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无产阶级斗争与女性权益

2024-4-21 09:00|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8657| 评论: 3|原作者: 乐不眠

摘要: 在结婚率如此之低的今天,社会单位进一步原子化,中国的无产阶级的躺平斗争将不再带有性别属性,不再热衷于将女性劳动力限制或是排除,那么就会有大量的女性参与社会劳动,且社会的经济及生产情况又天然地瓦解了个体家庭。

最近一段时间,中国的婚姻法修正案和美国的性别自决法案,引起了讨论的热潮,我一直在局势尚不明朗的时候保留自己的看法,不过现在我可以说,即便即便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但是已经可以断定一些错误的观点,这些错误的观点在国内依然有广大的受众,如图批苏的热潮一样,国内”左派”,如果继续热衷于于此,那么不但毫无进步,一叶障目,还会拖群众后腿.


无产阶级是女权运动的先锋

这一点我在当初反对马列托的帖子讲过,但是篇幅过少,现如今来看,人们已经本末倒置,让常常出现在大家视野的,互联网上的,资产阶级培养的各色"女拳"组织和人士占据了话语权,"左派"们往往对着国外的"女拳"组织抱以嘲弄的态度,以为"唯物主义"的九年义务教育普及下的中国不会出现那种情况,然而这次的修正案却打了人们一个措手不及,以前嘲笑的"版本t0",竟然真的如此强大,打到"家"里来了,在未来可见的道路,人们只能认识到性别矛盾,但是路怎么走,就不知道了,就好像中帝论于之中国无产阶级的革命,"小资产女拳"决定论也让人看不到未来的希望,没有正确的认识再怀抱着"大的"来了就好了的"左派",不得不说将是掩耳盗铃,鸵鸟埋首.

“只有在被压迫阶级中间,而在今天就是在无产阶级中间,性爱才成为而且也才可能成为对妇女的关系的常规,不管这种关系是否为官方所认可。不过,在这里,古典的专偶制的全部基础也就除去了。在这里没有任何财产,而专偶制和男子的统治原是为了保存和继承财产而建立的;因此,在这里也就没有建立男子统治的任何推动力了。况且,在这里也没有达到这个目的的手段:维护男子统治的资产阶级法律,只是为了有产者和为了他们同无产者的相互关系而存在的;它是要钱的,而因为工人贫穷的缘故,它对于工人同他的妻子的关系就没有效力了。”

道理很简单,专偶制来源于男性对于生产资料的所有权和男权继承制,无产阶级失去生产资料的同时,也失去了专偶制的基础,因此我们可以断言是无产阶级推翻了专偶制,是无产阶级重新缔造了新的对偶制,是无产阶级推动了平权运动,反对了剥削女性


恩格斯的话语直到现在依然适用,在中国,日本,韩国无产阶级不但没有专偶制的婚姻基础,半外围的特质也让他们得不到大量的社会转移支出,所以结婚率如此下降也是理所应当的.(引用后半段是我说的)



