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对此次台海事件的看法

2024-5-26 00:30|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7274| 评论: 60|原作者: 普通人

摘要: 民进党和赖清德的所作所为无疑给了他们一记响亮的耳光。如果真把赖清德的讲话发布出来,把民进党的台独立场展示得淋漓尽致,到时候国内民族主义情绪反噬必将让中资政府骑虎难下,也必将全面暴露其外强中干,嘴炮连天却懦弱至极的虚伪本质。

台湾新总统上任了,而且已经宣布台湾独立、是有主权的国家。过去各方面都认为中资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的底线,是台湾不宣布独立。只要台湾不越过这个红线,那么大陆就能容忍台湾的事实独立地位。但是,这次台湾赖清德的总统就职演讲,从内容来看,已经宣布了台湾独立,而且是以现任台湾政权最高领导人的身份,在公众场合向全世界公开发表的。因此,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他的举动无疑已经越过了这道红线。


虽然如此,我们还是看到中资政府并没有动武,而且他们很显然没有马上武力统一台湾的意图,因为如果真要动手,他们已经具备了极其充分的开战理由,但他们仍无动于衷,只不过发起了新一轮的围台军演。这样做是很容易理解的,如果他们真的什么也不干,那么对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显然无法交代,虽然这次军演和两年前的那次并无本质不同,但只要在范围上有一丝一毫的进步,拿来吹吹牛皮,装作下一盘大棋,忽悠忽悠国内的小粉红也足够了。


我们可以观察到的是,在上一次较量中吃了大亏的中资政府这一次在宣传上显得更为聪明,有意降低了相关内容在国内的宣传力度,只是笼统地批判了赖清德的态度倾向,而坚决阻止一手资料在国内互联网上的发表。没错,不是传播,而是发表。连美国之音都发现“北京严格审查赖清德就职典礼和演讲”:


美国之音在中国搜索引擎百度上搜索了和“赖清德”相关的新闻资讯,但搜索结果中没有对就职典礼和演讲的报道,而几乎全部都是对赖清德的批评。

在中国最大的公共讨论社媒平台微博上,除了中国当局作出的批评外,没有和赖清德就职典礼有关的热搜话题登上热搜榜。

美国之音发现,一些微博网民发布了赖清德就职典礼直播的截屏,但这些图片很快就被平台删除。

美国之音的测试还发现,“赖清德”三字的搜索结果在北京时间5月20日稍晚遭到了微博平台的严格过滤。只有带蓝色V字标识的官方机构账号发布的内容可见。

官媒的不报道和社媒的审查让一些网民感到烦恼。一位微博用户写道:“搜了一天的新闻都不知道那个赖到底说了些什么”。


很显然,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台湾内部独立的势力已经越来越大,而且这种趋势不可逆转,但资产阶级统治集团的上层还是对台湾政权抱有一丝幻想,幻想他们不会在独立的道路上前进得这么快,但是民进党和赖清德的所作所为无疑给了他们一记响亮的耳光。如果真把赖清德的讲话发布出来,把民进党的台独立场展示得淋漓尽致,到时候国内民族主义情绪反噬必将让中资政府骑虎难下,也必将全面暴露其外强中干,嘴炮连天却懦弱至极的虚伪本质。因此,对信息的全面封锁就又成为了他们的最佳选择。


在国内互联网上,仍然有一部分人执迷不悟,认为这一次的军事演习相比上一次在范围上有所扩大,是“切香肠”战略的体现。但当台湾政权已经不屑于配合你的举动,而是直接开大“飞龙骑脸”的时候,这种“切香肠”的自欺欺人心理,根本无法阻止现实情况把中资的一切豪言壮语都打得粉碎。


5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激活 2024-5-28 15:20
普通人1 发表于 2024-5-28 07:14
其实这跟美国是一样的,虽然民主党共和党上台了都不会有什么根本改变,但是人总是喜新厌旧,民主党干了几 ...

