那里了
但是有些人,比如你认为只是美帝的失败
其实一方面美帝任务完成,其次美帝战略转移
从越南撤离,其实美帝已经规划和中国勾结了,事实证明美帝在冷战中获胜了,越南的局部热战不过是冷战的一个环节,其目的不是越南,而是整个冷战目标,哪怕从越南撤离,美帝也是赢的
老王3235 2024-4-9 09:00
“邓小平曾说:‘回头看看这几十年来,凡是和美国搞好关系的国家,都富起来了。’充分体现了这一点。正是这一“改换门庭”的操作敲响了社会主义阵营的丧钟,也奠定了资本主义世界秩序的胜利。”这话有道理。邓还送钱送黄金给美帝。让他苟延残喘。
指鸭为鼠 2024-4-9 08:54
俞聂 发表于 2024-4-9 08:38
从世界无产阶级根本利益出发的左派,不可能看不到俄乌战争中的进步性

什么根本利益,帝国主义战争未必通向革命,损失的是广大人民,乌克兰和俄罗斯人民在付出血的代价,其他国家的人民也附带付出了代价,没有革命性
俞聂 2024-4-9 08:38
指鸭为鼠 发表于 2024-4-9 08:32
楼主认为这些战争都是资产阶级争权夺利的战争,不值得支持,你看懂了没有 ...

从世界无产阶级根本利益出发的左派,不可能看不到俄乌战争中的进步性

查看全部评论(38)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6-22 04:24 , Processed in 0.018122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