要说明我接下来说的话,还需要说明十九世纪英国无产阶级对妇女劳动的斗争,

妇女劳动。虽然从1842年以来已经不再在井下使用女工,但是她们仍被用来在井上装卸煤炭等物,把煤桶拉到运河边和火车旁,选煤等等。最近3—4年来使用的女工大有增加。(第1727号)这些女工大多数是矿工的妻子、女儿和寡妇,年龄从12岁至50、60岁不等。(第647、1779、1781号)
  “矿工对矿上雇用妇女有什么想法呢?——他们普遍反对这种做法。”(第648号)“为什么?——他们认为这会使女性堕落(第649号)…… 妇女穿着男人的衣服。在许多场合下丧失了任何的羞耻心。有些妇女抽烟。劳动同井下一样脏。其中许多已婚的妇女不能尽自己的家庭职责。”(第650—654号、第701号)“寡妇能在其他地方找到同样收入(每周8—10先令)的职业吗?——我不能回答这个问题。”(第709号)“那末你仍然<铁石心肠!>下决心截断她们的这条谋生之路么?——毫无疑问。”(第710号)“哪儿来的这种情绪呢?——我们矿工非常尊敬女性,不忍看到她们在煤矿里受罪…… 这种活大部分是很繁重的。有许多姑娘一天要卸煤10吨之多。”(第1715、1717号)“你是否认为矿上雇用的女工比工厂雇用的女工更没有道德?——变坏的人的百分比大于工厂姑娘。”(第1732号)“但你不是对工厂里的道德状况也不满意么?——不满意。”(第1733号)“那末你也希望禁止工厂里使用妇女劳动吗?——不,我不希望。”(第1734号)“为什么不希望?——工厂劳动对于女性比较体面和适合。”(第1735号)“你不是认为这种劳动对她们的道德仍然是有害的吗?——不,远不象矿上的劳动那样有害。不过,我的意见不仅是出于道德方面的考虑,而且也出于生理和社会方面的考虑。姑娘们的社会堕落是令人痛心的,是极端严重的。当这些姑娘成为矿工的妻子以后,她们的丈夫就深受这种堕落之苦,这种情况使他们离开家跑去酗酒。”(第1736号)“但是铁工厂雇用的妇女不也是这样吗?——关于其他生产部门我不能说什么。”(第1737号)“但是铁工厂雇用的妇女和矿上雇用的妇女有什么不同呢?——我没有研究过这个问题。”(第1740号)“你能找出这两类人之间的区别吗?——我没有把握回答这个问题,不过我挨家挨户访问过,知道我们矿区里的一些丑事。”(第1741号)“你是不是很希望在所有会使妇女堕落的地方消灭妇女劳动呢?——是的……儿童的最好的感情应由母亲来培养。”(第1750号)“但是从事农业的妇女也是这样吗?——农活只有两季,而我们这里的妇女一年四季都要劳动,有时白天黑夜接着干,汗流浃背,使她们的体质变弱,健康受到损害。”(第1751号)“你没有全盘地研究过这个问题<即妇女劳动的问题>吗?——我观察了周围的情况,我敢说,我在任何地方都找不到和煤矿上的妇女劳动相似的工作。(第1753号)这是男人干的活,而且是身强力壮的男人干的活。”“较好的矿工想振奋起来并认真做人,但在妻子那里得不到支持,反而受她们的连累。”[第1793、1794、1808号]
  资产者又乱七八糟盘问了一通之后,终于暴露了他们对寡妇、贫苦家庭等等的“同情心”的秘密。
  “煤矿主们派一些绅士去当总监工,而这些总监工为了博得主人嘉许,就实行尽可能节约地办一切事情的政策;雇用的姑娘每天得到1先令—1先令6便士,而男人却得到2先令6便士。”(第1816号)

在英国从事花边生产的共有15万人,其中受1861年工厂法约束的大约有1万人,其余的14万人绝大多数是妇女、男女少年和儿童,其中男性很少。这些“廉价的”剥削材料的健康状况,可以从诺定昂贫民诊所特鲁曼医生的下列统计材料中看出来。在686个患病的花边女工(大部分是17岁到24岁)中,患肺病的比率如下:

  1852年每45人中有1人   1857年每13人中有1人
  1853年每28人中有1人   1858年每15人中有1人
  1854年每17人中有1人   1859年每9人中有1人
  1855年每18人中有1人   1860年每8人中有1人
  1856年每15人中有1人   1861年每8人中有1人