所以配合上大背景就可以理解了,长期的不理解和敌视,再加上不间断的污名,可以让台湾人民忍受民进党不作为12年之久,但现在慢慢不行了这是能看到端倪的,人们用脚投票已经看出来了。对民进党失望的部分小资产阶级会转投国民党或民众党,民众党的黄国昌就是如此,甚至民众党主席柯文哲本身就是深绿,还是那句话,不管怎么样饭是要吃的,你解决不了生计问题就会有人不满意
普通人1 2024-5-28 07:17
激活 发表于 2024-5-27 18:07
台湾人民可以说是最误解共产主义的地方了,比美国都夸张,你知道反对民进党的民众叫民进党什么吗?绿共! ...

这是社会主义革命失败以来资产阶级几十年持续不断污名化共产主义和共产党的结果,在这种教育下,大多数人都被塑造成反共者,只有少部分人还能意识到其中的问题。
普通人1 2024-5-28 07:14
激活 发表于 2024-5-27 17:29
要是这套那么稳固,赖清德不至于只有40%,民进党自身的票仓也在动摇,2022年九合一选举,民进党大败,失 ...

其实这跟美国是一样的,虽然民主党共和党上台了都不会有什么根本改变,但是人总是喜新厌旧,民主党干了几年感觉不好就幻想共和党上台了能解决,所以两个党总是轮流坐庄。回到台湾,民进党虽然已经干了八年,而且也没什么特别突出的政绩,但是靠着台独的坚定立场就是能够连任十二年,这是台湾选举以来都没有的。所以说独立在岛内不仅是深得人心,而且影响力的确很大,足以覆盖掉很多东西。至于中资这一套在国内还有没有市场,那要从两个方面来看。从相对的角度来看,他们的市场已经在不断萎缩,而且速度不慢;从绝对值来看,他们的市场的确还很大。
激活 2024-5-27 18:07
Drascension 发表于 2024-5-26 20:46
其实我也挺好奇的,台湾那边现在的民意基础流向,以及台湾普通人的阶级意识现在究竟是一个什么养的具体现 ...

台湾人民可以说是最误解共产主义的地方了,比美国都夸张,你知道反对民进党的民众叫民进党什么吗?绿共!

我感觉这是资本主义国家民众的普遍看法,对于他们来说共产主义=独裁,对于台湾来说就更加严重了,但别说人家没有红色基础人家误会共产主义=独裁,我们自己内部又有多少人真的清楚呢,我们只是相对好点。
激活 2024-5-27 17:34
xin 发表于 2024-5-25 22:31
任何“普世价值”,没有工资50000台币有用,或者说台湾资产阶级把“普世价值”和工资50000台币挂钩,不过 ...

是的呀,你再怎么“抗中保台” 人民要吃饭的呀,大家都用脚投票的
激活 2024-5-27 17:29
普通人1 发表于 2024-5-25 22:29
什么时候国民党或者别的什么党派把民进党选下去,什么时候才能说这一套没市场,就现在来看这一套市场不仅 ...

要是这套那么稳固,赖清德不至于只有40%,民进党自身的票仓也在动摇,2022年九合一选举,民进党大败,失去了很多地方控制权,这次总统大选也只有40%,这证明资本主义的固有矛盾也在影响民进党的支持者来用脚投票。而且按照你的逻辑,中资现在这套还有市场呢,而且很大,什么时候无产阶级上台了,才能说没市场,你觉得是如此吗?

虽然其他党解决不了资本主义固有矛盾,这是必然的,但它们能清除民进党留下的弊案,这就足以让它们的支持者满意这一个任期,而且60%的人民不仅不满意民进党的弊案,更是不满意它们的不作为,只要轮替的政党稍微做点就能有对比。
井冈山卫士 2024-5-27 03:32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4-5-25 22:12
如果特色认为统一大于一切,可以放弃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于中华民国,接受民进党领导,实现民主宪政 ...

唉。

最近你的幻想时间有点太多了。
井冈山卫士 2024-5-27 03:31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4-5-25 21:35
还是一个国家各自表述嘛,中华民国台湾,而不是台湾共和国

他要是改国名就要修宪了。而且现在台湾伪政权的官方名字还是“中华民国”。这个“台湾”是故意加上去的。
一位青年 2024-5-26 23:53
本帖最后由 一位青年 于 2024-5-26 23:53 编辑

Drascension网友的发言常常能看到一些很不错的洞见,受益匪浅
Drascension 2024-5-26 20:46
本帖最后由 Drascension 于 2024-5-26 20:50 编辑
激活 发表于 2024-5-25 21:11
不好说是幻想还是不想解决,我认为中资内部对于台湾的看法估计是能拖就拖,然后时不时搞点演习。

我一直有 ...

其实我也挺好奇的,台湾那边现在的民意基础流向,以及台湾普通人的阶级意识现在究竟是一个什么养的具体现状,感觉他们的朴素阶级意识是一直有的(从他们很多人会明确表达夹在西方和大陆之间生存、经济高度依赖这两个政治实体的现状的担忧以及自己的生存环境和生存状况无法自主、只能眼睁睁看着政客与这些大国弹冠相庆后吃点涓滴的现状表示厌恶就能看出来),可就是形成不了特别强的力量或者集体性严肃的思辨(再往上思考就不敢或者说不愿了,感觉红色的意识形态多少在一代台湾人的印象里被妖魔化了,提起这些就条件反射地想到“北朝鲜”、“文革”之类的“魔像”或者当代大陆的种种社会矛盾,所以很多时候就卡在了“我知道台湾如此长远不是个事,但是你总不能一边叫着两岸一家亲一边拉我们和你一同受苦罢?要是那样做选择我肯定拥抱西方,至少确实人家欧美更强大”的半弃疗状态)。

可以说东亚地区里面,除了韩国这个因为历史和地缘政治原因还把“反共产主义”的部分条款写进国安法的国家以外,就数台湾地区的红色基础是最淡薄的了,50年在台地下党组织就覆灭了,然后也和韩国一样经历了军政府时期和民主化演替过到了今天,这俩政权的相似性乍一看确实够高的。有时候我和一些台湾的网友讨论时政问题的时候就会感觉他们和大陆对应的同龄人在世界时局和历史观的认知上面确实是有差异的,哪怕是上了年纪的统派,也多数会有对大陆历史社会主义时期有很强的有色眼镜(或者说李敖那样的人到了今天可能真的是绝对少数派了);思想偏绿的那就更不用说了,能从他们口中听到《河殇》的“黄色-蓝色文明”引用来论证台湾地区要继续走向独立的都算“对大陆有一些政治流行梗和当代时事之外的了解的了”。可以说很有意思,如果不聊这一类话题,有时候聊一些日常杂谈甚至共同兴趣爱好时我甚至可以完全感受不到两岸网民有多大的差异(毕竟现在网络发达了,流行的东西相互影响是南面的),但是一旦涉及到这些政治性内容,那除非对方是专门做这类研究(无论出于工作还是业余爱好)的人,很多时候确实是有一种相互“鸡同鸭讲”的感受。有时候不得不说小一百年的历史质料积累的差异确实能塑造出很多差异认知来,尤其这种涉及到社会形态更迭的大话题下,确实很明显。
左小民 2024-5-26 20:05
Drascension 发表于 2024-5-26 19:55
工厂说来惭愧我还真没啥机会接触,因为我周围没啥工厂加上自己忙,很难有一个整块的时间涉猎这部分。但是 ...

这样当然是不错的。你比我强,我不太擅长和人找话题聊
Drascension 2024-5-26 19:55
本帖最后由 Drascension 于 2024-5-26 19:58 编辑
左小民 发表于 2024-5-26 18:03
“另一方面真正向下是能找到能和自己观念一致的很多普通人的,但问题就是自己时间有限,把时间大量花在这 ...