如果妇女是同自己的子女在家里(这个家,在现代意义上,就是租来的一间房子,往往是一间阁楼)一道劳动时,情况更坏到不能再坏了。这种劳动在诺定昂周围80哩的地区内都可见到。在商店干活的儿童,晚上9点或10点下工时,往往还要给他一捆活,让他带回家去干。资本主义的伪君子这样做时,当然会通过他的雇佣奴才的嘴巴说上一句漂亮话:“这是给你母亲的”,但是他非常清楚,可怜的孩子必然要坐下来帮着母亲干。
  手织花边业主要分布在英格兰的两个农业区域。一个是洪尼顿花边业区,包括戴文郡南海岸20哩至30哩宽的地带和北戴文的少数地方;另一区域包括白金汉、培德福德、北安普顿等郡的大部分,以及牛津郡和杭廷登郡的邻近地区。农业短工住的小屋通常就是工场。有些手工工场老板雇有3000多个这样的家庭工人,主要是儿童和少年,全部是女性。在花边整理那里见到的情况又重新出现了。只不过“老板娘家”被贫穷妇女用自己小屋开办的所谓“花边学校”代替了。这些学校里的儿童从5岁起(有时还要小)劳动到12岁或者15岁。年龄最小的儿童在第一年每天劳动4至8小时,稍大一些就从早晨6点劳动到晚上8点或10点。
  “工房通常是小屋的普通卧室,为了挡风,烟囱也堵死了,住在里面的人甚至在冬天也往往只能靠自己的体温来暖和自己。有的地方,这些所谓教室象个小贮藏室,连安装火炉的地方都没有…… 这些破旧的小屋异常拥挤,空气坏极了。此外,臭水沟、厕所、腐烂物以及经常堆在小屋四周的垃圾也产生着有害的影响。”
  关于占有空间的情况:
  “在一所花边学校里,有18个女孩和一个老板娘,每人占有33立方呎的空间;在另一所臭气熏天的学校里,有18个人,每人占有24 1/2立方呎。在这个行业中,竟雇用2岁到2岁半的儿童干活。”
  在白金汉和培德福德这两个农业郡中不从事手织花边业的地方,草辫业就兴起了。这种行业扩展到哈特福郡的大部分地区和艾塞克斯郡的西部和北部。1861年,从事草辫业和草帽业的共有48043人,其中有各种年龄的男子3815人,其余都是妇女,20岁以下的有14913人,其中儿童近7000人。在这里,“草辫学校”代替了花边学校。孩子们通常从4岁起,有时在3岁到4岁之间,就开始在这里学编草辫。他们当然受不到任何教育。孩子们自己都把初级小学称为“自然的学校”,来和这种吸血的场所相区别。他们到这种地方来劳动,只是为了完成他们的挨饿的母亲指定他们完成的活,即每天大多要完成30码。下工后,母亲往往还要孩子在家里再劳动到夜里10、11以至12点。他们不断用唾液把麦秆润湿,因此常常割破手指和嘴唇。根据巴拉德医生所综合的伦敦卫生视察员们的共同意见,在卧室或工房中,每个人至少应占有300立方呎的空间。但是,草辫学校里的空间比花边学校还要小,每个人只有12 2/3立方呎、17立方呎、18 1/2立方呎,最多也不到22立方呎。调查委员怀特说:
  “这些数字中的最小的数字,比一个装在每边各3呎的箱子里的儿童所占的空间还要小一半。”
  这就是孩子们在12岁或14岁以前的生活享受。贫困堕落的双亲只想从孩子身上榨取尽可能多的东西。孩子们长大以后,自然也就对他们的双亲漠不关心并弃之不管了。
  “难怪在这样教养起来的人口中流行着无知和放荡的现象…… 他们的道德极度败坏…… 许多妇女都有私生子,而且其中很多人还未到成熟年龄就有了,这种情况使那些熟悉刑事案件统计材料的人也不免大吃一惊。”
  但是,堪称基督教权威人士的蒙塔郎贝尔伯爵竟然声称,这些模范家庭的祖国是什么欧洲的基督教模范国家!
  在上述两个工业部门中,工资一般都低得可怜(在草辫学校,儿童的最高工资在例外的情况下可以达到3先令),而由于实行实物工资制(这种制度在花边业区特别盛行),工资比它的名义数额就更低了。


如果说,作为工人阶级的身体和精神的保护手段的工厂立法的普遍化已经不可避免,那末,另一方面,正如前面讲到的,这种普遍化使小规模的分散的劳动过程向大的社会规模的结合的劳动过程的过渡也普遍化和加速起来,从而使资本的积聚和工厂制度的独占统治也普遍化和加速起来。它破坏一切还部分地掩盖着资本统治的陈旧的过渡的形式,而代之以直接的无掩饰的资本统治。这样,它也就使反对这种统治的直接斗争普遍化。它迫使单个的工场实行划一性、规则性、秩序和节约,同时,它又通过对工作日的限制和规定,造成对技术的巨大刺激,从而加重整个资本主义生产的无政府状态和灾难,提高劳动强度并扩大机器与工人的竞争。它在消灭小生产和家庭劳动的领域的同时,也消灭了“过剩人口”的最后避难所,从而消灭了整个社会机构的迄今为止的安全阀。它在使生产过程的物质条件及其社会结合成熟的同时,也使生产过程的资本主义形式的矛盾和对抗成熟起来,因此也同时使新社会的形成要素和旧社会的变革要素成熟起来。


总的来说,在工厂法实行之前,由于工厂制度的施行,工作场所和机器的改革使工作对熟练度和身体的要求益益减少了,资本家大量雇佣女工和童工的廉价劳动力,导致了大量失业人口,不少人直接饿死街头,而工厂法不但有利于工人阶级也有利于大资本家淘汰小资本家,因而得到了通过,虽然彼时几乎不过是一纸空文,但确实是一件标志性的事件


1872年的法令尽管有很大缺陷,但它无论如何是对矿山雇用的儿童的劳动时间作出规定,并在一定程度上使矿山经营者和采矿业主要对所谓的事故负责的第一个法令。
  1867年调查农业中儿童、少年、妇女劳动情况的皇家委员会公布了几个很重要的报告。为了把工厂立法的原则在形式上加以改变而应用到农业方面去,曾有过各种尝试,但直到今天都完全失败了。可是我在这里必须提醒注意的一点是:普遍应用这些原则的不可抗拒的趋势已经存在。


无论如何,女工和童工是随着无产阶级力量的壮大被逐步限制了,在此也许有另一种言论:"这难道不是男性无产阶级在剥夺女性无产阶级"的工作机会吗?这是小资产阶级的思维,应该说在那时候的资本主义即便已经十分发达,也比不过现在,社会生产终究是以家庭为单位,对于无产阶级家庭来说,工作机会不意味着生产资料的占有,工人工资只能满足家庭基本所需,这是资本主义的工资法则,因此假如女性继续参与劳动力市场,那么也不会改善多少收入,更别提男女双方都高强度工作,引起的教育的堕落了.

凡从事这门手工业的人,都必须能读会写。随着印刷机的出现,一切都变了。印刷机使用两种工人:一种是成年工人,他们看管机器;另一种是少年,大多从11岁到17岁,他们的工作只是把纸铺开送到机器上,或者从机器上把印好的纸取下来。他们(特别是在伦敦)在一星期中有好几天要连续不断地从事这种苦工达14、15、16小时,甚至往往一连劳动36小时,而中间只有两小时吃饭和睡觉的休息时间!他们当中大部分人不识字,他们通常都是非常粗野的、反常的人。
  “要使他们能胜任自己的工作,不需要任何知识教育;他们很少有机会接触技艺,更少有机会运用判断力;他们的工资虽然在少年中略高一些,但是不会随着他们的成长按比例增加,而且大多数人都没有任何希望被提升到收入较高和责任较大的机器看管工人的职位,因为每一台机器只需要一个看管工人,却往往需要4个少年。”
  当他们长大到不适于从事儿童劳动时,也就是最迟到17岁时,就被印刷厂解雇。他们成为罪犯的补充队。企图在别的地方为他们找到职业的某些尝试,也都由于他们的无知、粗野、体力衰退和精神堕落而遭到了失败。


当工厂法规定工厂、工场手工业等的劳动时,这最初仅仅表现为对资本的剥削权利的干涉。相反地,对所谓家庭劳动的任何规定都立即表现为对父权(用现代语言来说是父母权力)的直接侵犯。温和的英国议会对于采取这一步骤长期来一直装腔作势,畏缩不前。但是事实的力量终于迫使人们承认,大工业在瓦解旧家庭制度的经济基础以及与之相适应的家庭劳动的同时,也瓦解了旧的家庭关系本身。不得不为儿童的权利来呼吁了。1866年童工调查委员会的最后报告说:
  “不幸的是,所有的证词都表明:男女儿童在自己的父母面前比在任何别人面前都更需要保护。”对一般儿童劳动,特别是对家庭劳动进行无限度的剥削的制度“之所以能够维持,是由于父母对自己的年幼顺从的儿女滥用权力,任意虐待,而不受任何约束或监督…… 父母不应当享有为每周取得一点工资而把自己的孩子变成单纯机器的绝对权力…… 儿童和少年有权为防止父母权力的滥用而取得立法方面的保护,这种滥用会过早地毁坏他们的体力,并且使他们道德堕落,智力衰退”。
  然而,不是父母权力的滥用造成了资本对未成熟劳动力的直接或间接的剥削,相反,正是资本主义的剥削方式通过消灭与父母权力相适应的经济基础,造成了父母权力的滥用。不论旧家庭制度在资本主义制度内部的解体表现得多么可怕和可厌,但是由于大工业使妇女、男女少年和儿童在家庭范围以外,在社会地组织起来的生产过程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它也就为家庭和两性关系的更高级的形式创造了新的经济基础。当然,把基督教日耳曼家庭形式看成绝对的东西,就象把古罗马家庭形式、古希腊家庭形式和东方家庭形式看成绝对的东西一样,都是荒谬的。这些形式依次构成一个历史的发展序列。同样很明白,由各种年龄的男女组成的结合工人这一事实,尽管在其自发的、野蛮的、资本主义的形式中,也就是在工人为生产过程而存在,不是生产过程为工人而存在的那种形式中,是造成毁灭和奴役的祸根,但在适当的条件下,必然会反过来变成人类发展的源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乐不眠 2024-5-9 08:54
本帖最后由 乐不眠 于 2024-5-9 09:02 编辑