工厂说来惭愧我还真没啥机会接触,因为我周围没啥工厂加上自己忙,很难有一个整块的时间涉猎这部分。但是周围有些工地的农民工、每次在外面吃饭时候旁边会有一些小吃摊的摊主、平时因为需要经常要同城收发物品联系上很多跑腿小哥,以及一些保洁、环卫等这种身边经常能见到而且还能固定上面孔的半无产/无产劳动者还是能接触得到的。很多时候一旦见过几次有个脸熟了,就有可能闲聊上几句,然后有时候恰好遇到了特定的事情或矛盾了之后(比如小摊贩遇到城管执法问题、寄送东西异常出现索赔问题等等),就借题发挥,大了尝试能站在他们的立场上尝试解决矛盾,小了也就听他们发发平日的牢骚,多照顾他们一下生意(对于一些小摊贩)或者找个理由(一般就是在对面刚刚受了一些苦或者委屈之类的时候、或者看有没有什么大背景比如疫情、个人变故等,说白了就是找个不唐突且对面也能接受的方法)请上人家一顿饭或者买点啥对方能用到的送给他什么的(比如看到我楼里有保洁中午铺个报纸在楼道里休息,就在楼层里买上几个折叠床放在角落里告诉他们需要用的时候拿去用、用完放回去等等),然后就也能有些人会聊的上话了,要是有时间就能攀谈上,然后就着对方的话顺着把自己的想法放在里面回应回去。对于很多底层劳动者来讲只要他能打开话匣子,大多数天其实都是能聊得起来的,这时候如果聊到了时事,那有些东西的观点就很容易输出过去。而且就我的经验,对大多数底层劳动者而言,或有意或无意地提一下毛主席的有些理论一般来讲反响都会不错,尤其对一些稍微上了年纪的人来说。能找到共同话题,那哪怕给对方一点在当时算是安慰剂效应的建议,其实都会比这件事完全没有发生要好(因为一旦有些东西在未来有了参考价值,那它存没存在过就是完全不一样的了。最次最次,这种对底层劳动者的“与人为善”例子多一个,也算是一种对社会原子化的一个萤火式对抗了。这方法虽然笨,但是并不能说其无作用,只要频数是在不断增加的话)。

我现在做的其实比较有限,融工那种程度的是暂没有条件和能力做得到的。所以只能从一些非常细碎非常松散的平日人际关系里见缝插针,不过这样的弊端就是往往只能个体对个体的宣传,很多集体性的东西更多的时候也只能空谈,而且由于比较吃机会所以没有规律性,但再怎么说也是聊胜于无的。
      主要是平日里很可能也就碎片化的小打小闹,但是类似的这种宣传工作或者自己周围小范围的组织实践在特殊的时候也可以有别的作用(一般对自己同阶级和更低层次阶级的人都能有效果),比如当年新冠疫情的时候,我和周围一些人就自发在公共区域放了一些多买的药品、食品和试剂盒之类的物资能让周围一些不幸感染的保洁人员一旦还得抱病干活能好受一些,同时约好及时相互通知对方健康状况、并对每天的生活垃圾的处理定好计划尽最大可能降低交叉感染。当时我还远程打电话告诉自己的亲戚家人之类的要在刚放开那阵以家庭或者宿舍为单位搞一搞局部的“计划经济”和“关照老人”的计划,反正这种小范围的号召和互保至少让我和我关系最近的一些人躲过了那次大面积感染时的“首阳”(当然也承认有运气因素,有的人是因为生活原因没办法躲过去的。但至少最脆弱的老人都在那时保全了),也算是尽可能降低了一点能辐射范围的人的染病之苦。
       归根结底其实到头来还是慢慢一点点尝试造成点小的影响(哪怕最开始就是给那些底层劳动者一点情绪价值提供或者一点小小的物质利好也行,如果遇到一些大一点的事件那就借题发挥,想办法帮一帮其中的一些人),并让自己在自己能影响的范围内随着规模的扩大在其中的分量保持一个稳定、不太高也别太低的量(换言之就是不能让自己或者自己核心的人变成“领头人”,这个形式在当下社会秩序相对稳定的时期不合适,甚至会造成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因此在宣传和做事的时候“授之以渔”,并且对和自己谈得来、也有积极性的人也如此陈明利害,让大家达成一种“我们这么做是在合力创造一条给我们自己留的保底后路,而不是在干什么伟大的事”的默契甚至于纪律)。因为现实中是有枪打出头鸟的可能的,所以这类事情我感觉千万不能想着“名声”,要让自己的作用和其他人的作用差不太多,这样如果真有机会扩大一些影响力了耶有助于形成“网状的自组织”,有利于在真有人找麻烦是也塑造出一个“群龙无首”从而“法不责众”的结果增加抗逆性。这算是我看到未明子的例子之后的一点自己的看法,当然这些都是基于逻辑演绎的后话,我现阶段平日里近乎沧海一粟的影响还没到考虑这种情况的时候就是了。
还是公平 2024-5-26 19:53
xin 发表于 2024-5-25 22:31
任何“普世价值”,没有工资50000台币有用,或者说台湾资产阶级把“普世价值”和工资50000台币挂钩,不过 ...