https://m.bilibili.com/video/BV1zz421U73V【新二十一条惹争议,一夫一妻制走向消亡?新家庭又是什么样?【核心家庭变迁史】-哔哩哔哩】
乐不眠 2024-4-21 09:04
在帝国主义国家,无产阶级因为家庭要素,斗争限制女工,是改良的表现,在半外围国家,劳动法形同虚设,高消费的市民家庭难以维系,资本甚至不支付满足家庭基本所需的工资,而只支付劳动力基本所需的工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是一种奢求,无产阶级因为失去家庭要素,失去了斗争限制女工的动机,转而吸收了大量女性,这一来引起了和女性争夺工作岗位的“性别矛盾”二来却是促进了女权的进步,随着时间推移,女性将会从工作中觉醒无产阶级意识
现在消失的家庭是为了更好的建立社会主义的家庭,无产阶级男性和女性,抛弃资产阶级定义下的婚姻,一起向资产阶级发起总攻,而资产阶级还沉迷在自己的婚姻法,性别自定义权中玩弯弯绕绕,最终不过自取灭亡
乐不眠 2024-4-21 03:29
本帖最后由 乐不眠 于 2024-4-21 18:52 编辑
教育。矿工要求象工厂中那样,制定一项有关儿童强制教育的法律。他们认为,1860年法令中关于使用10—12岁儿童要有学校证明的条款纯粹是一种空想。资本主义审讯官的“寻根究底的”盘问在这里实在可笑极了。
  “法令应当更多地约束谁呢,雇主还是父母?——对双方都约束。”(第115号)“不更多地约束其中的一方吗?——让我怎么回答呢?”(第116号)“雇主有没有表示某种愿望想使劳动时间规定得适合于上学呢?——从来没有。”(第137号)“矿工以后能改进自己的教养吗?——一般说来,他们越来越坏;染上了各种恶习;酗酒、赌钱等等,完全堕落了。”(第211号)“为什么不送孩子们进夜校呢?——多数煤矿区根本没有夜校。但主要的是,孩子们都让长时间的过度劳动累得精疲力尽,连眼睛也睁不开。”资产者最后断定说:“这样看,你是反对教育罗?——决不是,不过……”(第454号)“1860年的法令不是规定矿主等等在雇用10岁至12岁的儿童时要索取学校的证明么?——法律是这样规定的,但是矿主不照办。”(第443号)“你认为,法律的这项条款没有普遍实行吗?——根本就没有实行。”(第444号)“矿工对教育问题很关心吗?——绝大多数人都很关心。”(第717号)“他们都盼望实行这项法律吗?——绝大多数人都盼望。”(第718号)“为什么他们不迫使实行这项法律呢?——有许多工人希望拒绝没有学校证明的儿童做工,但是他会成为被记名的人。”(第720号)“谁给他记名呢?——他的雇主。”(第721号)“那你岂不是相信雇主会追究一个服从法律的人吗?——我相信雇主会这样做。”(第722号)“为什么工人不拒绝使用这样的儿童呢?——这可不由工人作主。”(第723号)“你要求议会干涉吗?——要在矿工的孩子们的教育上多少做出点有成效的事情,议会必须制定一项法令来强制实行。”(第1634号)“这种办法应适用于大不列颠全部工人的孩子呢,还是只适用于矿工的孩子?——我到这里来是代表矿工说话。”(第1636号)“为什么要把矿工的孩子和别的孩子分开?——因为他们是通常情况下的一个例外。”(第1638号)“在哪一方面?——生理方面。”(第1639号)“为什么教育对他们比对其他阶级的孩子更有价值呢?——我不是说教育对于他们更有价值,但是,由于他们在矿上从事过度劳动,就更少有机会上日校和星期日学校。”(第1640号)“这类问题可不能绝对地看,难道不是这样吗?”(第1644号)“矿区的学校够么?——不够。”(第1646号)“如果国家要求每一个孩子都入学,那末,从哪里来这么多的学校容纳所有的儿童上学呢?——我想,如果情况需要这么办,学校自然会办起来的。”(第1647号)“不只是绝大部分孩子,而且绝大部分成年矿工也都不会写不会读。”(第705、726号)