这个句式同样可以换成「任何“民族复兴”,没有工资8000人民币有用(这个数值会不会太少了)」。

两岸问题归根结底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问题,而不可能仅仅是两岸问题。
锤炼旗帜 2024-5-26 19:47
赖清德看来还是退让了,想不到中资没有吓到美国,吓到台湾了。
还是公平 2024-5-26 19:44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4-5-25 21:33
总统赖清德就职演说全文如下:

打造民主和平繁荣的新台湾

笑死了,他也跟习近平一样净说空话。

比习近平强的一点就是,他可以做到脱稿和演讲语气抑扬顿挫。
还是公平 2024-5-26 18:57
打啦,好闷啊


——周星驰电影《破坏之王》台词
左小民 2024-5-26 18:03
Drascension 发表于 2024-5-26 17:50
我倒觉得也不能定性为这个就是失败主义了,但是确实如果是我这种小资产阶级的左派现在这个现实处境要求确 ...

“另一方面真正向下是能找到能和自己观念一致的很多普通人的,但问题就是自己时间有限,把时间大量花在这里虽然心里算是敞亮”

这个有点好奇,你是怎么找到的呢?是业余进厂融工找到的吗?
Drascension 2024-5-26 17:50
本帖最后由 Drascension 于 2024-5-26 17:51 编辑
左小民 发表于 2024-5-26 17:27
我和你是有极大共识的。别的不说了,避免传播失败主义

我倒觉得也不能定性为这个就是失败主义了,但是确实如果是我这种小资产阶级的左派现在这个现实处境要求确实需要抗压,也更容易看到一些让人丧气的矛盾处境——一方面对于自己的知识技能的获取以及自己的生活状态的稳定,不得不要“向上社交”(然而现在就是层级越上,发现令人掩鼻的东西就越多,但你为了自身能力的提升又不得不受着。很多时候甚至真的会有种“老子不奉陪开摆”的想法);另一方面真正向下是能找到能和自己观念一致的很多普通人的,但问题就是自己时间有限,把时间大量花在这里虽然心里算是敞亮,但在大环境下的“不务正业”就会被人“卷”下来,导致失去原有的生活保障和知识经验获取渠道(这其实就是很典型的小资产阶级困境,和这个个体思想是左是右无关。而且小资产阶级滑落下来的无产阶级的社会生存能力相比底层出身的无产阶级大多数是要差,这也是现实)。只能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同阶级成分接受了左派思想的人,总会有属于自己的独有的困难和苦痛,说实话这时候怎么做去克服之,恐怕才是最为瓶颈也是最为关键的一环了。

——想容易,做难。说实话我也经常陷入这种内耗中,但是最终还是要想办法走出来的。慢慢来罢,有的时候现实的教育比什么都深刻,但是如果没有一些“左”的“分析”或者“预言”那那些“教育”就会绕很大的弯路,况且人心不是铁石,见缝插针四处播种总有能发芽的地方。至少这种小事还是能去做的,那便积跬步以图千里罢。
左小民 2024-5-26 17:27
Drascension 发表于 2024-5-26 16:01
网络上和现实里还是有差别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现在还比较相信“卷”的或者是自己卷出了一些名堂的人, ...

我和你是有极大共识的。别的不说了,避免传播失败主义
Drascension 2024-5-26 16:01
左小民 发表于 2024-5-25 23:18
现在喊打喊杀的战狼,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小粉红已经基本自由化了,按他们头子黑蜣的说法,“明明比经济 ...