因此,无产阶级的斗争,让妇女重归家务劳动,不仅将女性从雇佣劳动的剥削中拯救出来,还拯救了人类的下一代的教育(尽管恩格斯认为女性的脱离于社会劳动,专门从事家内劳动是一种奴隶制,但是就如同农奴制改革前的俄国,资产阶级迫于阶级压力用"自由"换取的价值是多么廉价,这场改革是成长中的资产阶级引导的改革,真有意思,似乎"自由"自古以来就是资本喜欢应允的,太伟大了,哈基米.奴隶不一定代表绝对落后,而雇佣不一定是绝对先进,历史的螺旋发展和辩证法就是如此.).

联系现在,中国的校园霸凌甚至校园杀人案件,就不奇怪了,众所周知中国的劳动法不过也只是一纸空文,一些流水线工厂女性多于男性是常态,厂妹一词也如此形容流行,比如三孩杀人案,都是留守儿童,这正说明中国的劳动法其实不属于当下的半外围无产阶级,中国的资本主义和无产阶级不过达到十九世纪后半叶英国的历史进程,无产阶级的斗争任务当下不是革命,但也不是议会斗争,因为历史上的英国无产阶级的工厂法是在帝国主义中从无到有的,而中国自有国情在此,在中国的半外围,专制政治的环境下,合法斗争不过是无用功,而英国彼时却是日不落帝国,有着以本国资产阶级为首的议会,而不是和帝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习言习语)的资产阶级,因此中国无产阶级的任务,既不是革命,也不是议会斗争,而是躺平(躺平也是一种斗争)

当今的无产阶级斗争之于女权
当今的''性别矛盾"继续扩大,因为作为社会生产单位的传统家庭正在瓦解,或者说正在消失.
“家庭是一个能动的要素;它从来不是静止不动的,而是随着社会从较低阶段向较高阶段的发展,从较低的形式进到较高的形式。反之,亲属制度却是被动的;它只是把家庭经过一个长久时期所发生的进步记录下来,并且只是在家庭已经根本变化了的时候,它才发生根本的变化”

不单单是人口下降,就连结婚率和家庭人口都在下降,而离婚率在2023年则是新高
育娲人口研究:中国婚姻家庭报告 2023 版
结婚率和离婚率:我国结婚率从 2000 年的 6.7‰上升到 2013 年的 9.9‰,随后逐年下降,2022 年结婚率下降到 4.8‰;离婚率从 2000 年的 0.96‰上升到 2020 年的 3.1‰,但 2021 年由于开始实施离婚冷静期,离婚率下降到2.0‰。
结婚人数:我国初婚人数在 2013 年达到 2386 万人的峰值后持续下降,2021 年下降到 1158 万人,比 2013 年下降 51.5%。2013 年,我国结婚登记对数为 1347 万对,2022 年结婚登记对数下降到 683 万对,连续九年下降。
家庭规模:建国以来我国家庭规模的总趋势是不断缩小,1953 年家庭规模
平均为 4.30 人,1964 年为 4.29 人,1982 年为 4.41 人,1990 年为 3.96 人,
2000 年为 3.44 人,2010 年为 3.10 人,2020 年只有 2.62 人。在家庭规模小型
化的过程中,产生了大量的单亲家庭、单身家庭、独生子女家庭和独居老人家
庭。

,而通过前文我们知道,无产阶级的对于妇女和儿童劳动权益的斗争,一来是为了满足家庭家内劳动的需求,二来也是为了提高家庭工资,在结婚率如此史低的今天,这二种理由不复存在,社会单位进一步原子化,中国的无产阶级的躺平斗争将不再带有性别属性,不再热衷于将女性劳动力限制或是排除,那么就会有大量的女性参与社会劳动,大量的得不到家庭教育的儿童.

对此恩格斯可以说早有预见
“同样,在现代家庭中丈夫对妻子的统治的独特性质,以及确立双方的真正社会平等的必要性和方法,只有当双方在法律上完全平等的时候,才会充分表现出来。那时就可以看出,妇女解放的第一个先决条件就是一切女性重新回到公共的事业中去;而要达到这一点,又要求消除个体家庭作为社会的经济单位的属性。”

由此可见,当局及"女拳"组织非但不是为了"女权"行动,热衷于男女在法律意义上的平等,反而在极力加大这种不平等,阻碍妇女解放的条件,然而法律也不过是上层建筑,新时代无产阶级的斗争不但失去性别属性,而且客观意义上将会让女性回到公共事业,而且社会的经济及生产情况又天然般的瓦解了个体家庭(离婚率可见一般),可以说作为统治阶级在上层建筑的设置法律阻碍在下层建筑的生产方式上的革命不过是螳臂当车.


资本主义下的婚姻

对此我在我的”关于家庭和彩礼”的帖子下,俞聂同志帮助编辑的楼中有了若干叙述,马列托有不少反对意见,然而随着时局发展,应该说不少问题可以说是无可争议了.

首先,婚姻不是嫖娼,封建时期的婚姻是奴隶制,嫖娼用于形容那时候的性服务商业,而不是婚姻,到了资本主义的婚姻,性服务业不但没缩小反而扩大了,也就是说,”嫖娼”一词一直有一个特定的指谓,把婚姻说是嫖娼是鸠占鹊巢,这点逻辑关系要搞清除,马列托说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这么说过,我帖子里明明引用了,马列托还是误解,马克思是这么说的

“我们的资产者不以他们的无产者的妻子和女儿受他们支配为满足,正式的卖淫更不必说了,他们还以互相诱奸妻子为最大的享乐。

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其实,不言而喻,随着现在的生产关系的消灭,从这种关系中产生的公妻制,即正式的和非正式的卖淫,也就消失了。”

很明显马克思在这里说的是性关系下的资产阶级公妻制,正式的卖淫指让妻子和女儿卖淫,非正式是指互相诱奸,前者也不过就是婚姻下的卖淫(不是我们说的丈夫嫖妻子),后者既然都不是正式的了,就没什么好谈的了,就算是无产阶级也未必不会发生

随着局势发展,可以说就连传统市民个体家庭本身就在瓦解,那么资本主义下的婚姻将会成为资产阶级的专利,资产阶级的婚姻不过是各种政治婚姻,利益绑定,当然由此产生或不产生的性关系都无所谓,只要婚姻法如此规定便可.

这很好的解释了修正案如何绑定夫妻双方财产共享,反正无产阶级无产可分,这样主张加强夫妻双方财产联系的自然是为了联合资产阶级而设.这一逻辑通于所有大资产阶级把手的核心,半外围国家

但是现在我们依然无法断言新的”家庭”或者说社会组织将会以何种面目出现,不少人认为这将是打破发达国家社会秩序,革命的突破口,
“如果承认家庭已经依次经过四种形式而现在正处在第五种形式中这一事实,那就要产生一个问题:这一形式在将来会不会永久存在?可能的答案只有一个:它正如迄今的情形一样,一定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随着社会的变化而变化。它是社会制度的产物,它将反映社会制度的发展状况。既然专偶制家庭从文明时代开始以来,已经改进了,而在现代特别显著,那么我们至少可以推测,它能够进一步完善,直至达到两性的平等为止。如果专偶制家庭在遥远的将来不能满足社会的需要,那也无法预言,它的后继者将具有什么性质了。”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6-22 04:04 , Processed in 0.018206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