网络上和现实里还是有差别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现在还比较相信“卷”的或者是自己卷出了一些名堂的人,都无一例外的思想开始加速亲“自由派”,甚至我所认识的人中都有人半讽刺半嘲讽地和我说过“我现在受资本主义‘荼毒’很深”、“既然早就不相信这套主义了,那润就是对的”这样的话(而他却是是我认识的人当中出身起点低但是也确实靠着自己努力有了些事业起色的人。但仍然是出卖劳动力的一方,就是相关业务能力强所以可选的自由更多一些)。就这样其实他都算是有底线的,据其所说他以前所在的工作地方接触过的一些同事,边说着“支言支语”边想着把自己财产往出搬、准备做“世界公民”的人不是个例。尤其近几年,这个情形陡然加剧,网络上就更不用说了,确实除了“正确”的“粉色话语”以外,“道路以目”中那股自由派味空切绝后的高(我上次在B站里评论回复了一句关于哆啦A梦头像的迷因问题,说“很讽刺的是左翼漫画家创作出来的形象却被一些(中)右翼拿去作为统一的符号”,然后被不止一个人在底下骂我“左右不分”)。

好在既然本身社会淘汰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至于那些没有“卷”出名堂的,反而朴素的阶级自觉和国族情感大部分是保留得还算不错的(在当下现实中,还是不能“唯阶级论”走教条的国际主义的。一来国际社会中没有一个能相呼应的实体、所以“诉诸于外”就不可能不面对“引狼入室”的问题;二来中国的历史不可能让任何社会活动家能够逆历史建构出来的国族和文化认同而行的,正确的做法只能是从“国族认同”中长出“阶级叙事”,并且让后者壮大为包含前者朴素情感的新叙事取代之)。但这就牵涉到了另一个问题——同时具有有阶级自觉和一定国族认同的普罗大众,人数上是占据大多数的,但是这些人的人均可支配社会资源量以及社会影响力都非常的低;反而是反动的自由化了的大小资产阶级的人均可支配社会资源空前的高。这就导致了如果“个体叙事”被进一步根植于人心,那么取得阶段性胜利的确是会在一个时段内就是自由派的力量(中资内部资产阶级的底色绝大多数也是自由派性质的,只不过他们有着历史传承下来的更厚的既得利益,导致不愿为新兴自由派让利。但如果到了其不得不做出改变的时候,其中绝大部分人是会选择与自由主义媾和的)——而这很明显,以“正逆向民族主义对轰(神-兔对轰)”、“性别叙事本质化”(这个不用多说啥了罢?最近可谓俯拾皆是)、“政治娱乐化”(相对而言,知乎、贴吧、B站这些平台里面的言论审查开始在“粗暴地宣泄戾气”和“严肃讨论问题”之间毫不犹豫地站在前者一边。我经常会遇见写了一大段东西和人讨论被秒删、别人骂人或者带有明显狭隘恶意的阴阳怪气却能堂而皇之地发出来的情形。哪怕在创作者方面也是如此,政治问题分析中娱乐化和短平快的频道总比严肃讨论问题的频道有更多的热度和更多的拥趸,去年MHYYY和未明子事件中舆论的一边倒就可见一斑)这类东西的大量出现无一例外都是在对底层阶级进行纵切——说白了我感觉现在左派的一个行动导向和行动方式,就是尝试用自己力所能及的方法在自己所能影响的范围内以身作则去对抗这种纵切和分化,弥合底层阶级的裂隙(但是有个丑话是要说在前面的,这种做法从自身个体层面讲有“修桥补路无尸骸”的风险而且很大,甚至是如果没有一定的斗争性素养还容易让自己变成“武训”。但是只要这个基数扩大了,就会产生面对未来形势变化下有利于泛无产阶级利益斗争的质变,甚至有能摆脱走“三茬苦”的希望)。只有能够做到“让底层的半无产者和无产者之间只有可调和的内部矛盾,没有上升到可能成为仇恨的矛盾”时,才有可能把“阶级意识的觉醒”落实到具有长久推动力的实践当中去。否则就算强行组成一个集体,实际上却是像狼人杀那样“人人自危”、“精明算计”、“相互猜忌”,最后随着形势稍作变化就一暴十寒,那是不可能能够成事的(说难听点,没有资产阶级的命就得资产阶级的病,到了历史变化的节点上才是真正会要了一代无产阶级性命的东西。现代社会里很多“为人处事的法则”,其实都是“资产阶级病”的病原体。我们是真的到了该把这些病原体研究透彻,并想办法利用之“以毒攻毒”和“对症下药”的时候了)。

查看全部评论(60)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6-18 14:44 , Processed in 0.020419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